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蘇佳學校與瑞士之間,我在達蘭薩拉停留五天四夜,有兩夜我到兩戶流亡藏人家裡過夜,另兩夜則由一位流亡藏女陪伴我住宿旅館。昔日來往的都是流亡藏僧或流亡藏男,這次我終於有機會進入流亡藏女的生活圈。

三位流亡藏女彼此是好友,一位是公務員,一位經營紀念品服飾店鋪,一位離婚目前單身中。兩位有先生的流亡藏女收留我回家過夜吃飯,單身的流亡藏女陪我在貢噶旅館住宿。晚飯時間大家瘋電視的綜藝節目,有一個印度歌星徵婚,大家討論猜測這個女歌星情歸何處。

擔任公務員的流亡藏女說起她西藏境內家鄉女人的故事給我聽:西藏女人賢慧持家,先生在外做生意,老婆照顧公婆孩子等一大家子。男人在拉薩包二奶,一年回家一次,慰勞大老婆一個珊瑚或是一塊虎皮,一旦生意有變需要金錢,又把珊瑚虎皮拿去變賣籌錢週轉。她說流亡藏女也是如此賢慧,很少外遇,離婚也是迫不得已。

她還教我:平時藏人的相處文化會胡說八道口語調戲,不過從沒人當真,只是亂開玩笑而已。這我早發現了,諸如「美麗的你、我一見你就砰然心動、現在心還碰碰的跳、我想馬上飛到你身邊、昨晚想你想到睡不著」,凡此種種,沒有流亡藏女會把口語調情當真。所以初識流亡藏男時,可別以為自己真的是天女下凡遇見真命天子,胡說八道口語調戲只是藏人遊戲人間的幽默生活方式。

這38天每天都和流亡藏人社群一起生活的我,還發現流亡藏男恭維女人的方式其實有所區別,對流亡藏女會使用藏人耳孰能詳的西藏歷史典故,例如:「今天我就權當松贊干布來照顧兩位文成公主與尺尊公主。」而流亡藏男恭維華人女子的方式則是稱讚年輕貌美,例如在日內瓦漢藏會議茶敘時間我聽見的漢藏對話:「兩位看起來不過三十歲,真是年輕漂亮。」華人女子笑嘻嘻回應已經五十歲不年輕啦,流亡藏男再奉上:「兩位是資深美女。」華人女子可別以為自己的美麗可使他拜倒石柳裙下,要知道藏人通常不會先稱讚女人聰明有才華,因為如此似乎意味著妳長得並不好看,而且是難看到他說不出違心之論只好改口稱讚你具備才德。

最後一夜在達蘭薩拉,開商店的流亡藏女在家裡辦了一場晚宴,呼朋引伴招待我。主食是一種厚實的帕勒(餅子),烤雞、羊肉、涼拌小黃瓜、豆子、青菜,當然少不了她先生喜愛的酒。兩個孩子看罷印度卡通,又歌又舞好可愛。我曾到流亡藏女的商店觀察一個下午,看她做生意。十二歲就在拉薩八廓街擺攤子做小生意的她,是天生的生意人,以客為尊,對客人的需求有靈敏的觸角。她對我的家庭先生孩子及經濟生活很好奇,也很詫異我怎能出國一個多月,還幫我準備一套秋巴(藏服)到瑞士開會穿戴。

單身的流亡藏女,孑然一身,棲身陋室,卻一下子就抓住我的心。幾天的相處,我見她應對進退,體貼識大體,與人為善,處處為他人着想,我很喜歡她。知道我去瑞士開會將遇到她的舊識,醃曬了幾斤辣椒細心以布袋縫製,央我送給她的朋友。我從達蘭薩拉帶到德里,飛到蘇黎世轉機日內瓦,一路都是辣子香,我謹慎看管,就擔心弄丟了,不能把她對友人的心意帶到。

