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亡西藏於印度建立自己獨立的學校,在過去傳統只有僧人的寺院教育體制之外,從無到有另行建立一般俗人的普及教育。近半世紀以來的努力,使流亡藏人中的平民百姓得到受基礎教育的機會,使流亡藏女也得到讀書識字的機會。身為研究者撰寫西藏流亡教育論文的我,看見了流亡西藏,在流亡中做到流亡藏人普及化的平民教育。

流亡西藏為了在異鄉他國存活,不論民族或個人,得接受現代化教育,才能重謀生路因此,從木蘇里建立第一所流亡學校到現今77流亡學校,從196050個難民學童到200928168個難民學生,西藏流亡教育,堅持為所有難民兒童青少年做到現代化的普及教育。由小學一年級到中學十二年級,不論是一般學科或是職業類科的課程規劃,都是以現代化教育為基礎架構,學習包括科學與技術、數學、社會科學、經濟、經營與設計、藝術科學等現代化教育。

流亡,使流亡藏人脫盲,讓流亡藏人從與世界的隔絕中,接受現代化普及教育和世界一起脈動。西藏流亡教育是流亡藏人普及化的平民教育。

  

教育改革

流亡西藏1991年所制訂的《流亡藏人憲章》基本教育法,西藏流亡教育的重要政策依據,憲章中第三章第十七條的教育與文化制定了宗教文化教育政策。因應不同的歷史背景,西藏流亡教育屢次實施教育改革,於19721984198620032009年分別召開的五次教育大會,透過教育大會修正包括宗教文化教育政策的執行方針。

2003西藏流亡政府召開強化西藏文化與加強藏語的第四次教育會議,積極推行藏語文教育,因此於2004年制定《流亡藏人基本教育政策》,並依據此基本教育政策成立了教育部實驗示範學校。

200912召開第五次教育大會,達賴喇嘛尊者與首席部長顙東仁波切與會針對西藏流亡教育發表談話及指示,所有西藏流亡教育各相關人員,由政府官員到各校教師代表校長都參與此教育大會。第五次教育大會檢視上次教育大會決議及執行成果,要求流亡政府教育部及各校落實執行《流亡藏人基本教育政策》,並討論包括宗教文化教育等的教育政策與執行方針,會議做成議並提出具體的教育改革政策與執行方針。

曾聽過寺院反對學校的現代教育一說,其實不是正確的說法。因為寺院教育和學校普及教育是兩條平行線,寺院教育主要是維持傳統僧侶養成教育,若和現代教育之間抉擇,當然是傾向傳統教育路線。但是學校普及教育的核心決策者不在寺院。這個傳統與現代的衝突抉擇,與寺院關係不大。決策核心,由教育會議成員可以看出是西藏流亡政府教育部官員、六類教育系統學校校長及教師代表、教育學者。

 

延續宗教文化的傳承

西藏流亡教育為傳承宗教文化,學校課程規劃了宗教文化相關的正式課程:專設宗教師教導宗教課、學生的早晚誦經課、藏文宗教歷史課與語法課、社會科學數學的藏文版教材。學校課程也規劃了非正式課程:集會升旗、知識競賽、西藏週、辯論演講與校刊,都是為傳承宗教文化而規劃設計。

學校為重塑傳統宗教文化生活環境,每年會邀請藏傳佛教高僧說法開示並舉辦祈福法會,依循佛制紀念日遵行相關儀軌,再現西藏傳統的家庭生活,以形塑宗教文化的生活環境。

諾布林卡手工藝中心與西藏醫藥曆算學院,是流亡西藏的另類學校,也是為延續西藏宗教文化的傳承而設,使得西藏傳統曆算醫藥與技藝得以傳承。

西藏流亡教育,兼顧傳統與現代化,使流亡藏人能在異鄉謀生路,成為流亡社會有用的人。身為研究者撰寫西藏流亡教育論文的我,看見了西藏流亡教育的努力,透過正式與非正式課程的形式成功的使西藏傳統宗教文化得到傳承。

創作者介紹

阿瑪給給

yeh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