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64923,朋友來電,說她在台大兒童加護病房的女兒,血壓急遽下降,心跳零,夫妻倆剛剛決定不再做心肺復甦術及氣切插管。我還沒趕到醫院,930已經往生。那一夜,我們在助念室八小時,持誦六字大明咒,共修了一夜。清晨,與朋友一起為其幼女更衣,朋友輕聲呼喊女兒:「先在淨土幫媽媽佔個位子,以後媽媽就來陪你了。放輕鬆,就像平常媽媽幫你換衣服一樣」雙腳佈滿針孔瘀青的小女孩,聽話乖乖放軟身子,右手似乎還輕抓著媽媽的手,我才明白,眼前是一對勇敢的佛子。 

朋友的女兒,生病前嬌俏可愛,有張鵝蛋臉,病後類固醇使臉龐腫脹,自詡為豬妹亮(諸葛亮的妹妹)。不能言語的她,總與父母簡訊傳情。病中的豬妹亮,常常手機自拍,再把自己畫成貓王、豬小妹、豬八戒的師妹、正宗爆漿將軍等各種造型,自娛娛人。一次,還喜孜孜寫道:「以前我的臉看起來有點驕傲,現在長得像豬,可是看起來好親切。」 

一年多來成為加護病房常客的豬妹亮,是台大兒童醫院的棘手病例,數度遊走在生死之間。病中的豬妹亮,必須控制飲食,總喜歡和媽媽玩點餐的遊戲,舉凡瘦肉湯、雪屁(豆奶製成的優格)、菜包、蒸蛋,都是最愛,來碗清燉牛肉麵更是最大的享受。但是,媽媽總要提醒豬妹亮,洗腎太痛苦,儘量把愛吃的食物排在飲食計畫中。可愛的豬妹亮,也把便便的情形,以兩顆陽明山等為比喻,讓父母高興。豬妹亮在手機簡訊中留下了色彩繽紛的愛: 

「還是爸爸媽媽最好了,有時候是不是有一些我講的話讓你們不知道怎麼回答?」 

「媽媽,你們只能看著我這裡喊痛,那裡喊痛,是不是讓你們的心更痛?」 

「我覺得你跟爸爸真的把我捧在手心一樣照顧。為了表達謝意,送你們一人一張10元按摩的無限卡,集點可以換我做的點心喔,很棒吧!」 

「媽媽,其實我不想今天來醫院,是因為不想讓你生日太難過。」 

「偶素你們的天使」 

豬妹亮也會以手機傳送六字大明咒,「嗡麻尼俾寐哄」。那是因為有一夜,夢見衣衫襤褸的長髮女鬼遊走病房,豬妹亮此後入睡前必誦六字大明咒,還畫給媽媽看。媽媽告訴女兒,下次再見女鬼,要記得送給她六字大明咒啊。 

63中午,豬妹亮的手機留下媽媽的祈願:

 「媽媽會祈請觀世音菩薩,時時關照著你,就像爸爸媽媽把你放在心裡一樣。」 

64下午,在加護病房,左手有一支靜脈注射針及一支動脈針、右手也有一隻靜脈注射針的豬妹亮,掙扎拿著觸控筆在手機畫了一朵花送給父母,那是她留給父母最後的訊息。晚上,往生,這天,是佛誕日。 

豬妹亮臨終前曾開了感謝名單: 

「全家人有把拔、媽媽、姊姊、阿公阿嬤、外婆、大阿姨、二阿姨、四阿姨、舅舅舅媽,還有他們的小孩,跟我的同學、老師、朋友」 

「師父」 

「仁波伽」

 「達賴喇嘛」

 「這些人都要感謝」

2012/6

 

危難中的女兒

20109月,朋友小學五年級的女兒因四肢莫名皮下瘀血,送台大醫院。朋友也託人求神問卜,得知女兒有生命危險,做母親的她,對不可知的未來,心生恐慌,所以來電請求援助。 

我和朋友一起討論分析,台大兒童醫院有一流的醫療,醫學事宜可以信任並交付給台大醫院,可以安心勿憂;關於未來,我們還可以再找和女兒有業緣的清淨僧侶占卜。仔細思量,我先打電話給人在瑞士的巴理仁波切,因為巴理仁波切認識這孩子。接著找FPMT會長協助,因為達賴喇嘛尊者2008藏曆新年法會講經時,朋友曾輾轉供養,朋友與FPMT會長都和尊者有一線牽引著。很快地,占卜結果出來了,巴理仁波切與FPMT會長二者一致表示:「此次入院,可以平安,生命無憂。」但需要修法,請清淨僧團持誦咒集,以安度此關。於是,請色拉寺和哲蚌寺協助修法。 

