西藏的天空第16期好文先讀~~

西藏的天空第16期將於9/15出刊

佛行路上要謹慎 

藏人行政中央安全部部長  歐珠 

今天,幾乎一整天都在討論第22號議會決議的內容,尊敬的諸位議員發表的很多意見、建議和指導,尤其對負責達賴喇嘛尊者安全事務的安全部提出了很多意見和建議,我在此表示感謝。同時,也將諸位尊敬的議員們所提出的建議和意見一一做了紀錄,只是現在一時還難於就這些問題馬上提出具體的計劃。

有關凶天問題」,大家都很清楚,諸位議員也就其背景和現實做了很多的說明,本來已經是無須贅述的。但因為議會殿堂的重要性,加上最近西藏流亡社會對此也有不少的議論,因此,我想還是盡可能就此問題做出說明。

公元1996年達賴喇嘛曾就凶天問題」做過非常明確、清楚的說明,但也只是對此進行約束,並未禁止。正如諸位今天談到的那樣,1996年以後議會前後兩次就此通過了決議。

達賴喇嘛尊者在春季法會就凶天問題做出說明後,凶天追隨者隨即在德里註冊成立了一個叫「人神共濟會」的組織,並對很多寺院、定居點、團體和個人進行各種恐嚇和威脅,就我記憶所及,大約是公元1996年5月27日,他們放火焚燒了甘丹寺降孜(北頂)佛學院的草料倉庫,並向降孜佛學院的卸任院長比丘旺噶潑灑煤油,試圖將其燒死,這些都有當事人共開出面說明的錄像錄音為證。

兩個月後的1996年7月3日,他們闖入西藏流亡政府卸任噶倫(大臣---譯註)更德林在然基布(Rajpur)的家中,用刀捅傷更德林,不得不送醫急救。對此,更德林在未去世前接受媒體採訪時,就何人所為、為何將其傷害等前因後果都有詳細的說明,採訪錄影至今仍可以看得到。

公元1997年2月,他們派人殺害了達然薩拉因明學院(又稱辯經學院---譯註)的院長和院長的兩個弟子,對此,今天早上有位尊敬的議員做了很詳細的說明。當時,地方警局的負責人在電視中就明確指出兇手來自德里,媒體也做了廣泛的報導。這些當事人在媒體上的說明是可以查得到,其中兩名兇手還名列國際刑警組織發佈的紅色通緝令中。這些內容至今仍在相關網站中可以查閱。由此可見,藏人行政中央指出的這些惡性是凶天組織所為,絕非是沒有根據的隨意指控,地方警察首長的公開說明、通過印度政府向國際組織報告並發布國際通緝等,在在都證明指控的合法公正性,我這樣說並非想要指責什麼,我只是在陳述事實。

公元2000920日,蒙果芝(在印度南部的藏人定居點---譯註)的藏人在聽說凶天組織計劃在當地召開一個會議後,派出一些代表前往甘丹寺夏孜札倉[1](東頂佛學院)的多康康村(該康村是甘丹寺供奉凶天者的康村---譯註),要求他們不要在當地召開會議,沒想到凶天組織早已在大門上方的屋頂堆集了石頭和磚塊,結果那些藏人代表剛到大門口,就遭到凶天組織的人從屋頂用石塊和磚頭的猛烈攻擊,造成很多人受傷送醫救治,這些都有現場的錄像為證。

其後在色拉寺也發生過類似的事件,一些藏人在得知色拉寺邦布康村(該康村屬色拉寺麥札倉,是供奉凶天者的康村---譯註)召開有關凶天的會議時,準備前往請願,結果在途中遭到攻擊。雖然相關文件沒有記載,但當時有一名孕婦確信也一同遭到了毒打。類似的還有一名色拉寺麥札倉的僧人教師,在學校授課時曾以凶天為例做說明,結果引起兇天組織的不滿而遭到毆打。這樣的例子我還可以舉出很多,如,一名長期參與蒙果芝自由正義運動組織的甘丹寺降孜札倉的格西、以及色拉寺一名負責發放證明文件和學費的僧人,在不同時期途經德里時,也先後遭到凶天組織的攻擊和嚴重的毆打。

