屯越格西.jpg

2007年我的師父:色拉寺傑學院堪蘇仁波切洛桑屯越,來台講授《中觀寶鬘論》。值師父圓寂週年細讀深思上課筆記,師父的教導躍然紙上。猶記師父時而金剛怒目,斥我為來世做了什麼;時而菩薩低眉,婉言鼓勵生生世世努力。除了精闢的空性教導,還有師父對學生一再苦口婆心的提點,那次說法,是師父圓寂前對學生的諄諄遺教。親愛的人,話不柔軟,師父一向有話直說,希望師生之間不互相搏取歡心;因為師父指出學生的瘡疤,是最殊勝的教授。

 

師父於1924年在西藏出生,7歲出家,19歲入色拉寺學習;因中共侵略西藏破壞寺院,流亡印度。在印度鹿野苑西藏高等佛學院進修三年阿闍梨學位,接著榮獲拉然巴最高級格西學位後,入下密院專攻密續十年。為奉獻所學,赴美弘法十九年。1999年,達賴喇嘛尊者指派師父為印度色拉傑寺住持。擔任住持期間,見臺灣眾多佛子想要學習佛法,而色拉傑寺培養了許多具格的師長,具有國際觀的屯越師父,便在臺灣成立色拉傑寺海外第一所弘法中心—台灣色拉傑佛學會。2005年圓滿卸任住持後,仍為弘揚佛法而奔走於美國、蒙古、台灣、印度之間。

 

師父一生依教而行,凡事為公,遵循達賴喇嘛尊者教導,只要人在台灣必會參加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舉辦的活動:如7月6日達賴喇嘛尊者長壽法會、2008年3月拉薩事件百日禁食祈願法會等等。2009年應基金會邀請主法為八八水災災民祈福祝禱時,師父已是抱病。時杵立門後的我,遙望肝癌末期逐漸消瘦仍鎮定如常修法的師父心疼年邁師父身體苦痛,淚眼婆娑無法言語。那段時間,我知道,相陪師父,今生這是最後一次,所以我找機會陪師父。那天我輕手輕腳探師父,見師父衣著莊嚴斜倚靜室臥榻。師父甫見我便掙扎欲起,我攙起師父,劇痛在師父的神色間蔓延。師父定是痛極,平素他是不讓攙扶的。師父指胸腹處說痛,很痛,我卻無能為力。

 

達賴喇嘛尊者為災民來臺,屯越師父原已預計離臺,念及尊者為災民舉行法會,弟子豈能不到,師父忍痛與會。尊者撥空接見師父,一對一接見,旁人皆退。尊者告訴師父:「我知道你生病一事,今年幾歲了?」師父回說85歲,尊者答:「時間到了。」說完尊者與師父兩人哈哈大笑。歡喜的師父,心情舒暢,奉尊者指示先服中藥治療,再用藏藥。我也歡喜,為師父在今生最後一段時光能見尊者種下來世因緣而歡喜。

 

《破壞性情緒管理》一書中,達賴喇嘛尊者提到被實驗測試腦波的快樂僧侶,就是屯越師父。近年來屯越師父每以空性教導,一再提示教導破除我執,並以身示教,是真正的修行人。師父於2009年11月3日清晨5:50圓寂,預知時至,前一天即禁食,是日天未亮,請侍者協助扶至座上禪坐一小時,然後,回床上躺臥三呼吸盡圓寂,在定中三日。師父圓寂後,我的心裡失去依靠,宅在家中,才明白古人守喪三年是因為內心的傷慟需要時間療癒。我也把對師父的思念,埋首寫進西藏流亡教育《阿瑪給給》一書的後台故事裡。今整理聽聞筆記,但願師父的教導,能夠利益更多人。祈請師父別捨棄我,今生來不及向師父學習的,來生再續!

創作者介紹

阿瑪給給

yeh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