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樣米養百樣人。藏傳佛教篤信因果輪迴,認為各人業力不同,造成際遇各異,所以會活出不一樣的人生。我們每個人在人生路上,總是有機會與心靈導師、宗教師長相遇。相遇時的切入點,各有不同:有追求心靈成長的,有遭逢生老病死的,也有家庭不順、工作問題的……。究竟遇見的是真正的心靈導師、宗教師長?抑或是欺矇詐騙的宗教騙子?除了業力牽引外,信與不信之間,有沒有規準可以依循?

 

常識判讀

一般而言,直接跳到信仰的層面,太快了。先別直接選擇,信與不信之間,一如黑與白之間,還有著不同色度的灰。如果可以,停頓一下,先以基本常識來思考判讀,例如:

 

「一位真正的心靈導師、宗教師長應該有值得尊敬的人品。」

「引導你向上提升,而非向下沈淪;走向正面,遠離負面。」

「以利他為發心,而非一味自私地想要得到。」

「不強要你的人,不貪圖你的錢。希望你過得好,家庭幸福,工作順利。」

……

 

自己有沒有得到成長,其實,自己最清楚。如果可以,和親人朋友以常識來討論,有時候,旁觀者清。當然,若遇嚴師,我們也要拿出智慧來體會心靈導師、宗教師長教導背後的苦心或者去識破其背後所隱藏的不法意圖。還有,避免一頭栽下去,一陣狂熱,容易走極端。這些都是世間法中,老生常談的人生智慧。

 

思辨

學習佛法,需要慈悲與智慧。慈悲度眾,也要有智慧。但是,當智慧遇見好話時,多半是好話會贏。不信,想一想,誰愛聽批評自己的壞話?聽了總不舒服,尤其潔身自愛者,更難接受批評。多數人多數時候還是愛聽稱讚自己的順耳好話。但是,在受尊重的滿足感中,多半看不見謊言的漏洞。這是人性。

當我們聽別人讚美自己、肯定自己的時候,心裡舒坦極了。好話真是多多益善。但是,除了自我感覺良好之外,對自己、對事情有什麼建設性幫助呢?

當智慧遇見好話時,若能把思辨力找出來,智慧就有機會佔上風。從定義開始,找出原理原則,做邏輯推理、歸納分類,看看實例,找找反例。思辨,可以阻止錯誤的決定。

當你遇見心靈團體、新興宗教的時候,先別急著喝開悟、神通的迷魂湯,把思辨力找出來先用一用:

 

「傳遞的是批評、謾罵等負面的能量」

「吹捧高級靈修,保證開悟」

攻擊,不則手段,逾越常情

……

 

思辨,是智慧的開端。盲信,一旦誤入歧途,回不來正道。

 

檢核上師

關於信仰的層面,佛教也提供依止上師的建議。達賴喇嘛尊者於2012年時輪金剛法會接見華人時,曾提到對上師的檢核:

 

我常講,我們要成為21世紀的佛教徒,不能滿足於見到穿袈裟的僧寶就供養一個紅包,然後口稱『阿彌陀佛』而已,這是不夠的。我曾聽說,在中國大陸,竟有來自西藏的穿袈裟者,販售前往極樂世界的通行證,那是在欺騙你們。因此,你們要學習佛法和教義,了解佛法中對善知識的定義,以此來檢核那些傳教說法者,如果對方符合定義的條件,就可以視為教友,一起討論宗教義理,但千萬不要因此而視為是自己的上師。輕率地拜為上師是極端危險的,對我也一樣,你們不要輕率地相信,不要這樣。過幾天,我會解說佛法,你們可以仔細地聽,檢驗我是否符合具足一個上師的基本條件和定義。

 

在接受心靈導師、宗教師長教導之前,先別輕信,寧可花時間謹慎仔細檢核。確認為善知識,可視其為討論宗教義理的教友,這時,也還不能急著拜上師,層層把關,才不會誤入歧途。依此法則檢視合格的心靈導師、宗教師長,其教導真正適合自己,才會提昇正面的能量。

