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賴喇嘛流亡印度後,中共對藏人的血腥鎮壓,造成藏人人口的大量減少。第十世班禪喇嘛於1962年上書給中國政府的《七萬言書》中,指責中國政府對西藏「滅族滅教」,指出西藏很多地方只剩老人婦幼,絕大部分青壯年慘遭殺害的事實。班禪喇嘛哀鳴祈禱:「勿使我民族滅亡,勿使我宗教滅亡。」班禪喇嘛為此被單獨囚禁了九年八個月。

在鎮壓藏人的同時,中共以「民主改革」的名義,將所有藏人編入人民公社。六千餘座寺院被摧毀,西藏僧侶不是被投入監牢,就是被強制還俗,甚至還讓僧尼各站一排後強制配對還俗。

1965年,中國基於「分而治之」的殖民政策,在1932年中藏簽訂停戰協議後仍由西藏控制的地區成立了「西藏自治區」,其他超過一半以上的人口和地域則被併入中國的其他省份,形成所謂的甘孜、阿壩(併入四川)、迪欽(併入雲南)、甘南(併入甘肅)、玉樹、果洛、海南、海西、海北、黃南(併入青海)等十個藏族自治州和木里(四川涼山州)、天祝(甘肅)兩個藏族自治縣。

1966年文化大革命時,西藏傳統的社會和宗教結構幾乎都被完全摧毀,西藏文字被禁止使用,宗教信仰被視為嚴重的犯罪。據西藏流亡政府統計,到1979年為止,約有一百二十萬西藏人非正常死亡。西藏民族累積千餘年的財富全部被中國政府劫奪殆盡。

1979年開始,中國政府雖允許一定限度的自由或宗教活動,但也是曇花一現,很快又回復嚴厲的社會控制。侵犯人權,司空見慣,對宗教和藏語文的使用,更是嚴格限制。

1989年中國政府對拉薩實行長達一年的軍事戒嚴。前新華社記者唐達獻指出,鎮壓過程中有四百餘名藏人被殺。平常,被關押的藏人政治犯數以千計。

2000年,年僅十六歲的西藏宗教領袖大寶法王噶瑪巴,因不願攻擊達賴喇嘛而被迫逃離西藏。次年4月,中共以預防洪水為名,派兵到位於高寒乾燥地帶的色達五明佛學院,強行驅逐8500名僧尼,摧毀幾千棟僧舍。

2008年,藏人的抗議活動遍及整個西藏。在五百多起抗議事件中,約有五起(包括拉薩的3.14)引發暴力行為;其餘的抗議活動雖採和平非暴力的方式,無一例外地亦遭到中國軍警的暴力血腥鎮壓。中國政府不僅變本加厲地摧殘西藏的宗教和文化,甚至故意挑動漢藏民族的對立。

2010年,西藏東部十幾所學校的西藏孩童青少年走上街頭,要求學習藏語文的權利和機會。

2009年,一名年輕的西藏僧侶札白在阿壩自焚抗議,中共軍警向燃燒的札白開槍。其後,藏人的自焚抗議活動持續不斷,中共也大舉向西藏各地調兵遣將。至少有十名藏人在抗議過程中被槍殺,其中包括搜捕過程中直接以行刑式槍決抗議的藏人。從而引發藏人一連串的自焚抗議。

據統計,到20122月中旬止,至少已有二十名藏人(其中女性3名,11名為出家僧尼),以自焚來抗議中共的高壓政策。目前,西藏境內仍在中共的持續高壓統治中。中共負責西藏事務的統戰部副部長甚至在中共黨校的刊物撰文,鼓吹取消民族身分和民族教育。試圖加強民族同化及消滅西藏民族文化。

人物介紹
洛桑僧格,1968年出生於印度難民社區,在印度流亡藏人社區成長。獲哈佛大學法學博士學位。在2011年初舉行的西藏流亡政府首席部長之第三次直接選舉中,洛桑僧格以高票當選。同年三月,達賴喇嘛宣布完全退出政治領域。洛桑僧格因此成為西藏的最高政治領袖。這標誌著西藏自由的正義奮鬥事業,正在完成新舊世代的交替。

 

延伸閱讀

《血祭雪域》一書是根據近百名戰敗倖存藏人敘述的親身經歷和所見所聞,以口述歷史的方式真實紀錄了五十年代發生在西藏的現代血腥征服戰爭。

《境外西藏》一書是是朱瑞在西藏流亡社區所見所聞的彙集。作者以華人的角度,為愛好正義和具有獨立判能力的中文世界,提供了一個近距離瞭解西藏民族命運的管道。

創作者介紹

阿瑪給給

yeh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