其後的1019日,他們還衝進貝拉庫比(印度南部藏人定居點所在地地名---譯註)藏人定居點行政官的房舍中,將定居點行政官及其太太毆打成重傷。對此,地方新聞媒體都有報導,而且也有地方調查小組非常清楚的調查報告。

我現在所講的僅僅是我記憶所及的內容,其實還有很多類似的情況。我再舉一個小小的例子,達然薩拉因明學院的院長和兩個比丘弟子被害後,從貝拉庫貝寄來一封信,收件人寫的是達賴喇嘛尊者,信中寫道:「奉獻三具肉給你們過新年,很香吧,如果不滿意的話還可以再奉送,還可以送幾具等充滿威脅恐嚇的內容。此外,給流亡政府的首長、各部部長等負責人郵寄威脅恐嚇信件、或以追蹤威脅等行為都曾發生過,在此就不再贅述。同時,印度政府也清楚地知道凶天組織對達賴喇嘛尊者安全的威脅。

由這些行為我們不難判斷,凶天組織的本性是非常暴力的。但不論過去或現在,凶天組織卻一直不斷地在誣蔑和攻擊西藏流亡政府,對此,好幾位尊敬的議員根據各地的調查情況做了詳細的說明,謝謝這些說明。

如前所述,凶天組織指責我們在區別對待,怎麼樣的區別對待則說沒有信仰自由;還指責說信奉凶天者的孩子被學校開除,信奉凶天的公務員被開除公職,信奉凶天的人民得不到正當的醫療服務和照顧等,不一而足。此外,2013年底蒙果芝的赤江喇章[2]管家曾發生過一些事情,此事也被西方的所謂凶天供奉者在網上渲染成為是達賴喇嘛尊者和西藏流亡政府所為。

尊敬的議長閣下,雖然可能會占用諸位可敬議員的一些時間,但由於場地和時機的重要性,我想藉此機會,盡可能地就流亡政府對相關問題的立場和作為作一些說明。

先說所謂的信奉凶天者孩子被學校開除一事,完全是無稽之談。公元1996年凶天問題剛發生時,所謂「神人共濟會」的會長江巴益喜之兩個孩子當時都在下達然薩拉的兒童村學校就讀,沒有任何人叫他們走或趕他們走。兩年後是孩子的父母親自來為孩子辦理了退學手續,父母決定讓子女退學,那是他們的自由,對孩子而言,僅僅是退學,並沒有受到其他的影響,更不存在學校或團體施壓或驅趕的言行等動作。也許有人會因為西藏兒童村或教育部所屬的學校因為歸屬於西藏流亡政府管轄,因而宣稱是學校所為,實際上,不論是兒童村、教育部直屬各校、以及印度政府所管轄的各藏人學校等,都已經以正式文件的方式非常明確地保證沒有任何一個學生由於信奉凶天而遭到開除。這些文件資料雖然可能因為時間較久而不易查找,但流亡政府的教育部和宗教文化部的一些出版品中都有詳細說明,資料也有收錄,很清楚,可以去查閱。

至於所謂派往各寺院的學僧中有區別對待的說法,其所說的是,公元2007年,有十六名來自西藏的少年抵達達然薩拉,他們向西藏流亡政府新難民接待處的工作人員說他們是凶天信奉者,而且也不願意放棄信奉凶天,父母也希望他們不要放棄,他們想要入寺為僧等。

對此,人們也許有很多想像,凶天信奉者雖然不能舉出任何一個具名實指的迫害例子,但所謂西藏政府不讓信奉凶天者入寺的說法也許就是指這一事件的。而這些人也確實未能進入各大寺院,那是因為由宗喀巴法座的繼承者甘丹赤巴[3]和甘丹寺東頂、北頂法王為主的各寺院主持、各札倉堪布[4]及代表等參加的2006年「格魯派最高委員會」所通過的格魯派法規中,第四章有關取捨標準的第十二條第七款,明確規定:加入三大寺學法的僧人,新入學之學僧必須要放棄信奉凶天。這是格魯派自己通過的法規和決議文件,當格魯派的根本性法規文件中明確規定不得接受信奉凶天者時,西藏流亡政府自然無法硬性地命令各寺院:此人是凶天信奉者,你們要接受他們。這顯然是做不到的。每一個組織都有適合自己的規章制度和相關的條件,對此只能是尊重。又此事因為只涉及格魯派,與其他各教派無涉,因此其他教派並無這樣的規定。而且,至今為止,沒有任何一個到各教派寺院學習的僧人會被詢問你是否信奉凶天等問題,沒有過,因此所謂的區別對待根本是無稽之談。

