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兒小寶已經可以上學了,所以我回來繼續在此書寫。

猶記39還在考慮中,是否要把田野札記與日記改寫成幕後告白發表新文章?310日一早我穿了球鞋披了厚外套去學校教書,準備傍晚下班去聲援西藏,不料是日上午10點多,小寶一摔如是嚴重

我還是繼續寫的好,能平安書寫,家中無事,真好。但是每每我想到真好的時候,心裡就浮現一張張西藏流亡學校的新難民兒童青少年的臉孔,我很想回去,...

幕後告白--緣  起

在職進修於臺灣師大讀教育研究所上甄曉蘭老師的課時,甄老師曾提到希冀校長們在交辦下屬任務外也要培養人才。那堂課,觸動了我在理想與實際之間以及教育上的思考,當時曾在筆記本記下念頭:流亡藏人為何有心為西藏民族?是因為教育嗎?西藏兒童村學校是怎樣的教育呢?

研究所就學期間,因為讀書與思考,引發了我書寫的興致,碩士論文我看見孔子開始成形,嘗試以敘事探究的方式書寫典範楷模教師對我教學實踐的影響。修畢學分時,適逢生命中必須全力以赴的一事件,所以把論文給耽擱下來。期間又遺失論文所有電子檔,我兒大寶安慰我:「媽媽,和妳的大事比起來,這是一件小事,妳不會在意的。」無常如此,便索性休學不寫了。

2008年初秋,和師兄回鄉下探父母,師兄帶了重禮,原想給年老父母平淡的生活加添趣味,不料家中老父指著牆上宗親會送的兩塊大匾額,對師兄介紹起二弟三妹的博士學位,我那平日訥於言的老媽媽還補上:「這個大女兒成績最好,高中還是新竹女中榜首。弟弟妹妹都念完博士了,可是她連個碩士都拖了很久才去念,現在論文也不寫,畢不了業。唉!」我真是很糗。

師兄與我父母告辭後,見我訕訕然,便安慰我:「好好寫論文,畢業時,我送妳爸媽一塊大匾額,好不好。」我實在不知道怎麼回答才好…。隔兩週,因閨中密友為母病捐助TCV school(西藏兒童村學校),我在聯繫時,突然閃過一個念頭:「我可以寫TCV school論文。」但我馬上找到困難,想要不幹:「我需要譯者,沒有譯者做不來。」師兄極力慫恿獻策。啊哈!因緣際會居然碰上了箇中高手:中文能讀文言文、藏文能寫詩、聽說讀寫俱佳的一流譯者群。就從此刻起,順水推舟把我推進流亡西藏的世界。

沒想到,從原想寫的碩士論文我看見孔子,轉了一圈復學重寫,竟會回到西藏兒童村學校。而讀法光佛教文化研究所與臺灣師大課程所修學分上課期間,曾經莫名其妙買了一些宗教教育及社會學的書籍,翻翻後不了了之,便擺著。現在竟然用得上,而且還真是需要。還有平日愛看的閒書雜書,現在也用得上,還恰恰占住緒論和文獻的一角,很妙。

這一切都是因緣。

創作者介紹

阿瑪給給

yeh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