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真正的主人

2012/01/03(西藏的天空季刊第6期)

今天,在此極為殊勝的聖地菩提迦耶,我們因傳授時輪金剛灌頂傳承而相會。你們當中有很多是從西藏不辭辛勞地前來接受灌頂傳承和朝聖的人,不僅辛苦,而且還要面對很多的危險。聽說有很多人、不僅是藏人,也有不少華人信眾,他們雖然也想來,但由於各地方政府的限制而拿不到護照,無法趕來。因此,對於你們能夠不辭辛勞和不懼危險地來到這裡,我要表示衷心的問候和感謝。

我常常對從西藏來的朝聖者或探親的人講,「西藏境內的藏人」才是「西藏真正的主人」。即使從人數而言,我們流亡在外的藏人不過十五萬人左右,而在西藏境內卻有六百萬人。更何況,西藏境內人民失去自由。最明顯的是,任何一個西藏人,只要是西藏人,他都會熱愛自己的宗教、文化和語言文字,就像任何一個華人也會熱愛自己的文化、語言文字是一樣的道理。同樣地,一個印度人也會熱愛自己的宗教文化和語言文字,也會致力於研究、保存和發展這一切。而我們西藏人在這方面卻受到極為嚴酷的限制和壓制。雖然會有很多困難,但你們在這樣的環境中已經生活了五十多年;在安多和康區的許多地方,如果從1949年算起,也已超過六十年。即使如此,你們真的是以極大的勇氣和毅力,延續了自己的民族、宗教和文化。並且在克服很多難以想像的困難的情況下,堅持了自己的信仰和文化認同。就此而言,愈加清楚地表明了你們才是西藏真正的主人。過去的歲月,雖面臨很大的困難,但西藏的宗教和文化仍持續向世界傳播,為世人所關注,即使是中國政府也不得不承認這一點。這一切主要是歸功於西藏境內人民的忠貞與勇氣。未來,我們雪域西藏的宗教和文化能否繼續在這個世界生存和維持,也維繫於境內人民的堅貞、勇氣和智慧。

另外,我們已經走向了民主制度,那是心口一致的民主制度。從民主制度的角度而言,境內人民也占絕大多數。因此,不論從何種角度考量,西藏境內人民是西藏真正的主人,當之無愧。你們作為西藏主人的一部分,來到這裡,我們有緣在這裡相會,我真的感到非常的歡喜和高興。如上所述,西藏境內人民的不屈精神和勇氣,實在令人讚歎。國際社會中有很多人都認為:西藏境內的人民具有非凡的勇氣、忠貞、善良且誠實的品德。許多到過西藏的外國遊客,也都這樣認為,一些持公正不偏立場的華人學者遊客,也認為西藏人具有正直、善良的品性。我見過很多華人,他們對境內藏人有很好的評價,認為比中國境內的華人更好,因而也就不吝給予讚美之詞。因此,到目前為止,你們境內的藏人做出了巨大的努力。

我們目前所面臨的問題或困境,是人為的結果。這個世界雖然不斷地發生各種自然災害,但更多的問題卻是人為製造的。我在世界各地常講:「人為的問題和困難只能靠人類自己的智慧來解決。」人類能製造困難和問題,也可以解決問題和困難。大家可以想想,沒有人願意遭遇麻煩或陷入困境中,在華人朋友中也是如此,中國政府也希望和寧安樂、也想成為世人所讚歎的對象,任何人都希望有良善的、好的正面結果,不想要負面的麻煩或困難。但總是事與願違,反而製造出很多的麻煩或困難,其根源就是由於無明。佛陀非常明確地指出,包括我們人類等所有輪迴中的眾生,其業果都是由於無明無知而造成的。因此,世上的眾多痛苦和困難,都是因為想要追求快樂幸福,卻由於愚昧、無明、不知取捨而造成的。