她陪我,我也陪她。一日走在路上,兩個印度年輕男人想和我倆一起拍照,我倆都OK,但是那男人手就搭上我倆肩來,我拂走男人手,只同意照相。拍完照,她說:有的西藏男人除了口語調情外還會動手動腳,不過藏人也不當一回事。我告訴她西藏和臺灣文化的差異,在臺灣,不論是口語調戲或是動手動腳,都是性騷擾,都不可以,我有四年在學校當輔導老師,就教學生別給別人碰。那是文化的差異,流亡藏人若來臺灣,當謹記臺灣女人說不得也碰不得,耍幽默可會吃上性騷擾的官司,不然也會引起對方誤會,當真以為你在給我性暗示,或誤以為你深愛著我呢。

我陪她去探望一位年老尼師,那是她每日必做之事。老尼是她的同鄉,現正病重,無人伺候,她承擔起照顧的責任。老尼簡陋的居室,是人家住家二樓走廊加蓋,日曬酷熱。午後我們到達時,臨終的老尼正在獻曼達,誦持經文做功課。我看老尼瘦弱皮包骨的手臂,肚子隆起腹水嚴重,而她一到就熟練的整理房間,煮食麥片粥,小心餵食,攙服老尼如廁。老尼活動很不容易,疼痛隱忍,勉強躺臥後,老尼對我訴說流亡藏女的婚姻,當時老尼曾哭勸夫妻二人不要離異。午後的小房間裡,我們三人哭成一團。擦乾眼淚,離去時,她和老尼嘴唇輕碰嘴唇親吻,我很好奇,她說是家鄉文化習俗,我央求她倆再親吻一次給我拍照。

原來她們家鄉的習俗如此,家人之間,兄妹之間,長幼之間,都以嘴唇輕碰嘴唇吻別。她們家鄉,為了經濟不分家,也有一女同事二夫的文化。有姐妹共夫的習俗,當然也有兄弟共妻的情形。不過,姐妹共夫不是為了家族經濟不分家,多半是姐妹之一,有一個姿色或資質能力稍差,陪嫁過去可以一起得到照顧。還有更令我震驚的是,她們家鄉居然只要沒有血緣關係就不算亂倫,比如,公公和媳婦之間,雖不被贊成,但不算亂倫。原來我還興致勃勃,想要入境隨俗學她們家鄉吻別,但是聽到後來,竟然可以兄弟共妻或是與公公同眠,我實在做不到,在臺灣讀書受教育的我,都要考論語孟子四書五經,還要讀一些文言文,早被宋明禮教洗腦成功,心理障礙很大。

不過,這是漢藏之間文化的差異,漢人以輩份為倫常,藏人則重血緣。藏人父系母系雙邊七代之內不可通婚,因相同血緣故,否則為亂倫。而漢人常聽聞母系表兄妹仍有婚配,但藏人則以有血緣關係視之為亂倫絕不可行。漢藏雙方對亂倫的觀點與認知在文化上有很大的歧異。

最後一夜晚宴聚會後,已是深夜,她電話找來相熟司機接送,陪我回旅館同宿。路途上我接到臺灣來電知道師父病訊,心情盪到谷底。恍神中計程車被堵在市中心,滿滿黑鴉鴉的人潮,司機探問路人後,她以流利的印度語問司機發生何事,然後說她帶著四川腔的漢話告訴我緣由。原來前面旅館找三印度工人處理化糞池,喝醉了的工人被沼氣一薰,栽進糞坑,三人均死亡。警車佔據路口,眾人圍觀,計程車動彈不得,只好下車。她看出我的慌亂,黑暗中牽起我的手,叫我跟著她別怕,一路把我牽回旅館,陪我住宿。在雙人床上,我問她離婚事,她說了當時的愚蠢與衝動,她說了現在的懊惱與後悔,她還說了許多的抱歉與愧疚,她告訴我她的避嫌以成全祝福。那一夜我倆傷心得很。我勸慰她,不經一事不長一智,逝者已矣,若另遇良人,當及時把握,畢竟她還年輕。她倒是有計畫,想赴美打工賺錢給監護權歸前夫的孩子。

很好的女人,和前夫一起共患難,現在得以同享福時,卻是因緣走到盡頭,無奈得很,只能自己獨自吃苦。我幫不上忙,很遺憾。2009/07/27-31

創作者介紹

阿瑪給給

yeh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