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歡喜極了。

回鄉下看父母,想起那時...

再回頭找論文指導教授,劉老師以不熟悉這個領域擔心因此誤我,想把我退貨,在研究室裡老師翻翻師長名冊,想不出同時涉足宗教和教育兩領域的師長可以轉介,只好收我。論文第一二章,隨心所欲的寫,劉老師指出我寫的政治太多,教我論文書寫的架構,並引導我書寫時注意應有如金字塔聚焦在宗教與文化的寫法,期盼我能在西藏兒童村學校教育中,寫出宗教與文化傳承的精髓。

我第一次寫論文,怎麼可能有此功力啦。

為了孝順父母儘快完成論文,我想打鐵趁熱,於是計畫2008年底提論文計畫,2009年初寒假去一趟TCV school20096月畢業。不過約好的譯者有事,無法配合我的時間,但承諾會幫我找代打譯者,並協助錄音二校。我買好寒假飛印度的機票後,把如意算盤告訴老師,劉老師驚訝我沒有長期蹲點的概念,直指我這十天簡直是去參訪!啊!是啊,我捫心自問,我是只想趕快混一混畢業,還曾想過,準備花錢遙控當地懂中文和藏文的譯者,幫我代訪談,我連去都免了。

老師勸我,反正研究所讀了很多年,已經拖了很久,這是一篇值得的論文,又知我有一些理想,要我好好寫,暑假去蹲點一個月以上。然後提點我可以找流亡離散等相關的議題,並借我讀薩依德的《鄉關何處》。

 (擁抱父母道別時,心裡竊喜幸好父母沒再鼓勵我讀博士,一路喜孜孜含笑北上。)

創作者介紹

阿瑪給給

yeh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