而我們的西藏問題,其真正的根源也正是由於無知無明,此點至為明顯。華人中的當權者們,不僅不了解西藏問題的真相,也不懂西藏的歷史文化,尤其是根本不了解西藏宗教文化所具有的精深純粹的內涵,對國際發展的趨勢也是不甚了了,或者乾脆採取鴕鳥政策,閉著眼睛迴避現實,因此才會造成這一系列的問題。而一些人在逐步研究和了解到事實真相後,忍不住地要闡述和解釋真相,真相才會越來越明瞭。就像環保問題,以前幾乎沒有人去關心,只有在過去的幾十年間,才開始有人意識到環境保護的重要性。慢慢地,促使很多政府也開始關心環保問題,開始具有了保護環境的新思維和智慧。因此,提出實際存在的問題,接著研究問題的真相,從而促成問題的改變,就是一種可見的過程。要知道人類所製造的很多問題,都是基於人類的無知、無明、嫉妒、疑慮、嗔恨和邪見,是不可能具有任何正當性、真知灼見或可靠的邏輯思維的。從佛教的經典哲理而言,這是沒有道理或只是悖理、負面的理由,是所謂的無明。知道了嗎!

因此,人類能製造問題,同樣也具有逐步解決問題的能力,而且人類遲早必須要面對自己所製造的問題。就我們的西藏問題而言,在過去的幾十年中,中國政府都是嚴格地限制有關信息的傳播,阻礙真相的發掘,甚而進行歪曲解釋等。即使如此,現在已有很多中國的知識分子、學者專家開始關注西藏問題,他們已經意識到西藏問題不可能通過政府暴力鎮壓的方式去解決,他們已經在考慮需要在互利雙贏的基礎上解決西藏問題。而我們所提出的「中道」解決主張,既不是損人利己,更不是要將敵方打敗消滅的思維,而是利人利己,互利互願的原則。我常在世界各地講,如果始終堅持自己一定要全贏,容不得半點妥協,一定要將敵方打敗的思維方式去面對世界各地的無數問題,則這些問題永遠不可能得到解決。現代世界,所有人類的快樂和平與痛苦等問題都已經緊密地連結在一起,相互依存,未來更是如此。因此,只能以互利互諒的方式尋求解決,如果有一方堅持自己的立場不妥協,如巴勒斯坦,幾十年過去了,由於雙方堅持一定要全贏通吃,我勝敵敗的立場,結果兩敗俱傷,問題和困難卻綿延不絕。

對這些問題,包括「中間道路」等政治議題,以後由按照完全民主的方式,選舉產生的政治領導人洛桑森格應該會對你們做出闡釋,我們的政府和政治領導人是在十年前通過選舉方式產生的,當時是顙東仁波切當選,連任了兩屆,他應該也會向你們解釋,過去十年他當政期間,如何保存和延續西藏的宗教文化、現代教育制度、在流亡社會的現狀,以及在其他方面做了那些努力等,他會說明。

我從去年開始,就做出明確的決定,完全卸下了西藏的政治責任。我們西藏問題的解決,不能只靠勇氣和信心,還要依靠知識和智慧。我們所從事和努力的是正義的事業,而正義的事業一定要通過和平非暴力的途徑去達成。一個正義的事業,如果以暴力的方式尋求解決,則不論結果如何,都將會減損正義事業的正當性。這個世界有很多的正義事業,有合理理由的問題,卻由於暴力問題而變調,如伊拉克、阿富汗等,雖有很多理由,但由於通過暴力的方式尋求解決,結果卻衍生了很多的問題。因此任何正義的鬥爭,要展現出自己的正義性和合理性,就必須要遵循和平非暴力的方式展現。在人與人接觸中,即使是面對中共的官員和幹部,我們的正義性都是無可置疑的,在任何時候,我們都是坦坦蕩蕩、完全透明的,絕沒有前後不一、言行不一,或施展陰謀詭計等。而對方由於沒有正義性,沒有正當性,因此平時不是說謊,就是強詞奪理。可見,正義的鬥爭,必須要通過和平非暴力的方式,這不僅是合乎自然或邏輯的結果,而且也是非常重要的。通過和平非暴力的方式展現正義、實現正義並不是一句空話,不是要倚仗人多勢眾,而是要靠知識和智慧。因此,不論是西藏境內的你們或在外流亡的我們,都要重視教育和智慧,尤其是新一代的西藏人,關心他們的教育和知識的汲取是非常重要的。而你們在座的老人和年紀較大的人,平時也一樣要多加注意。聽到了吧!