對那些自稱凶天信奉者的十六名少年,我們儘可能地向他們解釋無法派他們前往格魯派寺院的原因,同時基於他們年少,還建議他們考慮先進入各普通學校學習。在經過很多天的考慮後,他們中的一部分人選擇前往蘇嘉學校,另一部分則前往智慧喜苑 (又稱索噶成人學校,招收十七歲以上成年學生,提供速成教育---譯註)。

令人遺憾的是,這些少年並沒有在學校待很久,後來接待站收到這些少年的一份申請,內容是如果無法幫助他們進入三大寺學習,則他們想要返回西藏,希望政府可以幫助提供回去的路費等。流亡政府當即表示可以,任何藏人選擇流亡或返回西藏都是自願的,政府從未鼓勵或反對,選擇返回西藏也是他們的自由,在路費方面政府一定會盡力提供幫助。由此,噶廈[5]2007217發布告示,指出基於格魯派委員會的上述法規,未來政府將不再對供奉凶天者提供進入格魯派寺院的證明文件。從那以後,政府確實不再對供奉凶天者提供進入格魯派寺院的證明文件,但那並不是由於西藏政府的立場,而是如前所述的,根據格魯派最高委員會通過的決議和法規,西藏政府沒有辦法提供證明並將供奉凶天者派送到格魯派的寺院。除此而外,所謂西藏政府在就學和入寺方面區別對待以及開除等說法都是毫無根據的。

在類似這個問題上,凶天組織還宣稱流亡政府拒絕對辦理出國手續的凶天供奉者及其家屬提供證明文件等協助工作,這絕對不是事實,更進一步清楚地指名道姓的話,如所謂人神共濟會的秘書長札巴堅參,也叫格西奇梅慈仁,他的出國旅遊護照IC過期而申請延期時,我們一視同仁地提供了相關證明文件,並因此辦理了新的黃皮旅行證件[6],他拿這個證件出國,現在就住在國外。和他一樣的那些不斷地在北美甘丹耳傳之民間論壇中發表言論的那些人,他們是如何來到美國的?是持何種證件來到美國的?他們不是也宣稱得到美國庇護,而且是因為信奉凶天而得到庇護等,這一切都非常清楚地表明了在辦理旅行證件方面根本不存在所謂的區別對待。再舉一個例子,所謂人神共濟會的前會長江巴益喜的太太幾年前去國外與丈夫團聚而辦理旅行證件IC時,是西藏流亡政府給與相關的證明文件後,由印度政府辦理的,因此,所有的這些指責都是毫無根據的信口雌黃。也許某些人會有西藏政府為何沒有對這些指責及時回應或做出澄清的想法或說法,實際上,對這些刻意散布、卻又毫無根據的言論,如果大家真的有關注的話,我們都做過回應和澄清。如不重視則很可能會落到熟視無睹的地步。我今天所以佔用大家的時間,是因為大家對這一議題的議會討論、以及這個傳播渠道[7]都是非常重視的,因此我想要把握這個機會。我想凶天供奉者們現在應該也沒有睡覺,應該也在看節目直播,因此我認為藉此機會說明真相和實際情況是非常重要的。

再說所謂的醫療衛生方面區別對待、沒有提供幫助的指控,到目前為止,除了泛泛的指責,凶天組織從未提出任何具體的事例、個人或情節,如果有這些內容,我們可以調查,但至今為止沒有任何一件這種事情發生。類似的還有所謂供奉凶天的公務員遭到開除的指控,如果哪怕是提出一個大概的事例或人名,我們就可以展開調查,但都沒有。

