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各大媒體和援藏組織自1019日以來紛紛關注在西藏地區安多黃南、海南和果洛州等各縣發生的學生和平請願活動。這起由中學生展開的示威活動,主要訴求是反對中國在藏區實施新課程改革方案,遊行者都是十幾歲的西藏孩子。為甚麼這幾千名西藏孩子要走上街頭抗議?筆者追蹤此新聞,面對西藏境內孩子的抗爭,輾轉難眠,不吐不快,今執筆為文,整理各新聞報導及評論分成「中國在藏區的教育改革」、「教改騙局西藏將被去民族化」和「中國教育--無路可走了嗎」三部分說明。

 

壹、中國在藏區的教育改革

20100415中國網絡電視台引自西藏日報,以「西藏:新課改撲面而來,學分制成最大亮點」為標題,報導中國教育部在西藏的教育改革。報導指出:從今秋起,西藏自治區普通高中將全面實施課程改革推進計劃,新課程實驗將改採新課程教科書。並調訓教師參加西藏高中新課程改革培訓會,由專家授課。

報導提到,根據這項新的中國國家課程改革試行方案,普通高中新課程分成八大學習領域:

學習領域包括語言與文學、數學、人文與社會、科學、技術、體育與健康、藝術和綜合實踐活動等八大領域。學習科目包括漢語、藏語文、數學、外語、思想政治、歷史、地理、物理、化學、生物、資訊技術、通用技術、音樂、美術、體育與健康等。其中引入的全新課程——通用技術,教導學生基本生存技巧,如家政與生活技術、服裝設計、汽車修護等。

報導指出,普通高中新課程由必修和選修兩部分組成,選修與必修一樣重要:

為保證學生的均衡發展,高中三年學生應獲得116個必修學分,並在選修中至少獲得選修I(至少22分)和選修II(至少6分)28個學分,總學分達144學分才可畢業。選修I課程是國家課程標準中規定的,選修II課程由學校根據當地社會、經濟、科技、文化發展的需要和學生的興趣而開設供學生選擇。使高中生有「課程選擇權」,在一定的範圍內「想學什麼就學什麼」。

新課程改革設計,將選修分成AB兩套方案:

A類方案適用於修習藏語文課程的學生,藏語文作為必修課程,增加了10個必修學分,同時,為了不增加修習藏語文學生的學習負擔,選修I學分中減了10個學分;修習B類方案適用於非修習藏語文課程的學生。

新課程改革方案,增設技術和綜合實踐活動兩個領域:

技術包括資訊技術和通用技術。綜合實踐活動則分為研究性學習活動、社區服務和社會實踐,以增加學生的學習體驗,讓學生在「研究、實踐、服務」中去體驗學習的快樂,體驗人生的價值。

報導還提到,新課程改革方案不僅要求學生學會學習,同時也要求教師必須加強學習,成為教育教學的研究者,由課程的守成者變成開發者。新課程改革方案側重師生共同研究討論及學生思維過程。此次,新一輪基礎教育課程改革,旨在要在21世紀構建起符合素質教育要求的基礎教育課程體系。至於進行新課程改革的原因是:

因為社會環境已經變了,若不想被淘汰,就必須不斷學習、終身學習;另一方面,由於高中教育已經基本普及,高中教育的功能也隨之發生了變化;此外,這次新課改借鑒了先進國家的課改經驗,是對世界課程改革潮流的自覺順應。

新課程改革要改什麼?報導又指出課程改革不只是改換教材,根據中國教育部基礎教育課程改革綱要,新課程改革主要有六大改革特色

一、課程目標方面:

反對過於注重知識傳授,強調知識與技能、過程與方法、情感態度與價值觀“三維”目標的達成;

二、課程結構方面:

強調不同功能和價值的課程要有一個比較均衡、合理的結構,符合未來社會對人才素質的要求和學生的身心發展規律;

三、課程內容方面:

強調改變「繁、難、偏、舊」的教學內容,讓學生更多地學習與生活、科技相聯絡的“活”的知識;

四、課程實施方面:

強調變「要學生學」為「學生要學」,要激發學生的興趣,讓學生主動參與、樂於探究、勤於動手、學會合作;