有關教育,包含著現代教育和我們西藏傳統的以佛法為基礎的文化,是很特別的,兩者都同等重要;如果只接受現代的教育,而缺乏西藏特殊的與佛法相關的傳統教育,則這個教育是不完整的。作為一個西藏人,要延續和傳承過去千餘年來形成的與佛教教義直接相關的文化、傳統習慣和價值觀,此點不論是從現實利益的角度或是從宗教信仰的角度去考量,都是極為重要的。這點我在未來的幾天內還會講到。佛法部分,還要懂得區分教理與教義,在重視宗教傳統的同時,也要重視現代教育,這點非常重要。目前看來,西藏境內的人民對此還是做出了一定的努力,很好,還要繼續努力。

另外還有剛剛談到的環境保護問題,這是非常重要的議題。像我們西藏人,1959年流亡國外之時,根本就不了解環境保護的概念。以前在西藏,一個人口渴時,如果旁邊有河流溪水,就會直接去喝,從來不會考慮這河流的水是否乾淨,是否已經被污染,那是因為西藏從前沒有這個問題。我們是到印度以後才開始面對這個問題的,像洛桑森格,他就是在印度出生成長的,可能就沒有喝過西藏的水。我們以前在西藏,見水就喝,從未聽說過喝水還要付錢;現今時代,喝水要付錢,水裝在瓶子裡賣,也有了喝溪流的水可能不乾淨的說法。以前我們不知道這些,到印度後才開始碰到這個問題,才發現保護環境的重要性。這個世界有七十多億人口,環境保護直接涉及到每一個人的切身利益,我常呼籲喜瑪拉雅地區的佛教徒和寺院,要多植樹,能種植多少算多少,他們也已經開始在做。而你們西藏境內的人民,也要儘可能地植樹,你們各地的寺院,也可以在寺院周圍植樹,為保護環境而植樹造林,這點非常重要。也可以跟地方官員溝通說明,植樹是利益眾生的事業,不涉及政治宗教,因此,可以要求地方政府不要壓制。

另外,聽說有很多西藏的牧民改變過去千餘年的生活習慣,搬遷到城鎮裡面。這不僅是改變了生活方式,而且也給那些牧民帶來了很多困擾,對整個西藏的傳統和文化也帶來了衝擊。最好的方式是,能夠為牧區提供學校、醫療條件,改善生活設施,包括商店交通等,同時又能夠傳承千餘年來的游牧生態和文化。而且據說傳統的游牧方式有利於牲畜和草原生態環境,說這些話的人都是關心和研究這一領域的專家學者。現在牧民搬遷到城鎮裡,牲畜全部被出售,造成很多地方除了農民飼養的一些羊隻而外,據說幾乎很難看到牲畜。還有,那些出售的牲畜,被屠宰的很多,甚至聽說一些被出售的牲畜,在裝上大卡車運走時,會先把腿打斷等令人恐懼悲傷的現象。為了金錢而這樣做,從宗教而言是罪過,是非常大的罪孽。即使從經濟的角度而言,牧民有牲畜,可以長期持續地運作發展,可以保證不會有食物匱乏等,但若把牲畜出售,雖然可以突然得到一筆錢,但那些錢花完了以後就什麼也沒有了,就難以持續。當然,這裡還涉及到消費肉類以及素食的問題。素食有益健康,但我們西藏屬於高原地帶,幾千年來都有食用肉類和奶製品的習慣,歷史上西藏雖然出現過無數證道的高僧大德,但卻從未發生在全國範圍內禁絕食用肉和奶製品的事情,這也值得我們思考。在這種持續幾千年的生活習慣中,不應有買賣血肉以謀暴利,以及完全不把牲畜視為有生命的眾生之野蠻行徑,是極不應該的,但若提倡完全禁絕肉食以及全面素食等方面,可能不一定合適,因為這不僅要考慮宗教的因素,還要考慮社會等的因素。