開除公務員的權力,並不是行政的噶廈就可以單獨決定的,根據《流亡憲章》,公務員的獎懲都是由獨立的公務員管理委員會來決定,其中對獎懲的條件都有詳細的規定,而且懲處公務員一般都要經過調查委員會的查證後才能做出決定。沒有條款規定供奉凶天者要開除,目前西藏流亡政府有六百多名公務員,其中也沒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實際上,在公務員中顯然沒有任何一個供奉凶天者。我們每年都要招收不少的公務員,如果要排除凶天供奉者,就應該在報考公務員的條件中註明供奉凶天者不得參與應考,有嗎?並沒有,從來就沒有過,而且也不認為有這樣做的必要。作為藏人社會的公共機構,參與其中的機會在任何時候都是向所有藏人開放的。更何況,像對於公務員,施展空間更大、機會更多的如議會議員等職位,也是向所有藏人開放的,其中也沒有任何一條是限制或針對凶天供奉者的內容,議會是立法機構,有最大的施展空間,同時也是完全開放的,沒有對這些做任何的限制,只要你是藏人,符合條件,你就可以成為議員,沒有任何人可以阻攔你,我想,如果人民支持你,你就應該用競選來登上國會的殿堂,在議事大廳上發出你的聲音。總之,我想說的是,在政府一方從未有過任何不公正或區別對待的行為。

還有所謂在房產或定居點方面區別對待的說法,之前已經有幾位尊敬的議員做了說明,由於他們對地方事務非常熟悉,因此解釋的已經很清楚了。公元2008年,格魯派的各大寺院中,基於戒律和教法學習與實踐的需求,做出了相互分割的決定,也就是分家,其間沒有任何一個人被驅逐。在此過程中,個人需要做出繼續待在原來的團體、或者是選擇去新的團體,要做出這樣一個選擇而已。而且如前(議員)所述,實際上是少數人獲取大部分利益的情況下完成分割的,因而出現了蒙果芝的所謂甘丹南巴嘉瓦林(甘丹完勝苑)和貝拉庫培的色拉邦拉康村這兩個新的寺廟,他們是在享受印度政府以達賴喇嘛的名義而提供給流亡藏人的土地上,政府從來沒有要求任何人從這些土地或房產中搬離,當然如果是自願離開,那是個人的自由,那就另當別論,當然也是無法阻擋的。去年,(藏人行政中央)內政部曾在例行的各定居點行政官員和藏人地方領導的會議上,也非常清楚地再次重申了一切都要公正、平等、一視同仁地對待的政策,這個政策從未改變,因此,在這一問題上也絕不存在所謂區別對待的問題。

另外,我剛剛談到的赤江喇章的管家一事,所謂的「西方凶天組織」在網絡中說赤江喇章的管家遭到毆打,並上傳照片,宣稱那是達賴喇嘛和西藏流亡政府所為。如果所述屬實,我們目前居留的國家是民主、自由、法治的印度,如果遭受這樣的傷害,應該立即報警處理,結果當事人沒有報警,而是蒙果芝的藏人地方官從網上看到這則信息後向印度警方報案,希望他們進行調查並提供保護,警方隨即召集藏人地方官員、定居點人民代表和夏甘丹林[8]的代表了解情況,當事人管家則以其年老體弱為由請假,夏甘丹林的那些代表說什麼,他們說:「對此我們無話可講,也不想說」,並以書面形式呈交了表明安全以及不需要進行調查的切結書。我想大家都應該要了解這些事實,如果是西藏政府派人毆打他們,他們自然會立即報警的。但他們為何沒有或不敢報警?其背後有什麼背景或原因?對此有很多的說法,總之了解這些事實是很重要的,我今天只是就我記憶所及地向諸位報告政府的作為和立場。對很多年輕人而言,如果在這些問題上產生錯誤想法、或是不了解實際情況的話,希望對今天的傳媒管道給予必要的重視。

上述的這些問題大約從1990年代到2000年代初發生的。在此期間,恐嚇威脅、攻擊毆打和殺害人命等恐怖主義的暴力方式層出不窮。從一段時期以來,他們的行事風格發生了變化,變得更講究策略,但即使如此,他們還是沒有信心在印度這樣一個法制的國家中能夠正當存續,近來他們利用網絡或其他媒介散發了多少的書籍資料False Dalai Lama等歪曲誹謗十四世達賴喇嘛是假喇嘛的書籍等。