五、課程評價方面:

以前的評價過於強調甄別與選拔,現在強調評價是為改進教學、促進發展;

六、課程管理方面:

以前基本上是國家課程、教材一統天下,現在強調國家、地方、學校三級管理。

最後報導點出新課程改革最難的地方並下結論:

學生自主選課,這是最大的亮點,也是最大的難點。而如何選擇適合自己的課程,將由學生和導師、家長共同研究決定。

 

貳、教改騙局西藏將被去民族化

這篇中國在藏區實施新課程改革方案的報導,若不深思,讀來將誤以為這是順應時代潮流的教育新革新,若是果真如此,西藏孩子何必抗拒教改走上街頭?深究其因將發現這場新時代的中國治藏教育改革,其實是一場教改的騙局,西藏民族將在此教育改革中被去民族化。

根據中國教育部在西藏自治區高中全面實施的教育改革方案,其課程架構將選修分為A、B兩套方案:A方案學生修藏語文課程,B方案學生不修習藏語文課程。於是,藏地各校實際執行情形將是:B方案學生選擇學漢語,課程都是漢語教學,沒有藏語課程;A方案學生選擇學藏語,也只是漢藏雙語教學,大部分課程使用漢語,少部分課程使用藏語。

如,青海省政府教育廳從今年開始在黃南藏族自治州同仁縣教育改革試行計畫,除了藏文課和英文課之外,將中學原來以藏語教學的科目,包括自然科學,如物理、化學、地理、數學等,都改成用漢語教學,學生也要用漢語回答問題。教科書的內容,是漢人的中文世界。正在拉薩的藏族作家唯色說:

在西藏以及青海、甘肅、雲南、四川各省的藏族自治州裏,看似學生來有選擇受漢藏雙語教育的權利,可是,學生選擇學漢語,就全部都是漢語教學,沒有藏語課程;學生選擇學藏語,則是雙語教學,有些課程用漢語,有些課程用藏語,而且年級越高,藏語教學的時間越少。過去藏區根據民族自治法,曾經把藏語教學、把民族語言的學習提到很高的地位。但是,現在的趨勢是,藏語逐漸被邊緣化。

而藏區各地方政府還可以因應課程管理方面「強調國家、地方、學校三級管理」的特色而下行政命令,例如:青海省省黨委書記與教育部進行會議,下令所有教科書的文字要使用漢語。但當局從未公開討論此事。中國政府下達命令後,所有藏族老師已被要求參加培訓,學習改用漢語作為教學媒介。此項課程管理特色意味著藏區漢化教育將沒有漏網之魚。若再綁上教師、學校行政主管、教育官員的晉級升遷的官途與調薪,更可以雷厲風行大有實效。

根據西藏境內藏人熱巴格絨澤仁指出:

但是,最近幾年來,黨和國家以及藏區的教育領導部門和機構在推進和深化“雙語”教學的進程中,沒能很好地考慮到民族地區民族文化的獨特性、傳統性和重要性,在五省區(四川省、青海省、甘肅省、雲南省、西藏自治區)中小學藏語文教材編譯等方面使藏語文教學教材內容與藏民族豐富多彩且又獨特的文化底蘊和審美情趣相脫離而致使藏語文教學教材名不副實,教材內容空洞乏味,教學品質嚴重低下,藏語文後繼人才銳減等一系列不良後果蔓延于整個藏區。

熱巴格絨澤仁曾就此問題探討與分析如下:

翻開現行的五省區中小學(主要是小學)藏語文教材,我們會發現:每本書中90%的課文全是從同年級漢語文教材中翻譯過來的翻譯作品。這種“翻譯作品”充當的藏語文教材從實質上成了漢語文的複製品,沒有任何特色和價值,這種教材與其說是藏語文教材,還不如說是漢語文教材的“同步練習冊”或“漢藏對照課本”。

熱巴格絨澤仁也曾就此問題和許多中小學藏語文教師與學生進行過交流與調查研究、耳濡目染的事實是:

其中90%的教師和學生共同談到,不管是老師講課還是學生聽課,由於現行的藏語文教材內容所反映的全是漢語文化的內容,對於來自山村牧區的廣大藏族兒童,這種教學教材內容從本質上脫離了藏民族的文化背景。與廣大青少年學生的認知能力和興趣愛好等背道而馳而成為無源之水、無本之木,從而導致教師授課覺得空動無味,學生聽課感到興趣全無,使教學品質低下,學生成績偏下,使廣大師生對藏文課及教材潛移默化地產生了一種厭學棄學的情感。

目前五省區的藏族聚居區基本上實行了小學和中學的“雙語”化,但在局部地區,許多升學段和專業類別上,仍然存在著藏語文“派不上用場”的問題,使藏語文基礎好,漢語文基礎差的許多優秀藏族學生落榜而終致寂寂無名。造成學生升學率和入學率的大幅度降低,使藏語文文盲率逐年增高。這不但不利於藏區高素質人才的培養,也不利於民族文化的交流和發展。就算是在民族地區,在就業和競爭上崗等問題上,一個藏族青年幹部哪怕他的藏語語文水準再高,如果他的漢語文水準低,那麼他(她)就只好“望崗興歎”,只好下崗了。相反,在藏區雖為藏文文盲而只要有點漢語水準的幹部卻高達80%以上。

另外,唯色還指出:

選學藏語的學生在畢業後還得面臨就業難的現實問題,因為即使是在藏區,不會漢語也很難找到工作。

再加上,中文世界裡,一般學校當然是由考試領導教學,藏人在中文考試裡,是文化不利的弱勢者,可見,藏語文的學習在藏區更是外在條件不利,處境艱困。十年樹木,百年樹人,教育是長遠大計,青藏鐵路已長驅直入奔馳在藏地,中國從政治上侵略並統治西藏已逾半世紀,接著由此次的中國治藏高中教育改革可以看出:中國將在教育上全面轉化西藏民族的青少年為漢人。因此,西藏孩子若不起而抗之,不必百年,西藏境內將徹底完全漢化。西藏人在漢化的藏地,成為次等人民,矮人一截。就算努力脫胎換骨成功漢化,西藏的孩子也將因漢化教育而變身,西藏境內將有一個個青少年長相是西藏人,實則是漢人。每個西藏孩子身體裡其實住的是漢人的靈魂,讀中文、說中文、說話做事夢裡也都是中文世界,不信藏傳佛教,也沒有達賴喇嘛,西藏將被中國去民族化。想當西藏人的西藏孩子們,此時不抗爭,更待何時!等到全面徹底漢化之後,就毋庸抗爭啦。

我曾讀過顙東仁波切為達賴喇嘛尊者所寫的長壽祈請文,遣辭用句典雅莊嚴,意涵真摯動人;我也曾細讀西藏流亡詩選,信手捻來盡是渾然天成詩意盎然。這些不同樣貌的藏語文學,待西藏境內在教育上全面漢化後,將煙消雲散,不復可求。

西藏流亡教育以傳承西藏宗教文化為主旨,堅守西藏語言文字,讓西藏難民兒童青少年說西藏話、讀西藏書、想西藏事、做西藏人。西藏流亡教育將傳統西藏教育規劃成:宗教課、藏文歷史課、藏文語法課等,列入學生必修的正式課程,並且將社會、科學、數學課本以藏文編寫,以保有西藏傳統宗教文化。一週總學習時數39節中,與西藏宗教文化相關的科目有27節。其中西藏宗教文化正式課程共10節:藏文7節、藏文歷史2節、宗教課1節,約占所有正式課程的四分之一。目前正進行數學、科學、社會的藏文版教科書的編輯,班級課表內數學7節、科學7節、社會3節,共17節,約占所有正式課程的44%。

而班級課表中語文類課程共有16節:藏文7節、英文7節、印度語2節,藏文與英文幾乎各占語文類課程的一半。由此可知,藏文與英文是西藏流亡學校最主要必修的學習語言。就課程架構比例而言,西藏語言文字與宗教文化課程在學校整體課程架構中占重要的比例。

可以預見的是,部分有強烈西藏魂的藏族青少年,為學習西藏語言文字成為西藏人,將不惜生命安危翻越喜馬拉雅山。但山路迢迢,險境叢生,將有多少西藏難民兒童青少年魂斷流亡路上,跌落懸崖等待煎熬成為驚恐駭怕的死屍?即使逃亡成功,這些西藏難民兒童青少年將成為有父母的孤兒,與親愛的父母今生難再相見。這項藏區教改政策,將逼使多少西藏母親肝腸寸斷?漢化教育政策無刀刃,卻將西藏人心寸寸斷!