另外,不知是否屬實,聽說拉薩一帶出現了一個新現象,就是親人去世以後,家人和朋友設宴相聚。我不知道是否真有其事,你們當中應該有人知道,其含意也許可能是讓逝者安心,並減少生者痛苦的意思。但要知道,為死者行善積德,才是真正為死者著想,為死者舉行歡宴等是說不通的,我們西藏以前也從未有過這樣的習慣。另外,還聽說西藏一些地方的經濟稍有改善後,就開始流行玩麻將聚賭,而且還賭很大,這是不應該的。我曾問一些拉達克人,你們當中有玩麻將的嗎?他們說以前從來沒有,但現在有一些藏人在教拉達克人玩,可見那些藏人好的教,壞的也在教,這樣很不好。時輪金剛灌頂的守律中也包括禁止賭博,因此,不要賭博,更不要賭很大。同樣地,毫無節制地喝酒,也會傷害自己的身體,這些都要節制。當然我知道你們心情不愉快,因此就可能會有這樣的問題,雖說情有可原,但還是不好,要小心,要節制或戒除。

而且也不必如此傷心難過,我們所遇到的困難,不是小的困難,是很大的困難。這種因人性原因而產生的困難,會隨著教育、文化的發展而逐漸地得到解決,最終一定會得到解決。但如果想要一蹴而成,很快得到解決,恐怕還很難。正如西藏諺語所說:「辦大事要有持久耐力。」我們要做長遠的打算,我們流亡印度已經五十多年了,從一開始,我們並沒有很急躁地去做事情。我們擁有正義,堅信正義必然會得到彰顯,但彰顯正義需要具備各方面的條件。以西藏為例,在中國朋友中,了解西藏問題真相的人越來越多了。去年有資料說,中國的佛教徒已經達到三億人,當然中國在歷史上本來就是一個佛教的國度,這些都是助緣在增長。而專制政權在這個世界上的數量越來越少,越來越不得人心,所有這些消長都表明正義在逐漸地得到彰顯,所以你們完全可以快樂、安心地生活,我們境外的西藏人是代表境內人民發聲的,我們在外的所以能夠繼續努力並充滿信心,完全是因為境內人民的忠貞、勇氣和信心的託付,因而使我們堅信我們所從事的事業是正義、公正合理且必要的事業,所以你們可以放心。

最後,我想談談我們在國外的藏人所做出的重大改變,從五世達賴喇嘛開始,在過去近四百年裡,噶登頗章一直都擔負著西藏的政教責任。從全球而言,這種由大喇嘛或達官貴人掌握大權的世代已經過去了,西藏必須要順應這個時代的發展,十三世達賴喇嘛到印度流亡返回西藏後,就曾考慮與外國接觸和學習,想要改變西藏的社會制度,可惜未能如願。就我而言,不論住在布達拉宮或是諾布林卡,我對外界的信息來源都是那些打掃衛生的僕役或隨從。由於我們經常在一起玩,彼此沒有分別心,有話都是直說,不像那些公務員,說的每一句話都要斟酌再三。因此,我從那些隨從僕役的口中聽到各種信息,什麼攝政如何不公平啦,某某人為了得到某某官職而給某某人送了多少銀子等等,還有他們對這些事情的評論,因此,由大喇嘛或達官貴人掌握大權的弊端已經是極為明顯了。我從小就知道這些,1951年我親政後,就成立改革委員會,想要對舊制度進行改革,結果卻未能如願,因為中共不允許藏人的改革,如果藏人進行改革,肯定是適宜當地社會文化的改革,一旦這種改革定型,就會對中共推行中國式的改革造成障礙,因此未能成功。

1959年流亡印度後,我就開始推動改革。1960年開始推動民主,由此逐漸地發展,到2000年實現了首席部長由人民直接選舉產生。從那以後,我就公開表明我將處於半退休狀態,所有重大的政治問題都是由首席部長直接做出決斷,我從未在後面進行指導。當然,如果進行討論,我會提出自己的看法,但不會做出決定,因此算是半退休。十年後,顙東仁波切兩任屆滿,第三次直選首席部長時,我看到人民對選舉非常重視,參加的也很踴躍,候選人當中有洛桑森格,他是一個接受了完整現代教育、在印度出生和成長的藏人。我常開玩笑說要考考他的藏文程度,誠然,由於環境的原因,他的藏文程度不盡如人意,不過也是情有可原。除此而外,他沒有其他的困難。他在藏人學校、德里等地學習後,又從美國著名的哈佛大學畢業,對現代教育和文化而言,他所受的教育是當之無愧的,而他的忠誠和信心也令人印象深刻。他當選後,我覺得很滿意!老一代人盡了力,打下了堅實的基礎,現在該是由流亡中出生、接受過現代教育的新一代藏人接棒的時候,由他們肩負起責任是理所當然的,非常適宜。因此我就想,我可不能終生都在「半退休」,與其如此,還不如完全退出。

