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西藏的臺灣人,其實不一定支持臺獨,所謂「臺獨」與「藏獨」合流,只是少數政治傾向強烈者的論點。多數的臺灣人,是以宗教家的定位來尊敬達賴喇嘛,其實談不上支持西藏,甚至弄不清為什麼「西藏」會跑去「印度」。支持西藏的臺灣人,有時得簡單地向臺灣朋友說明:「達賴喇嘛和十餘萬西藏人因中共侵略西藏,不得已流亡到印度成為難民,六百萬西藏人在西藏境內因被中共殖民而失去信仰宗教的自由。」

臺灣民間支持西藏的臺灣人,因其支持理由的不同,可以簡單區分為政治與宗教兩類社群,前者因人權、民主、反共…等因素而在政治上支持西藏,後者因學習藏傳佛教而在宗教上支持西藏。兩者多半是楚河漢界互不跨界,當然,還是有少數臺灣人因政治轉而學習藏傳佛教,或是因宗教轉而參與支持西藏的政治活動。

壹、支持西藏的臺灣民間社群昔日分為政治與宗教兩類

一、支持西藏的臺灣民間政治社群:

目前支持西藏的臺灣民間政治社群主要有臺灣圖博之友會、臺灣自由圖博學聯、臺灣漢藏友好協會等三個非政府組織。

(一)臺灣圖博之友會http://blog.yam.com/taiwanfortibet/):

由臺灣人於2006年成立,是第一個為支持西藏而成立的政治社群,致力於反對西藏境內的人權侵犯行為,支持西藏人民享有依據國際法所享有之政治、經濟、社會、文化及宗教權利。除持續參與舉辦310遊行與抗議中共迫害人權外,近兩年轉型,與異業結盟,跨足出版書籍、辦理葛莎雀吉演唱會及組團參訪達蘭薩拉等。

(二)臺灣自由圖博學聯http://sft-taiwan.blogspot.com/):

由臺灣青年於2009年組成,投入實際行動以聲援西藏人民爭取政治、宗教、人身自由的基本權利。這個熱情洋溢的年輕人組織,活動力強,例如參加臺灣太魯閣馬拉松比賽,為圖博自由而跑等。戰鬥指數高的成員們與臺灣其他的非政府組織以及在臺西藏人社群素來友好,經常合辦活動。而且,成立以來挑起大樑主辦西藏青年營、雪域迴聲‧SFT-Taiwan系列座談、49殤逝…等等,令人激賞。

(三)臺灣漢藏友好協會(http://www.facebook.com/sinotibet?sk=info)

於2011年成立,旨在促進漢藏文化交流、推動漢藏民族友好、號召漢藏民族共同奮鬥實現中國民主化和西藏真正的自治。會員包括臺灣人與在臺藏人。由於部分會員來自臺灣學術界,初成立即主辦「六四22週年暨中國民主化展望座談會」、「認識西藏三區與中間道路」等學術活動。

二、支持西藏的臺灣民間宗教社群

由於信仰藏傳佛教而在宗教方面支持西藏的有:國際藏傳法脈總會及其成員的各佛學中心,還有一些民間友好人士。

(一)國際藏傳法脈總會

2008年FPMT前任董事長沈美真(現任臺灣政府監察委員)奉梭巴仁波切指示,邀集臺灣各友好的佛學中心,組成聯合請法團,向達賴喇嘛尊者請法,因而凝聚的各佛學中心接著便籌組成立國際藏傳法脈總會。

期間適逢臺灣的蒙藏委員會面臨行政院組織再造的前奏(2012被裁撤降級改編在陸委會編制下的西藏事務處),於是積極介入,於2010年搶先另設中華臺灣藏傳佛教聯合總會。由於成立大會有凶天組織參與,所以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發佈聲明:「據信中華臺灣藏傳佛教聯合總會是由凶天組織主導的團體,基金會不僅不會參加,而且也不鼓勵其他藏傳佛教團體參與。」