 

参、中國教育--無路可走了嗎

檢視這項新的中國國家課程改革試行方案,其教育目標、課程架構、課程標準並未見中國特色,而充斥著複製西方教育的影子。強要西藏孩子全面進入漢化世界,卻不端出中國教育的精華,僅以中文套用西方教育,令人不禁疑惑:民富國強人才濟濟的中國沒有教育家嗎?其教育改革六大特色,請問中國特色在哪裡?中國沒有教育哲學理論嗎?移植自西方教育的中國教改,中國的教育家在哪裡?中國真的沒有教育家了嗎?

教育為甚麼而教?教育是為了學生要學而教!教育要教學生成人,教育要改善生活創造文化,教育的內容要以學生為主體。這項新的中國國家課程改革試行方案,在全藏區的高中課程架構裡竟將藏語文改革為選修課程:A方案學生修藏語文課程,B方案學生不修習藏語文課程。試問:這樣的課程規劃有全藏區的西藏高中學生為主體嗎?不問問西藏孩子想學什麼嗎?中國的教育家,請看看街上抗爭遊行的西藏孩子們!

中國有教育家嗎?為甚麼在教育改革這一塊拱手讓人?讓給了淺薄的教育政客去規劃設計抄襲自西方的教育革新?中國教育家沒有能力規劃出既能彰顯中國教育精華又能兼顧西藏文化的藏區教育革新嗎?

此次教改抗爭之前就一再地聽到流亡藏人指責中國政府將中文視為唯一的教學語言,並使藏語文成為無關緊要的副科,與英文並列為選修的外語。而且只能二選一!亦即以中文教學的同時,在西藏境內的學校讓西藏孩子在學習英文或母語藏文中選修其中一門。因為英文是世界通用的語言,西藏孩子如果想要在未來的人生迎向世界就必須要選英文放棄母語;如果不甘放棄母語,就要放棄學習英文通向世界的機會。這種選修的教育政策,讓西藏孩子陷於兩難的困境中!

 

而每週只有23節課程的副科,也很難滿足藏人傳承自己民族語言文字和文化的要求。雖然以前聽到很多這樣的指責,但同時也看到中國政府有關尊重西藏語言文字使用權力的報導和大量的統計數字,兩邊的說法令人很難了解西藏境內教育的真相。此次教改抗爭遊行,顯然在一定程度上證明了流亡藏人一直以來指出的中國政府在有系統地將藏語文邊緣化的說法。

 

這並不是簡單的某種民族語言使用與否的問題,也不是簡單的排斥其他語言文字的事情。實際上,根據我的田野調查,西藏人顯然並不反對學習西藏語文以外的其他語言文字,很多西藏父母把孩子送到印度,是因為在流亡學校中,孩子不僅可以學到自己的母語,而且也可以學到世界通用的英文。我採訪過的這些西藏流亡學校也將中文納入學習科目,並對台灣廣徵志工師資。

 

西藏人不願放棄母語的原因,更重要的因素是因為他們的信仰。西藏的宗教和文明是以藏語文為載體的,藏語文的存亡其實就是西藏宗教和文明的存亡問題。達賴喇嘛尊者經常強調「西藏的宗教和文化是人類共同的寶貴財富」,這絕不是好聽應景的說法。因此,這些西藏孩子為教育走上街頭,不僅是在捍衛自己的母語,而且也是在捍衛人類共同的文化財富,外界社會實在不應該袖手旁觀,把自己視為是人類共同文化的局外人。

創作者介紹

阿瑪給給

yeh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dorthong
  • qusang

    非常谢谢你!我将要会看到更多的事实!我相信谎言掩盖不住血写的事实!!!!
  • 希望能為真相留下歷史

    yehyu 於 2010/11/02 20:3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