第一世達賴喇嘛到第四世達賴喇嘛為止,都只是純粹的宗教領袖,沒有任何政治責任。達賴喇嘛具有西藏的政治責任是從五世達賴喇嘛開始的,也是我常講的一種習氣。近四百年的噶登頗章政教領袖,到我這個掛名第十四世達賴喇嘛做出了改變,這種改變並不是在被迫無奈、非如此不可的情況下做出的,而是我非常歡喜地、自覺自願、發自內心、自豪地主動做出的改變。我想,我這樣做,也可以說是對過去所有達賴喇嘛的一種很好的供養或服務,如果這種改變是被迫進行,則談不上什麼好事了。我常開玩笑說,有很多人喜歡我,不論在西藏或世界各地,都有很多人喜歡我,我不是被迫的,而是自願歡喜地做出這些改變,交出政治權責,因此是榮耀的一件事情。其後我到世界各國,有很多人說你以達賴喇嘛的身分做出了很多的貢獻後,能夠如此清楚了斷地做出決定,實在了不起。最近有一個很著名的人叫哈維爾,是我的好朋友,他不久前去世了。他去世前十天我們曾見面,我們之間可以直言不諱,他對我說,你把政治責任移交給選舉產生的領導人,是非常了不起的,是一種榮耀等,讚譽有加。因此西藏境內的人民,如果有人因不瞭解實情而有一些擔憂、疑慮或遺憾者,你們作為境內人民的一部分,我在此可以非常清楚地告訴你們,我做出這樣的決定是基於很多的理由和因素,通過一系列的研究後做出的決定,絕不是我喪失信心、或我的身體健康狀態不能支撐等,不是的。你們放心,我的健康狀態很好,我至少還能活二、三十年。你們放心,不要擔心。同樣,我也不是因為對西藏問題失去信心,或認為希望渺茫而放棄,不是的。當然,我也不會因此而放棄我的責任,我作為一個西藏人,和每一個西藏人一樣,也具有與生俱有的不可推卸的責任,這種責任,我這一生一世當然會承擔下去,絕不會放棄。就整體而言,如果像第一世達賴喇嘛到第四世達賴喇嘛那樣,只負責宗教事務,可能會更好,原因就是這些,你們完全可以放心!安心!知道了嗎!

另外,洛桑森格擔任西藏政治領導人已經有好幾個月了,期間他與歐美等的聯繫等諸多方面,我所碰到的很多熟人都很高興,說洛桑森格不論是語言、智慧和了解問題的程度,以及不卑不亢的行事風格等都很出眾,因此,你們完全可以放心。就這樣。

對了,一些人說到灌頂,似乎覺得如果我沒有把手放在他的頭頂上就不算得到灌頂。我是佛陀的追隨者,但2500年前的佛陀並沒有把他的手放在我的頭頂上,同樣,我對龍樹菩薩有絕對的信心,但也未曾得到過龍樹菩薩的摩頂。實際上,學習和實踐佛陀或龍樹菩薩的教言教義,就會有加持力。因此你們千萬不要因為未能得到達賴喇嘛的摩頂而感到遺憾,記住我講的話,好好地去實踐,可不要回到西藏後告訴別人或家人:去印度見到了達賴喇嘛,但未得到達賴喇嘛的摩頂,達賴喇嘛還講了很多話,但我現在忘了他說了什麼。如果是這樣可就不好,要好好地聽。如果佛法可以對你的人生帶來一些好處,那應該都在我講給你的那些話當中,而不是我的摩頂。摩頂有多少加持力很難說,但如果實踐我說的佛陀的教言,一定會有加持力。因此,你們回到家鄉時,要對什麼是佛教要有更多的了解,要講給別人聽,如此才不枉這一趟的朝聖之旅。謝謝!札西德勒!

創作者介紹

阿瑪給給

yeh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