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79959_10203764215604861_8861542094984142979_o

2014中台灣國際事務論壇

Central Taiwan International Affairs Forum, 2014

  

Organizers 主辦單位:

外交部外交及國際事務學院

國立中興大學國際政治研究所

中興大學當代南亞與中東戰略研究中心

Institute of Diplomacy and International Affairs,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Center for Strategic Studies on South Asia and the Middle East

Graduate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Politics, National Chung Hsing University

 

主題Theme

從國際因素看西藏問題的解決之道

International Factors in the Solution of Tibetan Issues.

 

時間Time

20141028(週二) 下午3- 5

Tuesday, 3-5 PM, October 28, 2014

 

地點Venue

國立中興大學社管大樓 111教室

Room 111, Social Sciences and Management Building

National Chung Hsing University

 

主持人Moderator

陳牧民Mumin Chen (國立中興大學當代南亞與中東戰略研究中心 主任)

 

與談人Speakers

陳牧民Mumin Chen (國立中興大學當代南亞與中東戰略研究中心 主任)

蘇嘉宏 Chia-hung Su (輔英科技大學共同教育中心 教授)

盧惠娟Hui-Chuan Lu (西藏的天空》雜誌主編 暨 雪域出版社編輯)

方天賜 Tien-sze Fang (國立清華大學通識教育中心 助理教授)

 

 

活動簡介Description

西藏議題一直以來是國際關係中待解決的案例,同時也是印度與中國外交政策上經常討論到的議題部分,就稍早在中共主席習近平訪問印度之際,承諾將對印度香客增開赴西藏朝聖路線,並有中共當局將同意第十四世達賴喇嘛返藏的謠言流出(已證實為謠言)。為此印度新政府又該如何回應中共長久以來的對藏政策? 1959年第十四世達賴喇嘛出逃印度後,並於達蘭薩拉成立了流亡政府至今,後續也有大批的藏人流亡到印度與世界各地,而這樣的情勢使得印中雙方的角力多了一項變數。本次論壇中,將以印度與西藏的關係做為討論的主軸,並針對以下幾個面向的議題做為討論:

1. 西藏流亡政府對解決西藏問題的立場,

2. 達賴喇嘛繼承人的可能選項,

3. 印度政府對西藏問題的態度,

4. 國際社會對西藏問題的影響力。

從西藏、印度與國際等面向來探討西藏的未來與可行之道。

 

 

15464299749_c7320ae8ac_k  

15464293029_04bd2306b0_k  

15651762972_0d43b50f3c_k  

 

20141028從國際因素看西藏問題的解決之道座談會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801987469865147/

 

更多相片請看https://www.flickr.com/photos/robertolin/sets/72157649004483072/

 

 

 

2014中台灣國際事務論壇:

 

從國際因素看西藏問題的解決之道

 

 

 

中間道路與西藏的未來

 

盧惠娟

 

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雜誌主編

 

2014/10/28,臺中

 

 

 

摘要

 

「中間道路」,是藏人行政中央對解決西藏問題一貫不變的立場,也是既定持續堅持的政策。藏人行政中央能堅持「中間道路」政策的原因,是中間道路是達賴喇嘛尊者的立場又有民意與議會的支持。

 

對西藏人而言,現在不是討論達賴喇嘛尊者繼承人選的時候。但從以往達賴喇嘛尊者的佈局來看,顯然還是民主制度,並沒有任何跡象顯示可能會有其他繼承人選代替。

 

西藏的困境不是短期所能解決,西藏的未來,有待於全體藏人今生來世持續不斷的努力以及國際聲援。沒有境內藏人的認同,流亡西藏將會是無源之水;沒有印度的庇護和寬容,流亡西藏會失去存在的意義;沒有歐美等西方社會的支持和關注,流亡西藏的運動的影響力和能力、對中國政府的壓力等都會是非常的有限。

 

 

 

壹、中間道路──藏人行政中央不變的立場

 

「中間道路」,是藏人行政中央對解決西藏問題一貫不變的立場,也是既定持續堅持的政策。

 

 

 

一、中間道路與西藏現況

 

達賴喇嘛尊者在1974年提出並倡導的「中間道路」政策,是在中國憲法的框架內實現西藏民族名副其實的自治,是以和平的策略反對中國政府現行的殖民鎮壓政策並保護西藏民族及其文化。1988年至2010年,經過會議和民意調查,「中間道路」成為藏人行政中央的官方政策。

 

