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現在知道從西藏境內流亡到印度想要學習卻在翻山越嶺途中掉下懸崖那女孩的驚恐與絕望。

3月10日,我兒小寶在學校不慎從樓梯跌倒,四肢抽搐,失去意識,救護車送急診室,竟是鎖骨裂頭骨裂顱內出血,經醫學救治平安度過黃金八小時,意識清晰轉送加護病房,靜候安度次危險期72小時,然後知疼痛會呻吟送普通病房。現在的小寶沒有生命危險,奇蹟似地一天天神速康復,已出院回家靜養。

在加護病房時,小寶緊握著我的手,眼淚汨汨地流下對我說:「媽媽,我很害怕一個人在這裡。媽媽,我想回家。」媽媽知道。媽媽也很想小寶回家。媽媽看見眼神散渙的小寶從救護車被抬下來,聽見小寶像野獸受傷般地哀嚎,媽媽心如刀割,恨不得親受,轉移到媽媽身上吧。媽媽不能再哭,媽媽要觀想觀世音菩薩觀想上師,讓小寶的顱內不再繼續出血,讓所有和小寶一樣處境的孩子安度險境。

媽媽不知道那8小時是怎麼過去的?急診室的醫生要爸爸媽媽離開病床一起聽病情解說,當時神智不清還不能說話的小寶緊緊抓住媽媽的手,不讓媽媽離開。媽媽不會離開小寶,媽媽不去聽醫生說話,媽媽留下來陪小寶。我們一起念誦六字大明咒和馬頭明王咒,媽媽念出聲音小寶心裏念誦。媽媽懊悔三年前師父留你時媽媽應該讓你留在色拉傑寺和師父在一起。媽媽擔心小寶顱內已經出的血要怎樣才不會有傷害後遺症?

我在加護病房陪小寶時,說起流亡途中掉下懸崖的那女孩,她一定是腿斷了,腦子也受撞擊,也和小寶一樣顱內出血,卻無人能救,無法可救,只能一個人慢慢地孤伶伶等待死亡。她一定和小寶一樣痛,她一定和小寶一樣流淚,她也一定和小寶一樣駭怕,想要媽媽陪。

她在西藏境內的媽媽不會知道她跌下崖去,她的媽媽要等一個月兩個月半年一年,一直等不到她平安到達的消息,才會知道她也許死了。她的媽媽也不會知道她臨終前滿臉的淚水,她的媽媽更不會知道她等待死亡的驚恐與絕望,她的媽媽來不及陪她。

小寶遇劫,相較之下得到一流的醫療救治,還有色拉寺和哲蚌寺的修法去除障礙,以及諸位師長親友的協助,小寶很幸運。而那流亡途中不慎摔落崖下等待死亡的女孩呢?小寶得到的照顧,她都沒有。我有滿腔怒火,西藏的難民兒童青少年,為甚麼為了想學習必須從西藏境內冒著生命危險偷渡出來?我很憤慨,西藏境內的媽媽為甚麼必須忍受讓孩子成為有父母的孤兒?我要問:「誰能庇佑西藏孩子?

 

那女孩的故事見前文--宗教文化正式課程在西藏流亡學校

創作者介紹

阿瑪給給

yeh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