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想到「我」時

接著

就會有「他」的出現

我和他

互相依存同時產生

 

我不在乎的

可以無所謂

這樣也好,那樣也可以

不會執著

而且清楚明白

白與黑之間

有不同的灰

 

但是

我最在乎的

就糟了

多麼難以接受失去

總是希望能夠

天長地久永恆不變

偏偏是

注定要

失去

 

應該要不執著

但是

做不到

只能

常常在失去中

練習

 

而這種練習

往往是

伴隨著

心痛

 

 

──讀《西藏的天空》10薩迦法王開示

 

創作者介紹

阿瑪給給

yeh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