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河漢界

達賴喇嘛尊者於19991228在菩提迦耶(Budigaya)弘法時指出:

我注意到國外一些佛教團體視西藏問題為政治問題,標榜佛教團體不與政治發生聯繫,我對他們開玩笑說,您們早起祈禱時是否祈禱『佛法昌隆』?他們說是的。我就向他們解釋西藏問題與佛法昌隆之間關係重大的道理,告訴他們如要實現您的祈禱,就要設法幫助解決西藏問題。這非常重要。

尊者還說:

如果我們的奮鬥與廣大利他的事業沒有關係,如果我們放棄和平非暴力的路線,如果我們偏執、短視,則我可以明確地說:教友們可以不關心、不支援西藏問題。不然,當西藏問題與我們的宗教有著重大的關聯,且以利他為動念展開運動時,我認為關心西藏佛教的教友們就一定要關心和支持西藏問題。

西藏人,不論僧俗,理所當然都關心支持西藏問題,不曾缺席。

昔日的四水六嶺護教軍與尼泊爾的西藏游擊隊,可以看到西藏僧侶脫下僧袍扮演重要的角色。「四水六嶺」是西藏傳統對西藏東部康區為主地域的稱呼,指的是長江、瀾滄江、怒江、黃河四條河流以及河流之間的六個區域。1958年,以西藏康區為主的幾千名藏人在拉薩以南的竹古塘地方建立了抵抗中共軍隊的武裝組織,被稱為「四水六嶺護教志願軍」,他們曾多次和中國軍隊交戰,達賴喇嘛尊者流亡時,就是由四水六嶺護教軍這支軍隊護送到印度的。

不論是2008年三月在西藏的抗議活動、八十年代末導致拉薩戒嚴的抗議活動、或者是五十年代導致達賴喇嘛尊者和八萬餘名西藏人流亡印度的那場戰爭,西藏僧侶都未置身事外。僧侶為何一變為戰士?曾見過高僧大德對西藏和平的抗議活動,都以僧侶不應參與政治而嚴詞斥責,更何況還俗為戰士!

但西藏人對此卻有著截然不同的立場。這一切是為了護持藏傳佛教。西藏人虔誠信仰藏傳佛教,深入生活,不是只限於法會儀軌灌頂加持,舉凡生命大小事件都與藏傳佛教牢不可分。西藏俗諺「佛法若遭到侵害,比丘也會持矛,阿尼也會跨刀。」(阿尼是藏語對出家女眾的稱呼,在臺灣稱為尼師。)西藏人不論僧俗是會為護持佛法起而抗之的,逼不得已無路可退時,僧人也只得還俗護法優先。

正因為這樣護持佛法的精神,可以犧牲小我完成大我,西藏僧侶堅持不願謗佛不願毀謗達賴喇嘛尊者,不會愛惜自我,甘願為佛法付出。所以藏傳佛教到目前為止,不但未因流亡而消滅;反而如八世紀時蓮花生大師的預言:「當鐵鳥飛翔、鐵馬奔馳的時候,藏人會散佈到世界的每一個角落,佛法將弘揚到紅皮膚人的土地上。」流亡的藏傳佛教,攝受人心,更因流亡而開枝展葉。

但是,世上關心西藏的非西藏人是抱持怎樣的立場呢?

20098月參加瑞士日內瓦漢藏會議的華人,以海外中國大陸人居多,大家有一流的說話與應對,又快又準,慢吞吞的我愈顯笨拙。與會者應以非藏傳佛教徒居多,所以才會做出與達賴喇嘛尊者過於親暱熱情之舉。我不敢,尊者於我是觀世音菩薩,豈敢造次。

閉幕會議是日,傅正明吟流亡詩,詩裡的傷痛使我淚眼盈眶;小組討論時我忍不住說起西藏流亡學校,曾擔任老師的茉莉於會後對我多加鼓勵,曹長青建議我應該書寫師父於我之影響使我參加310遊行的轉折。幸而仕杰師兄也與會,晚上在一樓大廳酒吧我喝茶他喝酒聊佛法,談佛教徒應如何在生活中修行的議題。除此之外,多數時刻使我覺得佛教徒與政治人相遇在日內瓦,有如楚河漢界,二者格格不入。

因此在小組討論時才會有人提出,應該建議達賴喇嘛尊者巡迴教導人生佛法。我很詫異地站起來說:「有啊,每年達賴喇嘛尊者都有巡迴世界各地說法啊,我有佛教徒朋友會飛去美加日本各國參加。」

關心西藏問題的政治人幾乎不太關心達賴喇嘛尊者宗教的那一面嗎?

同樣地佛教徒與政治人相遇在臺灣,也依舊有如楚河漢界,二者格格不入。20083月事件發生後,我參加臺灣中正紀念堂靜坐誦持六字大明咒為往生者度亡,週一到週五去參加一晚,做完晚餐後去,週末則參加半天,其實我想天天去,因為不去我自己心裡會過不去,但是我有工作有家庭有先生有孩子,不能不顧一切。七七49天亡者圓七時,要以絕食整個週末表達對失去親人的哀慟同體大悲,我當然參加,但是白天去,晚上回家做飯給先生孩子吃,自己在家絕食。學佛的同修覺得我學佛就好有必要去嗎?我環伺會場,的確幾乎不見平素說法法會的熟臉孔。

關心西藏佛教的藏傳佛教徒也幾乎不太關心達賴喇嘛尊者政治的那一面嗎?

我的歐巴桑好友們,既不學佛也不懂政治,卻知我傷心,幾度伴我參加。

佛教徒的我為甚麼要去看似政治面的中正紀念堂靜坐度亡?因為師父教導眾生如母與一體息息相關的佛法,因為達賴喇嘛尊者也哀悼傷亡者。所以師父一聽到百日的禁食法會,也是毫不猶豫參加。達賴喇嘛尊者的指示,我師父一定會做到。我見過達賴喇嘛尊者在師父擔任住持時到色拉傑寺傳法的相片,尊者笑呵呵坐在椅子上,師父笑咪咪長跪在側,而我也是如此長跪師父。依止尊者和師父的我,怎能不去?哪裡需要問為甚麼?!

師父和我做的是度亡祈福,利他而已!

對西藏人而言,政治與宗教無法截然二分,皆為西藏。

寫西藏流亡教育,只是書寫出所見所聞,我是老師,只是說出真相而已。

教育無國界,教育可以跨越政治與宗教,教育是老師和學生之間的真相。

 

 

創作者介紹

阿瑪給給

yeh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