不願與凶天組織為伍的佛學中心,持續整合藏傳佛教四大教派,直到2011年國際藏傳法脈總會才完成立案,旨在整合臺灣各藏傳佛教佛學會的資源為藏傳佛教在臺灣的弘傳,係以宗教為目的,不參加任何政治活動。

近年來臺灣有一團體挾龐大財力,積極以組織的力量從事惡意污衊達賴喇嘛尊者及藏傳佛教的攻擊活動,國際藏傳法脈總會正面臨護教的考驗。

(二)臺灣民間友好人士

臺灣還有一些重量級的民間友人,虔誠信奉藏傳佛教,多以個人身份私下協助,在關鍵時刻適時支持西藏。另外,也有其他各界支持西藏者,不一定是藏傳佛教徒,皆以自己的專長來西持西藏,如藝文界的Freddy等樂團歌手,曾辦理Free Tibet西藏自由音樂會;還有原住民歌手巴奈也參與49殤逝,聲援西藏。

貳、支持西藏的臺灣民間社群之間由疏而密的互動關係

支持西藏的政治社群之間素有往來,經常合作,宗教社群各佛學中心也會合辦法會,相互支援。但政治與宗教兩類社群間,昔日像是楚河漢界,近來漸漸似乎可以合縱連橫。二者的關係,由疏而密,耐人尋味。

一、楚河漢界:保離距離的原有關係

支持西藏在臺灣,每年最重要的兩個大日子是3月10日與7月6日。

(一)3月10日系列政治活動

以3月10日為主的支持西藏系列政治活動,是政治社群最重要的大日子,而且是臺灣各界聲援西藏的友好團體或個人會挺身而出的紀念日,2009年民進黨黨主席蔡英文即率眾參加。

以2011年為例,先於3月10日(週四)由「在臺西藏人福利協會」、「西藏青年會臺灣分會(RTYC Taiwan)」、「西藏婦女會臺灣分會(TWA Taiwan)」等三個在臺藏人組織,在臺北228公園合辦「點燃酥油燈,揚起雪獅旗~310西藏抗暴,和平燭光晚會」。晚會有各界聲援、點燈、誦經祈福,與會者以在臺僧俗西藏人以及支持西藏的政治社群為主。

接著上場的是3月12日(週六)下午「西藏抗暴52週年大遊行」,當然,宗教社群的參與者也極為有限,各佛學中心的佛教徒多不太關心310,這時多數的在臺藏僧也會因為顧慮臺灣信眾「宗教不碰政治」的觀點而未參加。

最後,3月14日(週一)晚上「2008年西藏314抗暴燭光祈福晚會」登場,由西藏青年會臺灣分會(RTYC Taiwan)主辦。依舊是以在臺僧俗西藏人以及支持西藏的政治社群為主要與會者。

另外,政治社群也會與臺灣十幾個友好的非政府組織(NGO)結盟合辦支持西藏的政治活動。例如人本教育基金會、六七年級聯盟、臺灣人權促進會、臺灣自由緬甸網絡、臺灣青年逆轉本部、臺灣圖博之友會、臺灣勞工陣線、臺灣綠黨、臺灣獨立建國聯盟、臺灣獨立音樂協會、臺灣婦女團體全國聯合會、臺灣基督長老教會、鄭南榕基金會、陳文成博士紀念基金會、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樂團拷秋勤、清大交大頭前溪社、野草莓學運、廢除死刑推動聯盟等團體,都是盟友。