1987年起,達賴喇嘛尊者四處弘傳「中間道路」政策,在美國國會人權小組發表演說,提出了《西藏五點和平計劃》,敦促中國政府按照中間道路展開會談。同年,拉薩爆發大規模和平抗議,19893月中國宣布拉薩戒嚴。達賴喇嘛尊者維持其一貫的和平解決西藏問題政策,於1989年獲諾貝爾和平獎。

 

1989年,西藏人民議會一致通過決議:達賴喇嘛尊者是未來藏中關係西藏方面的唯一決策者,達賴喇嘛尊者的任何決定等同於全民公決。

 

2002年至2010年,藏中雙方以中間道路為基礎,一共進行了九輪正式會談。2008年,應第七輪會談時中國的要求,於第八輪會談期間西藏方面提交《有關全體西藏民族實現名副其實自治的建議》,闡述西藏民族如何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以及民族區域自治法內的運作,被中國以違反中國憲法和民族區域自治法拒絕。

 

2009年,藏區開始以自焚來抗議中國政府的西藏政策。自焚者以生命自西藏境內發出訊息,呼籲達賴喇嘛尊者回家,渴求讓西藏自由。到目前為止,至少發生了137起西藏人自焚抗議的悲劇。

 

 

 

二、西藏人民堅守中間道路的原因

 

藏人行政中央能堅持「中間道路」政策的原因,來自西藏人民對「中間道路」政策的支持,其原因如下:

 

 

 

(一)達賴喇嘛尊者的立場

 

中間道路,是達賴喇嘛尊者的立場,西藏大部份人民都會堅持遵循。對西藏人民而言,達賴喇嘛尊者不但是宗教領袖,也不僅曾是政治領導,而是西藏人的觀世音菩薩,西藏人的天。

 

雖然2011年,達賴喇嘛尊者將政治責任移交給民選的西藏政治領袖(司政)洛桑森格[1]及其帶領的藏人行政中央,「達賴喇嘛尊者已多次明確表示,將不再擔任任何政治職務。然而作為西藏團結和身份的代表,達賴喇嘛尊者是藏人希望的燈塔。西藏人民將希望寄託於達賴喇嘛尊者,認為作為最受人民信任的人,尊者能把西藏民族帶入一個和平的未來。身為一名藏人,達賴喇嘛尊者仍然致力於提供任何需要的支持,以早日解決目前的僵局,並始終是『中間道路』堅定不移的倡導者。」(藏人行政中央新聞與外交部,2014

 

所以,要改變「中間道路」,除非達賴喇嘛尊者本人做出改變,否則不論尊者是否退出政治領域,他的立場會直接影響絕大部分西藏人。

 

 

 

(二)民意與議會的支持

 

過去近二十年裡,藏人行政中央和西藏人民多次討論了「中間道路」政策,以民主的方式、逐次完善定案。首先是1997年的西藏民意調查,64%的被調查者支持達賴喇嘛尊者提出的任何政策,認為無須舉行公投。

 

1997918日,西藏議會[2]依據民意,一致決議同意支持「中間道路」,而且授權達賴喇嘛在與中國對談中根據實際情況作出決定。

 

200811月,全球流亡藏人在達蘭薩拉召開六天的全體藏人特別大會中,八成以上的與會者重申支持「中間道路」。20103月,西藏議會一致通過此決議。

 

「中間道路」以徵求意見的方式形成全民公投的效果,獲得絕大多數西藏人的支持。因此,即使想要有一些改變,也必須經過議會和公投等程序,以現今狀況而言,幾無可能達成。而且現任司政洛桑森格的競選口號就是「中間道路」,就任以來領導的西藏行政中央熱誠積極推廣「中間道路」,明確申明對「中間道路」的堅定承繼,更沒有改變的動力。

 

 

 

貳、達賴喇嘛的民主佈局與繼承人選

 

達賴喇嘛尊者的身體還很健康,對西藏人而言,現在肯定不是討論繼承人選這個問題的時候。但從以往達賴喇嘛尊者的佈局來看,達賴喇嘛尊者顯然還是鍾情於民主制度,並沒有任何跡象顯示可能會有其他的高僧──如噶瑪巴等代替。

 

 

 

一、政治:達賴喇嘛的民主佈局

 