 

灌頂與加持

至於已經有上師的佛弟子,總希望得到上師的灌頂與加持。達賴喇嘛尊者於2012年時輪金剛法會接見西藏子民時也曾提及:

 

「一些人說到灌頂,似乎覺得如果我沒有把手放在他的頭頂上就不算得到灌頂。我是佛陀的追隨者,但2500年前的佛陀並沒有把他的手放在我的頭頂上,同樣,我對龍樹菩薩有絕對的信心,但也未曾得到過龍樹菩薩的摩頂。實際上,學習和實踐佛陀或龍樹菩薩的教言教義,就會有加持力。因此你們千萬不要因為未能得到達賴喇嘛的摩頂而感到遺憾,記住我講的話,好好地去實踐,可不要回到西藏後告訴別人或家人:去印度見到了達賴喇嘛,但未得到達賴喇嘛的摩頂,達賴喇嘛還講了很多話,但我現在忘了他說了什麼。如果是這樣可就不好,要好好地聽。如果佛法可以對你的人生帶來一些好處,那應該都在我講給你的那些話當中,而不是我的摩頂。摩頂有多少加持力很難說,但如果實踐我說的佛陀的教言,一定會有加持力。」

 

佛子不必在意形式外在,重要的是依循教義,起而行,實踐佛陀的教言,才會得到加持力,才能使人生更美好。

 

上供下施

佛教所鼓勵的「上供下施」,其實是傳遞正面的能量。慈悲、愛心、溫暖、尊敬、利他、奉獻……,都是良好的品德,人人廣植福田,不但對自己好,也對別人好,大家都好。

不過,究竟要供養什麼?佈施多少?供養與佈施有沒有準則?

我的師父,曾在臺灣色拉傑佛學會創會時一再嚴詞教我:若有人遇困難需要修法,就要幫忙修法,人家供養十元和十萬元,都一樣十元不會少,十萬不算多,即使沒有,也要幫忙修法。所以,去年佛學會舉辦藥師佛法會,有一位貧病婆婆託人贊助法會,供養新臺幣五元,佛學會珍重接受,開立正式收據,並回向婆婆健康安樂。

每有法會或是說法,佛學會學生們總會對師父獻上哈達與供養。一次,我先上前獻哈達與供養,不料師父等大眾都獻完回座後,拿起麥克風訓了我一頓。師父說,會長供養紅包帶壞風氣,以後獻哈達就好,因為師父曾到臺灣其他場合主持法會,結束時人們排了長長隊伍獻哈達與供養,那次師父收了好些個空紅包。師父推想,有幾位參加者見人人都供養,也只得跟著排隊獻上空紅包,如此反而對當事者不好,因此師父下令爾後不准帶頭供養紅包。

師父也反對在佛學會公定價碼,例如點光明燈500元,師父說,佛法不是金錢交易。總之,供養與佈施,不在金錢多寡,虔誠發心最重要。一般領薪階級,若有捨不得之念,或是為了做給別人看,其所供養的一萬元,不如真心的一百元。一旦有負面的念頭,供養與佈施的功德就沒有了。

西藏老人家,平日不無聊,因為老年退休後,卸下家庭與社會工作之責,每天一心持頌六字大明咒與度母經、大禮拜、轉經輪、繞塔經行,到拉薩或達蘭薩拉朝聖,忙得很呢。死後天葬,把身體做最後的佈施,上供下施,辦喪事少見子女爭遺產,也無後顧之憂。把喪事轉為圓滿佛事,反而得到面對死亡的利益。

 

(大學同學喪子,小寶催我快聯繫同學。翌日見同學,陪她哭,聽她說,她在徬徨無助中,有著不甘、怨恨、疑惑與擔憂。我找僧侶修法度亡,大寶希望我把故事與經驗寫出來,可以助人。)

創作者介紹

阿瑪給給

yeh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