但是,流亡藏人在臺灣,卻不參與臺灣的政黨活動,在臺灣的政黨活動中,維持中立,以爭取更多支持西藏的運轉空間。

(二)7月6日系列宗教活動

以7月6日祝壽法會為主的系列宗教活動,各佛學中心及國際藏傳法脈總會都會各自舉辦達賴喇嘛長壽法會,其中甘丹東頂佛學會,連續三年在7月6日晚間於臺北中油國光廳主辦「淨韻三千」達賴喇嘛祝壽音樂會,是另類的宗教法會。而藏人行政中央(西藏流亡政府)在臺辦事處「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所主辦的達賴喇嘛祝壽法會,是臺灣藏傳佛教圈的年度大聚會,各藏傳佛教中心的信眾,尤其是格魯派,在藏僧與會長的帶領下與會,頂禮尊者坐過的法座,並獻上哈達。但是,除零星的政治社群成員外,極少看到政治社群率團參加。

(三)楚河漢界的傳統關係

在藏傳佛教領域舉辦的宗教活動,政治社群與宗教屬性不同,自然不會參與。同樣地,在支持西藏的政治活動場子裡,宗教社群也不會涉入,一則因為達賴喇嘛駐臺代表數度於公開場合表達政治不介入宗教的立場,二則因為臺灣的宗教人多半抱持「修行人不碰政治」的潔癖與堅持,因此雖因宗教因素而同情西藏,但多不會在政治議題上挺身而出。由此可見,支持西藏在臺灣,政治社群與宗教社群的傳統關係,幾乎是楚河漢界,涇渭分明。

二、合縱連橫:由疏而密的轉變過程

政治社群與宗教社群二者之間互不跨界的現象,也並非一成不變。例如,在各佛學中心籌組國際藏傳法脈總會與聯合請法團的籌備會議中,曾有政治社群成員前來插花,針對藏僧來臺簽證提出建議,引介拜會蒙藏委員會。但是,各佛學中心的會長幾乎不吭聲,多未回應,一則因不碰政治的潔癖,二則是顧慮各佛學中心的藏僧或多或少曾提及不願與修凶天者及蒙藏委員會往來。

(一)支持西藏的文化社群應運而生

臺灣坊間書市介紹西藏的書籍汗牛充棟,但多以宗教與旅遊為主;媒體報導與贈閱刊物十分多元;但資訊良莠不齊,正確與不實混雜其間。

因此,2010年以藏傳佛教徒為主所成立的雪域出版社,專門出版達賴喇嘛和西藏相關的中文書籍,希望能讓更多領域的中文讀者都有機會了解達賴喇嘛、了解西藏和西藏佛教。同年創刊的《西藏的天空》則是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的官方雜誌,為想要了解西藏與藏傳佛教的臺灣人民,提供正確無誤的認知及真實的資訊,以使珍貴的藏傳佛教法脈根留臺灣,並建立漢藏交流的平臺,介紹西藏與西藏文化。

雪域出版社(http://tibetanbookshop.pixnet.net/blog)與《西藏的天空》雜誌,可說是支持西藏的文化事業部;而人數不多的「雪域智庫」,一群關心雪域未來的文化工作者,由西藏人和臺灣人共同籌設,則跨越了臺、藏文化的藩籬,意外組成了支持西藏的文化社群。

(二)文化社群的媒介

臺灣多數的藏傳佛教中心,奉達賴喇嘛尊者為宗教領袖,在修學上以達賴喇嘛為上師的信眾頗多,在愛屋及烏的心態下,自然會禮敬達賴喇嘛的駐臺代表。不同於藏人行政中央外交新聞部的其他駐外辦事處,駐臺辦事處以「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的形式運作。因此,在宗教活動上互有往來的各臺灣佛學會弘法中心,舉辦大型法會也常邀請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為指導單位。而支持西藏的政治活動場子,各政治社群也常邀請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董事長發表重要講話,請教董事長西藏相關議題及背景資料,因此,董事長儼然成為名嘴。往昔互不跨界的政治社群與宗教社群,因拜會跨越政治與宗教兩領域的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而偶有交集,但素不相識居多。

