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媒體壹電視日前專訪達賴喇嘛尊者,記者一提自焚,尊者連說了三次的「很傷心」──「Very sad. Very sad. Very sad.416壹電視新聞台晚間新聞「流亡中的自在」專訪達賴喇嘛與西藏問題系列報導:火焰中的西藏,尊者回答全文如下:

 

有些人說我是活佛,有些人說我是神君,有人說我是惡魔,他們還說我是納粹,我想沒有人會相信吧,哈哈。

我通常會形容自己只是一個單純的佛教僧侶,在夢中我從未認為自己是達賴喇嘛,我只認為自己是個佛教僧侶,和大家一樣的形體,相同的情感、憤怒、愛、恨。

 

(問:你有生氣過或罵過人嗎?)

有呀,當然有。其實就在昨天,有個儀式在進行,有人做錯了,所以我…,哈哈哈。我就生氣,哈哈哈。

其實從佛教徒的觀點,佛教傳統認為製造問題給你的人,其實是給你實現慈悲的機會,真誠的慈悲,無偏見的慈悲,還有容忍與耐心。如果生命過得太平順,有時就容易腐敗。

 

(問:我們看到許多藏人,年輕人自焚…)

很傷心,很傷心,很傷心。

那些關切的人,應該要進行宗教上的研究,那些為什麼要自焚,那才是關鍵。只有找到癥結才能解決問題。我認為問題非關佛教,與藏傳佛教文化無關,藏傳佛教講和平與慈悲。問題癥結在壓迫宗教的政策。所以,編造出那些政策的人,應該要嚴肅思考。

這些問題都事出有因。在某個環境某個理由下就發生了。問題呢,出在這裡(尊者以手指著心)。因為對其他生命不尊重,又缺乏宏觀,又太短視,以自我為中心,認為我有權力,我必須控制這些人,不從就殺。實在太短視,非常愚蠢的想法,看不到事情的全貌。

這些人思考的方式和動物一樣──如同老虎、貓…,沒有全盤考慮想到後果,眼前看到什麼就攻擊。所以很悲哀。

我們不能怪這些人,我們整個社會,這個世代,思考方式都太自我中心了,只想到我我我我,然後想到錢、權,從未嚴肅思考內心的價值是什麼。

那些中國鷹派──心胸狹窄的人,總想掩蓋真相,編造出許多假的訊息。

我看到一個希望。過去幾年,溫家寶在許多場合不斷地提到中國需要政治改革。在一個場合他甚至提到中國需要西方式的民主。之前,人們也許懷疑:這種說法究竟是否出乎真誠?還是只是說說?現在,在人民代表大會後的官方記者會上,溫家寶總理又再一次提到中國需要政治改革。然後,在一天之內,一個重慶的強硬派──習近平,不不不,薄熙來,被解職了。所以我們可以看見:現在,在中國高層的領導間,比較自由的思考、比較實際的思考,佔了上風。這是個希望的跡象。

中國12億人民有權知道真相,不管是好是壞,他們必須知道,人民可以判斷是非對錯。長遠來看,我覺得中國人民還是務實勤奮的。我認為事情會改變,這是我的信念。

同時,就像臺灣,你們應該分享你們的經驗。臺灣──一個小島,高度發展。為什麼?因為民主。有次我問一個臺灣朋友:「現在許多大陸客到臺灣旅遊,他們對臺灣印象如何?」臺灣朋友告訴我:「有些停留較久的大陸客會說『這個小島沒有恐懼』,他們很享受這種氣氛,沒有兩隻眼睛隨時盯著你。」這是一些大陸客說的。

那是很真實的。所以我覺得你們有道義上的責任,向他們展現你們的基本價值:民主法治。我想你們可以大膽的對他們說,你們的總統陳水扁──我個人非常好的朋友,很好的朋友。他坐牢,身為朋友我很傷心,但同時我很驕傲,臺灣一切在法治之下,上至總統,下至平民,都一樣。

這是很棒的。所以,要給那些大陸人看,告訴他們:這就是法治社會。

我覺得至少在馬英九當選總統後,他帶來(兩岸)更密切的關係,也為你們帶來經濟利益。然後,還有更重要的是──飛彈。中國大陸對準臺灣的飛彈,我覺得這個危險降低了。那是好的。

但同時──我不知道──如果和共產極權政府太接近,在我看來是不太可能的。哈哈哈哈。我覺得非常非常靠近,那也是很困難的。除非中國人民更加開放、更民主化、更透明。否則很難。

所以,你可以看到一些徵兆顯示他們方向是正確的。但極權體系已經是確定的,不容易。但最終還是要中國人民。我總是常說:「世界是屬於全人類──地球上70億人。每個國家是屬於他們的人民,不屬於政黨或政府。」中國也一樣,最終還是屬於12億中國人民,而不是共產黨,也不是國民黨或任何黨派。

 

壹電視宣傳短片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international/20120413/34157238

 

創作者介紹

阿瑪給給

yeh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