然後,我和朋友討論:要安頓苦難中孩子的心,還得先有母親的堅強心力。我和朋友因母親的角色而持續密切聯繫著,討論如何陪伴孩子度過生命中的難關。女兒起初心理也能接受,還說醫院病房有專屬電視,比家裡好呢。但終究是孩子,困在醫院總是心情鬱悶。一週後,找出病──紅斑性狼瘡,9/12週日,平安出院。 

女兒回家靜養心情雀躍,9/18週六我去電探問,朋友說:西醫說一輩子得服類固醇,故轉而找中醫服中藥治療,狀況也還不錯,只是身體虛弱而已。聽來應無大礙,過了一關,我也鬆了一口氣,於是,我們討論健康天然的飲食方式,該讓女兒好好調養身子。 

不料,9/20週一中午,當我在教室陪我班上青春洋溢的國三生吃午餐時,接到朋友緊張的來電。9/19週日,女兒突然無法呼吸,再送台大醫院急診,人正在加護病房。下午再來電,竟是生命危急,急遽惡化,緊急氣切插管,24小時洗腎。我先暖言安慰朋友信任台大兒童醫院一流專業醫療團隊,然後接受朋友請託,四處聯繫,央請諸位友人一起幫忙,找瑞士、加拿大、印度、台灣各方修法迴向給女兒。 

9/25週六,護士也說,只要不是內服用藥,不危及醫療,要貼平安符,或做什麼努力,加護病房也都會配合。朋友想盡辦法,再找我尋找其他所有可能。所以我帶了達賴喇嘛尊者甘露丸、色拉寺馬頭明王護輪及大甘露丸、甘丹寺大白傘蓋護輪、琉璃光的能量片、觀音壇城的金剛沙,送去加護病房,並在女兒手上安放達賴喇嘛尊者加持的觀音與尊者法照。我和朋友,打開加護病房的窗簾,讓陽光灑進病床,祈請觀音庇佑,持誦六字大明咒並為女兒順氣。那時,女兒小小身軀腫脹的雙腳,只有一絲絲微弱的反應,令人不捨。 

朋友問我,當媽媽的,還可以為孩子做什麼?我想,醫學的救治已是盡力,朋友和我都是藏傳佛教徒,我們可以為孩子做的是祈求觀音,並利益他人。祈請觀音聞聲救苦,救救我們苦難中的孩子吧!不是只救怙自己的孩子,而是救渡所有陷於苦難的孩子。還有利益他人,媽媽曾做的一點點功德,都迴向給孩子吧!媽媽以前做的不夠,來不及做的,以後為孩子補做。 

接著一週,女兒漸入佳境,和朋友說起電話,心情愉悅,期待移除呼吸器自然呼吸的時機。終於拔掉那討厭的管子,女兒可以自然呼吸了。但是,只有一天。雙十節下午兩點,女兒右肺被痰堵住,呼吸困難。晚上九點,無法呼吸,再度插管急救。最後,醫療團隊以葉克膜機器維持心肺機能。朋友稍來訊息:從脖子插入兩根葉克膜大管子,看到女兒被急救的情景,真的感到害怕與絕望,人生好苦! 

10/15週五,朋友與我電話討論該如何面對臨終,所以我再去台大兒童醫院加護病房。這一次,仔細端看,死亡的氣息已經爬上女兒的臉,張開的雙眼,已是黯然無生機。我和朋友一起祈請觀音,給孩子順氣,已是寒氣逼人。我和朋友一起討論分析如何陪伴引導孩子走過臨終,人生重要的這一刻,媽媽要為孩子撐住。 

討論中,朋友說起,這個小女兒多麼羨慕大女兒曾隨媽媽參加達賴喇嘛尊者的時輪金剛灌頂,多麼希望能到達蘭薩拉,多麼想要見達賴喇嘛尊者…。然後朋友希望為女兒圓夢,請求達賴喇嘛尊者在台灣的代表能見女兒一面,讓女兒與達賴喇嘛尊者有一線牽引著。沒想到,不情之請居然得到慈悲的允諾──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董事長與秘書長竟來到加護病房探視這素不相識的孩子。董事長安慰孩子並教孩子:「我是達賴喇嘛尊者在台灣的代表,現在你和達賴喇嘛尊者有一線牽引著。這重要的時刻,你心裡要想著達賴喇嘛尊者,尊者後面有觀世音菩薩與佛祖。」第二天,朋友充滿感恩的說,女兒原來沒有生機的臉,竟由驚恐轉為微微紅潤,不可思議! 

10/17週日,朋友得到確殿仁波切占卜指示給孩子誦葉衣佛母咒,朋友找不到葉衣佛母咒而來電問我。而我,當時正在聽我師父唱誦的葉衣佛母咒CD。這片葉衣佛母咒CD,是師父唱誦錄製唯一僅存的CD,我想念師父時,就放來聽師父的聲音。託人送去醫院,並在佛學會共修,為這苦難中的孩子消災祈福。

2010/11

創作者介紹

阿瑪給給

yeh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