自雪域出版社成立與雜誌《西藏的天空》季刊發行後,政治與宗教二社群對話的機會增多,彼此陌生的關係開始轉變。

《西藏的天空》定位在宗教雜誌,主要讀者是臺灣各藏傳佛教中心及信眾。但是,藏傳佛教脫離不了西藏文化,更因政治而在流亡中傳承。所以,每一期的《西藏的天空》,也連帶為讀者介紹西藏的方方面面。因此,西藏境內外要聞、達賴喇嘛退出政治的重要說明、顙東仁波切的故事、西藏民主歷程介紹、達賴喇嘛轉世的聲明、首席部長洛桑森格的就職演說……等等,走進了宗教社群的視野。《西藏的天空》也曾為臺灣自由圖博學聯(STF)主辦的「自由圖博青年營」與雪域出版社的西藏相關書籍打廣告。

雪域出版社出版了《西藏的地位》、《西藏流亡教育》、《圖說西藏流亡史》、《漫畫達賴喇嘛傳》、《血祭雪域》、《境外西藏》……等書籍,也成為政治社群的資料庫,連帶著也穿針引線媒介作者與政治社群認識。

近兩年來,支持西藏的文化社群在不經意之間,默默地拉近了政治社群與宗教社群之間的距離。

參、臺藏族群因支持西藏而發展出「合作」的關係

自2008年3月在中正紀念堂一起靜坐聲援西藏境內藏人抗暴以來,臺灣的政治、宗教、文化各社群與在臺藏人各社群有了共同奮鬥「合作」的契機。

2009年達賴喇嘛尊者為臺灣八八水災的災民祈福而第三度來臺,短短幾天內臺藏族群總動員,幕前幕後協力組織尊者在臺的各項活動,各社群又實地操練一次「合作」。接著而來2010年牽動臺藏族群傷痛的玉樹震災,至2011年為阿壩格爾登寺護教事件受難者祈福、自焚護國雪域英靈追思法會、10/19國際西藏日……等等,臺藏族群一次又一次為支持西藏而「合作」。

以「肆九殤逝~自由西藏49人單車隊伍向自焚藏人致敬」為例,49位臺灣人以及在臺藏人,共同組成一支腳踏車隊,繞行在臺北市信義街頭,在雨中持六字大明咒大聲疾呼支持西藏,紀念在49天之前抗議中共統治而自焚身亡的藏人僧侶慈旺諾布以及其他五位自焚抗議的境內藏人,並且向臺灣民眾宣揚這六位自焚勇士的信念。主辦的是圖博青年會臺灣分會、在臺西藏人福利協會及臺灣自由圖博學聯,前二者成員是在臺西藏人,後者是臺灣青年。臺、藏兩族群,共同合辦支持西藏活動,團體成員之間也因合作籌備、共事而成為朋友。在10月19日國際西藏日聲援活動結束時,也可以看出這種因合作而發展出的朋友關係,臺藏族群就地而坐,同飲酥油茶,相互慰問,暖意湧上臺北中正紀念堂的夜晚。

2011年310活動,在臺西藏人福利協會、西藏青年會、西藏婦女會等三個在臺藏人團體,協同臺灣各政治社群,合作組織聲援西藏遊行。其中,西藏婦女會的秘書長及行政事務,全由臺灣女性跨刀相助。而三個在臺藏人團體首度聯合發行的出版品:《我支持西藏》310文宣小冊子,由其〈中國吞併西藏的法律問題〉、〈呼籲~這個世界應該要有正義公理,請支持西藏〉……等內容中,可以看到與臺、藏族群共同合作的論述。

由於近幾年來臺灣有一團體持續以各種方式惡意攻擊藏傳佛教是性交邪淫的邪教,侮辱西藏民族和全體西藏婦女,所以在臺西藏人福利協會出版《在臺西藏人有話要說》,嚴詞駁斥該團體對西藏佛教的污衊攻擊,由駁斥內文中所引用的中華民國憲法及「佛法入騾馬市場」的西藏諺語,也看得到臺、藏族群的合作。不論是政治或宗教議題,不論是政治、宗教或文化社群,近幾年來,都可以看到臺、藏族群之間的通力合作。