達賴喇嘛尊者從流亡開始就展開民主佈局。尊者在達蘭薩拉大乘經苑對西藏子民提及推動西藏民主的過程時曾說:「從1960年起,我開始推動民主,過去三、四十年來,我是真誠地、逐步地推行民主。藏人常說:『達賴喇嘛賜予我們民主。』聽起來似乎是給了你們一個有形的東西。總之,就這樣過來了,一直到了今天。十年前,我提出首席部長必須要通過選舉產生,而不是由我提名後選任,這樣說著就過來了。首席部長由人民直接選舉產生,距今也已十年了。事實上,從直接選舉產生首席部長的那一天起,達賴喇嘛以噶丹頗章組織掌握西藏政教權力的情況就已經被改變,所以,我說我處於半退休狀態,這樣已經過去了十年。」(雪域智庫,2011

 

2011319日起,尊者決定卸下政治領袖職責,專職宗教領袖,從五世達賴喇嘛開始形成的政教合一制度因此決定也完全轉型。達賴喇嘛尊者發表重要談話[3]中,以慈愛撫慰西藏子民,鼓舞藏人承擔責任,必要時一定與藏人同在。(雪域智庫,2011)達賴喇嘛尊者請西藏人民別擔心,因為他仍將是西藏的宗教領袖,並和六百萬藏人一樣,會承擔起西藏事業的責任。

 

宣布完全退出政治領域的達賴喇嘛,將政治權力完全交棒給司政洛桑森格及其所領導的藏人行政中央,洛桑森格因此成為西藏的最高政治領袖。自此,西藏自由事業的奮鬥,完成新舊世代交替。

 

 

 

二、宗教:達賴喇嘛的繼承人選

 

有關達賴喇嘛的轉世制度,雖有很多議論,但對西藏人民而言,要等到十年後達賴喇嘛尊者九十多歲時再作決斷,這是目前西藏方面的應對方式。

 

20113月,達賴喇嘛尊者說:「二、三十年以後,當我的生命走到盡頭時,以藏人為主的所有和達賴喇嘛有著特殊宗教聯繫的佛教徒們,如果覺得達賴喇嘛的轉世制度還是要繼續,則噶丹頗章還是會繼續存在,第十五世、十六世、乃至第十七世達賴喇嘛也仍會乘願而來。」(雪域智庫,2011

 

達賴喇嘛尊者於2011924日在達蘭薩拉發表關於轉世的公開聲明[4]中,指出轉世將依照傳統方式尋訪認證,並會留下相關的明確指導文字。還說:「除此之外,任何政治權威,包括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政治領導人,因政治需要,選出所謂達賴喇嘛轉世靈童的時候,誰也不需認可和信仰其孩童。」(雪域智庫,2011

 

有關轉世的決定,達賴喇嘛尊者在2011年兩度完整清楚說明,可供釋疑。所以,就理論而言,雖然隨著時間和情勢的改變,達賴喇嘛的轉世還是會有很多的變數,但最可能的還是回歸傳統。

 

 

 

參、西藏的未來與可行之道

 

西藏的困境,不是短期所能解決。西藏的未來,有待於全體藏人今生來世持續不斷的努力以及國際聲援。

 

 

 

一、國際聲援

 

(一)印度政府對西藏問題的態度

 

印度政府對西藏的態度對西藏的未來非常重要。印度政府對流亡西藏的庇護和允許他一定範圍的活動,是流亡藏人能夠展開民族自救運動的基礎。

 

帶領印度人民黨在印度國會大選中勝出的印度第15任總理納仁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於2014526日宣誓就職儀式。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森格,接受人民黨邀請出席。這是西藏民選的領導人第一次被邀請參加這樣高級別的正式官方活動,表明印度還是會將西藏視作一張牌。

 

另外,印度教視佛教為其支派,故對藏人多有同情,而這次的印度總理顯然是印度教民族主義分子,這一點也可能會影響其對西藏的觀感和立場。

 

印度對西藏,既有地緣政治意義上的利用,也有宗教和文化情感,以及藏印間長久的歷史關係所衍生或具有的責任,加上和中國的邊界衝突(而邊界衝突本身又被認為是中共對印度庇護藏人的懲罰),印度還是會繼續支持西藏。

 

 

 

(二)國際社會對西藏問題的影響

 

西方國際社會對西藏問題的持續關注,是流亡藏人推行西藏運動之力道的基礎。國際社會對西藏的影響力還是會持續,而且將成為西方和中國角力的一部分。當中國佔上風時,如過去幾年,西方不得不在西藏問題上保持克制。但是,從西方的民意和價值觀而言,西藏問題一直會是西方關注中國以及和中國打交道的一個最重要的議題或內容。

 

 

 

二、藏人:今生來世不懈的鬥爭

 

1959年以來,西藏內部對達賴喇嘛尊者和藏人行政中央(西藏流亡政府)的效忠與認同,是流亡西藏存在的基礎。

 