之前,達賴喇嘛在印度南部曾談到,有人告訴我說印度政府和美國政府都將凶天組織視為是對達賴喇嘛安全的威脅。他們立刻宣稱說:「這是謊言,我們此未威脅過,威脅達賴喇嘛安全的不是我們,印度政府也不會這樣認為,我們都知道美國政府,如果屬實,美國政府為何給很多凶天供奉者提供庇護?」如此等等,並以各種歪曲的方式為這些說法製造根據,希圖贏得人們的相信,如宣稱達賴喇嘛寢宮周圍增加的鐵絲網並不是為了防範凶天組織,而是2013年菩提迦耶發生爆炸案後的因應措施等。

尊敬的諸位議員都知道,1960年到1967年為止,達賴喇嘛駐錫舊王宮,現在可見的圍牆都很舊了。搬到新的甘丹頗章寢宮後,印度政府是如何維護安全的?1997年因明學院的院長被戕害後,印度政府展開調查,安全部門在評估了達賴喇嘛尊者的安全需求後,建議將圍牆加高到六英呎,再在圍牆上架上四英呎高的鐵絲網。這事源於凶天成員戕害院長後的調查,因果關係很明瞭。後來圍牆是建了,但由於建這樣高的圍牆不僅所費不貲,而且也不符合達賴喇嘛平時的想法和習慣,由於超出我們的想像,因此,我們就一再地請求降低高度,表示四英呎高的牆再加上鐵絲網就可以了。但印度調查人員和安全官員都認為他們無法承擔負責,最後是報請印度內政部批准的。這是1997年建圍牆的狀況。諸位最近如果去轉經,應該會注意到從2013年開始,鐵絲網上又圍了鐵蒺藜,這其實是流亡政府的行為,並沒有報告給印度政府,對力所能及的工作我們完全可以自己去做。而凶天組織在「民間論壇」上煞有介事地擺出一副洞悉內幕的樣子,其實完全是捕風捉影,無中生有。

我想再做進一步的表述,因為涉及尊者的安全問題,尤其需要做出清楚的說明。包括印度在內的任何國家,在涉及國家貴賓的安全業務時,都會調查和評估可能的危險來源,印度政府的書面文件中已經非常明確地認定對達賴喇嘛尊者安全的最大威脅是來自於凶天組織。達賴喇嘛在印度境內旅行時,印度政府相關的安全指令和文件中對此有非常清楚的表述。雖然達賴喇嘛出訪時的安全由所在國負責,但在印度期間,印度政府的安全措施、行動計劃和威脅評估等議程,我們都會有一定程度的討論。同樣,美國政府也同樣視凶天組織為達賴喇嘛尊者安全的最大威脅,如宣稱沒有威脅的那位凶天供奉者本人,他從其居住地前往明尼蘇達州時,達賴喇嘛尊者在該地舉行新年薈供,實際上我們並不知道他的到來。但美國安全部門知道,並派便衣人員到達賴喇嘛下榻的旅館調查停車場的狀況,美國警方為何知道他的行蹤?說明在監控,看到了其中的危險。可見所謂對達賴喇嘛的安全沒有威脅的說法完全是一派謊言。我想說明,美國政府不僅確認了來自他們的威脅,而且對事情的原委也都非常的了解。

凶天組織一直指責我們獨裁、說謊等,對此就不必多言。至於信仰自由問題,前面有很多可敬的議員已經非常清楚地說明了凶天問題與信仰自由沒有關係,這些都是事實,但需要進一步說明的是,1996年、1997年和2000年,達賴喇嘛在傳授灌頂法會時,曾要求供奉凶天者不要來參加法會,這是事實,因為這樣的灌頂法會需要師徒間的誓言清淨純潔,而凶天供奉者行為已經很清楚地表明了他們對待達賴喇嘛尊者教導的態度和立場,而且這都是眾所周知的事實。因此我們會公佈說;如果你是凶天供奉者,請你不要來參加達賴喇嘛的法會,政府也是這樣宣傳的,其中並不存在什麼「灌頂法會不能參加,其他的法會可以參加」的問題。我在此想清楚地說明,即使是(達賴喇嘛的)一般法會,供奉凶天者也請你不要參加。因為這是宗教問題,而且從一般角度而言,我想我們也有這樣要求的權利,一個人應該是完全可以自由地決定想要邀請谁,或不想邀請谁;應該沒有人可以強迫別人邀請某某或不能邀請某某。近來,有關與達賴喇嘛建立法緣連結的要件已經是非常清楚了。