2011年11月21日,各佛學會的會長參加由國際藏傳法脈總會所主辦的「人民宗教自由保障暨藏僧來臺弘法簽證作業實務研討會」,除邀請臺灣外交部領事局與會溝通外,還邀請兩位學者演講,其中一位即是臺灣漢藏友好協會的會長。而會中除發放會議資料外,還發放《西藏的天空》、《在臺西藏人有話要說》。臺灣宗教社群團結爭取藏僧簽證的場合,邀請臺灣政治社群來站臺演講,發放文化社群與在臺藏人的出版品,是臺藏族群「合作」的又一例證。

2011年12月24日「中國的人權運動及西藏未來」國際研討會,由西藏人福利協會主辦,臺灣漢藏友好協會協辦,當然也是臺藏族群「合作」的另一產品。

近來西藏境內的持續自焚抗議,更激起臺藏族群的義憤與憂心。臺、藏族群合作規畫12月2日為西藏女尼丹增旺姆自焚七七四十九天之49小時靜坐絕食活動,是支持西藏在臺灣的現在進行式。對在臺西藏人而言,想要為西藏民族事業獻身奮鬥;對臺灣各社群而言,想要為支持西藏挺身而出。只要西藏問題不解決、西藏人不能回家,臺藏族群因支持西藏而發展出的的「合作」,就不會停止。

肆、各路人馬合作在臺灣,唯有支持西藏時

在自由臺灣的政治光譜上,支持西藏者有藍(國民黨)有綠(民進黨),也有不藍不綠不帶顏色的支持者。支持西藏時,藍綠可以共濟,還可以加上不帶顏色者,一起為聲援西藏而合作。

立法委員中,支持弱勢的田秋堇、陳潔如,在臺灣政界屬於綠色;政治社群中的臺灣漢藏友好協會,與深藍的血脈相連大陸民主運動後援會關係匪淺,其成員在臺灣的政治傾向也是大藍小綠;圖博之友會部分主要成員則屬於綠色;臺灣自由圖博學聯部分主要成員則出身自野草莓學運。而更多堅定支持西藏的臺灣群眾,無論是政治、宗教或文化社群,其實不屬於深藍或深綠,而是淺藍、淺綠或是不帶顏色的政黨中立者。

2010年12月諾布(Jigme Norbu)在臺灣為西藏而走(Walk for Tibe),13天407公里的路程,從臺北走到了高雄,一路上都可以見到臺灣普通老百姓的支持,有騎著摩托車帶著女兒特地繞回頭路追上行腳隊伍的阿姨,只為了幫大家送上飲料與麵包,也有鄉下熱情的老人家,招呼行腳隊伍在家中用餐時,拿出支持西藏的藍皮書。

臺灣人聲援西藏是因為支持西藏,與其在臺灣的政黨傾向無關。所以,別誤會所有臺灣人都是強烈支持臺獨,也別以為所有的臺獨支持者都一定會支持西藏。支持西藏的臺灣人,有「強調臺獨者」與「非強調臺獨者」,在臺灣民間,後者支持西藏的人數遠多於前者。支持西藏的臺灣人,並不會介意彼此在臺灣政治光譜上的顏色,支持西藏的角度雖有所不同,共同關注的都是支持西藏。無論其顏色如何,各路人馬合作在臺灣,唯有支持西藏時。

結語:

支持西藏在臺灣,並未形成全民運動,但其各社群成員的堅持心力,在支持西藏的屢次合作中所展現力量,實不容小覷。臺灣在世界地圖上,雖是一小小的海島,但近來與中國日趨頻繁的交流,促使兩岸人民有更多瞭解溝通與合作共事的機會。在資訊暢達的臺灣,支持西藏的有心之士,若能善用此時勢,或許可以扮演民間交流的資訊平臺,成為中國民間與西藏之間溝通瞭解的催化劑。

創作者介紹

阿瑪給給

yeh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