西藏的一切都是為了宗教,政治手段也是為了服務宗教,求取西藏作為培育佛教的土壤(達瓦才仁,2014)。為了不被「滅族滅教」,西藏人願意付出一切。1962年,第十世班禪喇嘛上書中國政府的《七萬言書》,指責中國政府,哀鳴「勿使我民族滅亡,勿使我宗教滅亡」的班禪喇嘛為此被單獨囚禁了九年八個月。2010年,西藏東部十幾所學校的西藏孩童青少年走上街頭,要求學習藏語文的權利和機會。2009年,一名年輕的西藏僧侶札白在阿壩自焚抗議,中共軍警向燃燒的札白開槍,此後,藏人的自焚抗議活動持續不斷。

 

目前,西藏境內仍在中共的持續高壓統治中。

 

對西藏人而言,佛教是重中之重。篤信業力相信輪迴的西藏人,會為西藏竭力付出,堅持鬥爭不懈。而且,今生做不完的,來世還要繼續。

 

 

 

總結

 

沒有境內藏人的認同,流亡西藏將會是無源之水;沒有印度的庇護和寬容,流亡西藏會失去存在的意義;沒有歐美等西方社會的支持和關注,流亡西藏的運動的影響力和能力、對中國政府的壓力等都會是非常的有限。

 

可以預見,在國際社會的支持與關注下,求取西藏作為培育佛教土壤的西藏人,將秉持中間道路作為一貫主軸,與中國政府鬥爭,直到還西藏自由。

 

 

 

 

 

 

參考文獻

雪域智庫,2012你們不需要擔心。西藏的天空,第3期。臺北: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

雪域智庫,2012轉世。《西藏的天空》,第5期。臺北: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

達瓦才仁,2014流亡:告別家鄉父老。開放,332期,83-86。香港:沖天。

藏人行政中央。中間道路政策及相關文件20141021日,取自 http://mwa.tibet.net/cn/#home

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全體西藏民族實現名副其實自治的建議》闡釋20141022日,取自 http://www.tibet.org.tw/import_tibet_in10.php

 



[1]洛桑森格,1968年出生於印度難民社區,在印度流亡藏人社區成長後,獲哈佛大學法學博士學位。2011年初,高票當選西藏流亡政府第三屆首席部長。同年三月,達賴喇嘛宣布完全退出政治領域,洛桑森格因此成為西藏的最高政治領袖,西藏自由事業新舊世代交替完成。

[2]由於流亡藏人在印度喜馬偕邦達蘭薩拉建立藏人行政中央,採行政、立法、司法三權分立的民主制度,立法部門為西藏人民議會,設45名議員,任期五年。

[3]尊者說:「由歷代達賴喇嘛擔任西藏政教領袖的制度是從第五世達賴喇嘛阿旺洛桑嘉措時開始的,我是第十四世達賴喇嘛。因此,由達賴喇嘛的某個轉世主動地、欣然地、自豪地收回政教領袖的權力,是再合適也不過了。這件事情,除了我以外,無人能做決定,因此,我就做出了決定。……我絕對不是因失去信心而放棄西藏的事業。我是雪域西藏的一份子,所有頂天立地的六百萬西藏人民,都對西藏公義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我作為西藏的一份子,一個來自安多的西藏人、一個雪域傳人,在我的有生之年,我必然要擔負起這個責任。目前在我身體還健康的時候,讓你們承擔所有的責任,如果遇到特別的困難,我不得不出面時,我就會在那裡!我不是放棄,也不是灰心喪氣而捨棄,而是基於很大的必要性,因而才會說我們已走上了民主之路,請你們能承擔起所有的責任。你們完全不必分心,懂了嗎?」

[4] 尊者說:「當我到了一世達賴喇嘛根敦珠巴的年齡時,我會諮詢各宗派的大喇嘛,以及藏族民眾和相關信眾,檢討並決定是否延續達賴喇嘛的轉世。如果達賴喇嘛的轉世制度必須保留,並且需要認證第十五世達賴喇嘛靈童的時候,尋找轉世之重任將由達賴喇嘛噶丹頗章基金會的董事會負責,由他們請示藏傳佛教各宗派領袖,以及與歷代達賴喇嘛如影隨形般的護法眾等,按照歷史傳統尋訪、認證。還有,我也會留下相關的明確指導文字。除此之外,任何政治權威,包括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政治領導人,因政治需要,選出所謂達賴喇嘛轉世靈童的時候,誰也不需認可和信仰其孩童。」

 

創作者介紹

阿瑪給給

yeh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