凶天組織不僅散發文件宣稱信仰自由遭到侵犯,而且還向各人權組織提出控訴,向國際特赦組織、向印度總理、外交部長、內政部長、以及印度人權委員會等都寫信控告,但上述組織和個人都是具有公信力的國際組織和個人,他們在經過調查了解後,一致認定此事不涉及信仰自由問題。像前面提到的十六個學生的問題,他們向印度人權委員會的控告,人權委員會在回覆他們的同時,將附件傳給了新難民接待站,其中對此的認知做了清楚的說明。20071219的回覆中,國家人權委員會法律部門的認定也是非常明確的。不久前,凶天組織拜見印度總理和各部部長,宣稱他們並非如達賴喇嘛在印度南部所講的那樣等,我想,負責安全事務的印度警方聽到後也許可能會冷笑。近來,開始有一些外國人寫有關凶天的書,也有一些文章發表,對此也請各位關注。我不必在此一一說明,只要大家關心就不難了解狀況,只有那些不了解實情的人才會因受騙而自相驚擾,希望大家明瞭。

那麼凶天的問題究竟是個什麼樣的問題?凶天組織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關係又是如何呢?其實這些不需要我說明,如果留意所謂的民間論壇,他們在其中講得很清楚,他們說:他們和中國政府有關係,經常受到中國大使館的邀請,他們也經常去拜訪,中國領導人前來訪問時,也會邀請他們出席宴會,他們也會出席等等,似乎在炫耀或宣示你能把我怎麼樣的架式。誠如所言,他們有往來,2012年、2013年間,有多少名所謂「噶丹寧具」的常委前往中國?他們在大陸受到怎樣的接待?他們一方面宣稱在西藏得到廣泛的支持,另一方面去西藏卻需要雇用保鑣,這些情況我們都有注意到。另外,我們得到信息說,國外凶天組織的一些人被邀請到西藏自治區的政協會議去旁聽,也許是為了利用他們而刻意統戰他們,算是抬舉他們也不一定,雖然不是很確定,但如果真的有這種情況的話,那麼對此問題其實就不需要做任何新的說明或解釋,總之有很多名為喇嘛上師者,通過各種途徑回去,大家對此也應有清楚認知。同樣的,西藏境內一些供奉凶天者也被利用,被中共帶到美國或歐洲地區,舉例而言,2012年12月10日,是世界人權日,之前他們就已經廣泛地宣傳說要召開新聞記者會,揭露達賴喇嘛侵犯信仰自由。那天在紐約召開的新聞記者會,大家可以去看相關資料,雖然他們在台上一字排開地坐在桌子後面,但前面卻沒有任何一個採訪的記者或聽眾,只是把他們對著空氣講話的情形錄影後播放而已。

另外,2013年12月,他們向聯合國呈交請願報告,並宣布要絕食抗爭。絕食或抗爭,都不是什麼問題;而一位可敬議員對此談他的看法時,如果我沒有聽錯的話,議員說的是,藏人行政中央難道不能和他們談談,設法解決問題嗎?也許是我聽錯了,如果沒有聽錯,則我認為沒有任何這樣的可能性或必要性。從事情一開始,由於是相關部門的成員----當時相關的部長和秘書長是宗教文化部的部長和秘書長,還有安全部部長和秘書長,以及其他的部長等,我們在前往定居點的時候,先後與自稱是所謂「人神共濟會」負責人的二、三十人見過面,開了一系列的會議,該講的都講了,也被欺騙過,現在已經失去了那樣做的環境,我也沒有想過有這個必要性。我認為那樣做是不明智的,也是行不通的。對此應該要有明確的認知,否則,如果輕信他們所說一切的話,我想就會遠離事情的真相。

與此相關的另一點是,針對佛教的侮蔑、誹謗或冒充的現象越來越多,例如在東南亞國家有所謂的新嘎檔者,他們穿著綠色的無袖僧衣,上百人一起成群招搖。如果真的是西藏佛教噶當派的傳人,則他們應該知道佛陀在戒律中對僧服的規定,哪些可以穿哪些不能穿,這些都有規範,但都被視若無睹,完全是隨心所欲。如果這樣做可以換得金錢利益,一些人就會去做。這些都是非常令人遺憾的現象。

近來,(達賴喇嘛)在印度南部傳授菩提道次第,「民間論壇」中就有許多對此不滿的聲音。大家也許看過這些內容,大都是些毫無根據的言論。他們為什麼會如此的不滿?他們不是一直宣稱凶天是甘丹(格魯---譯註)派的重要護法,是否屬實?當三大寺為主的格魯派教法持有者在下(南)部對此做出明確判定時,它的真實面目和實際地位就會被赤裸裸地展現出來,這就是他們發出如此不滿叫囂與呻吟的原因。

他們還對達賴喇嘛為有關凶天書籍的開光大加撻伐,似乎法會中除了這本書而外並無道次第的講授,我認為這是極大的歪曲。格魯派教法的各持有者和國際格魯派委員會等主動承擔起自我愛護、護持教法的歷史責任,實在是可喜可賀。應該是對症下藥地正好碰到了痛處,火炙膿瘡,恰到好處才有效,我認為很好。

總之,凶天組織再怎樣歪曲誹謗或進行污衊,都猶如螞蟻撼山,不會減損半分。對此的認知是非常清楚的。

最後,有關達賴喇嘛尊者的安保問題,前面已經講過了,凶天組織已經成為達賴喇嘛尊者的最大安全威脅和破壞藏人團結的最大隱患。達賴喇嘛尊者這次的美國之行,較特殊的是行程很多,時間很長,其間拜訪美國總統或參眾兩院的議員等,行程本來很圓滿,而對加利佛尼亞州飯店所發生的事情,大家都表示非常的擔憂,事情發生兩個小時後,我接到了電話,隨即設法上網去查詢,然後與地方相關者聯繫,指出其中的不當之處;其後噶廈也討論過很多次,地方負責人也呈交了相關的報告。決議案提到要做徹底調查,對此我沒有意見,調查後應確定要怎樣面對這種威脅。從純粹安全保護的角度而言,當事者應該是只有示威和進行羞辱的計劃,算是很幸運了,對此大家也可以從影像中看的出來。但她們能來到如此近的距離,威脅安全的機會無疑是充分的,幸好沒有發生最壞的事情,我們只能說是很幸運的,因此對議會的決議案我無話可說。

最後我想要呼籲的是,達賴喇嘛和西藏政府對此的政策是非常明確的,如果供奉凶天者覺醒到自己的錯誤而願意懺悔改正的話,是完全可行的,我們始終是歡迎的。同樣,如果有少數人想要加入到凶天供奉者的行列裡,那也是他們的自由,我們秉持的也是同樣的立場。從2008年以後,情勢更趨明朗後,有相當數量的人做出取捨的選擇,放棄供奉凶天,這些放棄者內心都有很強的恐懼感,我很好奇他們為何如此的不安恐懼,他們之中其實有很多是著名的喇嘛或貴人,但由於他們在凶天組織中待過,清楚地知道他們會怎麼做(因而感到恐懼)

之前我講過很多次,只要是反對、誹謗達賴喇嘛或西藏流亡政府的人,所謂的「民間論壇」就一定會邀請,請他們講話,其中有一些人會宣稱說他與凶天沒有任何關係,然後利用這個論壇進行誹謗攻擊。大家可能也注意到了,有些人會首先自稱自己不是凶天供奉者,然後貌似公允地發表一些如達賴喇嘛的說法或做法真的很沒有道理等亂七八糟的言論。如決議案所述,如果這種行為是歷史污點的話,就應該明確地辨別確認是哪個人,這一點很重要,當然從另一個角度而言,這些人也是令人同情的對象,因此,我想清楚表明的是,如果真正懂得善惡取捨,任何時候都為時不晚。

中共喜歡說「愛國不分先後」,雖然不是愛國與否的問題,但確實關係到當事者為了不墮入地獄而能否懂得善惡取捨的問題,所以,從善入正途的機會之門是永遠敞開的。我認為有很多人其實是因為已經身在其中而難於從團體中脫身,或者是懼怕遭報復而不敢離開。總之,對未來凶天組織的去向,大家都做了一整天的討論,已經講的很明白了,事實上凶天組織已經是一個不需要強大國家勞神費思地自動送上門來的工具,當然也就被充分地利用了。甚至很多連共產黨都不便說的言論,竟然從凶天組織成員的口中說出來,如他們針對藏人自焚的問題所寫的文章或言論等,都是經由中國的媒體渠道發佈出來的,如果稍加留意,沒有什麼問題是弄不清楚的。因此很多可敬的議員對尊者安全問題的諸多提示,我們會牢記在心。不論過去、現在或未來,我們都會盡職盡責、竭盡全力地去達成這一點;這點不論是作為藏人的普遍責任,或是所擔負之職責名下的特殊責任,都是理所應當的。對於西藏目前的處境,我就不再贅述。對諸位強烈的意見表達和相關建議,我要表示感謝。論述中如有不當或遺珠之處,敬請司政補充指教。謝謝!

 

 

 2014/3/14  (就兇天問題在西藏人民議會回應議會質詢時的講話)

 



[1] 西藏格魯派的三大寺,其寺院架構根據從屬分為總部(稱喇基)、札倉和康村三級。喇基負責整個寺院的管理;札倉則是承上啟下的中間一級,歷史上每個寺院的札倉數多少不等,但都有兩個以上。流亡印度後,則統一調整為每個寺院只有兩個札倉,且都分別在印度註冊為佛學院,如色拉寺的兩個札倉(或佛學院):傑札倉、麥札倉;哲蚌寺的兩個札倉是:洛色林札倉、果芒札倉;甘丹寺的兩個札倉是:降孜札倉(北頂佛學院)、夏孜札倉(東頂佛學院)。札倉下屬的康村是根據僧源地域的不同而組成,是寺院中的基礎實體單位,每個康村的僧人人數也不定,一些大的康村僧人常常超過千人,中等規模的康村有幾百名僧人,小規模的康村則只有幾十個僧人。但不論僧人多少,各康村的財務、行政等日常管理都是獨立運作的。各康村間也是互不隸屬的平行機構。

[2] 喇章,是寺院主管或轉世喇嘛所屬的類似個人秘書處的機構。赤江是十四世達賴喇嘛的經師,以其信奉並在流亡社會傳播兇天信仰而著稱。

[3] 赤巴,藏語,意謂「法座持有者」,甘丹赤巴是格魯派創始人宗喀巴法座的傳人。

[4] 在格魯派三大寺為例,堪布指的是六個札倉的最高宗教和行政領導。而其中甘丹寺東頂和北頂的堪布,一般都是各寺院主持(喇基)或各札倉堪布的任期結束後轉任的,地位僅次於甘丹赤巴,因此被稱為法王。

[5] 噶廈,為藏語,意謂誥命大臣之辦公室,為西藏政府的稱謂。

[6] 流亡藏人在印度屬於無國籍的難民處境,為了便於藏人出國旅行,印度政府會為藏人提供一種無國籍者的旅遊文件,等同護照,英文簡稱IC,因封面為黃色,故藏人稱其為黃皮旅行證件。藏人持這種旅行文件回印度時,也和其他外國人一樣需要到印度駐外使館申請簽證。在台灣,辦理簽證需要西藏政府駐台代表處的證明文件,兇天組織成員從台灣回印度時,與其他西藏人一樣得到西藏政府駐外代表處毫無差別的協助。

[7] 此處所謂的傳播渠道,指的是網絡的直播。由於西藏議會的議程全部都是現場直播,因此在流亡社會一直都有很高的收視率。

[8] 即從甘丹寺分離出去後的兇天供奉者寺院組織,全稱甘丹南巴嘉瓦林(甘丹完勝苑)。

創作者介紹

阿瑪給給

yeh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