捍衛傳統創造歷史的流亡教育

我在論文的田野調查暫告一段落後,覺得仍有未足之處。因為論文計畫前三章是我在臺灣的紙上談兵,充滿想像的空間,雖然田野調查在西藏流亡學校所蒐集的資料已足夠,但是從臺灣師大教育研究所到西藏兒童村學校總部,然後再到我蹲點的蘇佳西藏兒童村學校,這中間仍漏失一個重要環節,我漏失的是主管西藏流亡教育的西藏流亡政府教育部。

在去西藏兒童村學校總部與蘇佳西藏兒童村學校之前,我在達蘭薩拉曾對西藏流亡政府教育部官員做過一次訪談。訪談當時我就明白,彼時的我和西藏流亡教育實務工作者的對談,無法有進一步深入的對話。因為,他對流亡教育太熟悉,而我,卻是在想像中按圖索驥。沒去過流亡學校的我,看不到關鍵,說不出深刻。蹲點完畢,我已從想像中走入實際,看到了關鍵,很想說出深刻。我很想要找也知道關鍵的人,深入關鍵討論。我想了想,我所要找的也知道關鍵的人,在西藏流亡政府教育部裡一定找得到。所以我回到達蘭薩拉教育部,找到,見到,而且做了訪談。他們是:主管西藏流亡教育的教育部長圖敦龍日(Thupten Lungrig),以及主管傳統教育部門的教育督察長札西東珠(Tashi Dhondup)。

開工書寫論文之後,我的使命是寫西藏流亡教育,想要為西藏流亡教育宗教文化傳承方面留下以中文書寫的資料。而教育部長帶領的所有流亡教育工作團隊,其使命是正在為西藏創造流亡教育的歷史。正在創造西藏流亡教育歷史的龍日部長,和想為流亡教育留下史料的我,是老師同行。我們都喜歡當老師和小孩在一起,享受教導學生的樂趣。龍日部長因為社會需要,而擔任教育部長的職務。

 

傳統的寺院教育體制與民間師徒教育

1959年之前,西藏僧俗有不同的學習方式:西藏有自己完整的寺院教育體系,但是,要出家為僧才能接受寺院教育;民間世俗之人其實也有師徒傳承的師徒教育,但是沒有史料記載佐證。龍日部長告訴我:

 

1959年以前主要是寺院教育。除僧人的寺院教育外,在西藏民間也有俗人的學習方式,不過,沒有組織成為團體,沒有訴諸文字,也沒有典籍記載,沒有寫成理論出版成書。拜某人為師,老師有責任教導學生,是師父教導徒弟學習的師徒教育,也沒有龐大組織,是民間師徒教育的方式。寺院教育可以找到資料,因為寺院有組織,但是寺院組織裡也沒有規定老師要如何教學生如何學,那是僧侶師徒間的口傳,一代一代傳下去。民間也一樣,拜某人為師,老師教學生一代一代傳下去。可是民間教育找不到資料佐證,因為民間沒有組織。

 

如果沒有訪談龍日部長,我還以為流亡前在寺院外,西藏民間只有貴族在接受教育。我追問部長民間女性受教育情形,部長告訴我比例極小:

 

一般民間百姓教育方式有二。一是家庭教育,由父母教導孩子如何做人。另一是把小孩送去有信仰修養的人那兒學習認字教育做人,之後小孩的學習如果很優秀,父母才會再送到知名大成就者去學習。寺院教育有培養僧侶之目的。貴族受教育是為世襲的目的。民間師徒教育並無其他目的,純為學習而已。在農牧各半的傳統社會裡,俗人受教育的普及率不高,估計約2%吧。除非當地有出名大成就者。西藏過去傳統,不像現代社會需要為生存而學習。過去不學習知識,仍可以在西藏生存沒問題。傳統上,男性外出工作,女性是家中主母,女性受民間教育比率一定更低。

 

部長繼續告訴我,從十三世達賴喇嘛開始關注西藏普及教育,十四世達賴喇嘛今生承接前世未竟之事,接續推廣實施西藏普及教育:

 

西藏普及教育問題,很重要。十三世達賴喇嘛開始關注此一議題。但當時因內部問題沒做到。轉世就是前世未竟之事,今生再續。十四世達賴喇嘛今生推廣實施西藏普及教育。寺院教育體系,藏人有一說,只要你兒子有本事,甘丹赤巴Gadhen Tripa的位置等著你。十三世達賴喇嘛想做的是讓一般人受教育,有知識才能了解更多問題,其子女才有機會學習才有機會做社會其他工作。若是沒有1959年沒有流亡,西藏普及教育也許沒有那麼快實施。普及教育沒實施之前,西藏貴族子女有機會上學受教育,西藏平民子女就沒有機會上學受教育。

 

教育部長所說的是藏族民間俗諺:「男子漢只要有學識,甘丹寺的金寶座任你坐」,所指的甘丹赤巴和蔣孜曲傑及夏巴曲傑是象徵宗喀巴大師父子三尊的格魯派三大法座,甘丹赤巴代表宗喀巴大師法座。擔任甘丹赤巴的首要條件是具備講經聽法的學識,需要精通顯密經論,不論是不是活佛,也不論出生地區和出身的寺院以及年齡大小、貴賤高低、聲望大小等。

1959年流亡以前,西藏有僧人的寺院教育與民間俗人的師徒教育,並沒有普及教育。因為流亡,十四世達賴喇嘛在流亡社會實施了西藏普及教育。依據《流亡藏人憲章》第十七條第一款規定「遵循聯合國人權宣言中的兒童權益,為流亡藏人的全部適齡兒童提供接受基礎教育的機會。」所以1959年流亡後西藏流亡政府為流亡藏人實施了平民化的普及教育,西藏人不分男女貧富都有接受基礎教育的機會,使西藏流亡教育成為西藏難民的義務教育。

 

無中生有的流亡教育

西藏流亡政府總理顙東仁波切在《流亡藏人基本教育政策》前言中也談到西藏教育的過去,政府和團體其實沒有為一般學生提供學校教育的機會,直到近五十年才引進西方教育制度:

 

自公元七世紀西藏有文字起,一千三百多年來,西藏文化有很大發展,發展成前所未有的文化,尤其以佛教為中心的發展的中心基地,於翻譯和文學作品有巨大的貢獻,而且產生無數優秀的學者。若只看西藏著作的數量或學者的數量和質量,會有西藏人的教育和制度是普及的錯覺。實際上政府和一般團體都沒有為學生提供教育的學校,政府根本沒有對人民教育政策的想法。主要是因為學習是依靠僧尼密咒院等宗教團體的教育,除此僧尼可得到學習外,其他地方並沒有教育。所以很難說這是傳統西藏教育或制度、資料文件,它其實是屬於宗教領域的。五十年來所引進的西方教育制度,在二十世紀前都未來到雪域西藏,其利弊可受公論。

 

西藏有寺院教育的經驗,但是沒有學校教育的經驗。龍日部長告訴我,流亡學校教育,從零開始,必須無中生有:

 

1959年流亡,1960年聖尊達賴喇嘛和流亡政府建立流亡學校。基本目的有二:一是打算長期流亡,保持傳統宗教文化,二是現代科學文化知識的學習。當時尼赫魯和聖尊達賴喇嘛見面,尼赫魯寫信給印度教育部長,要把幾千個在印度的西藏小孩,分發到印度最好的學校,印度學校夠多,學校不會不夠。但是,問題在:印度學校沒有西藏傳統宗教文化,沒有西藏語言文字。所以尼赫魯信中提到印度學校沒有西藏所需要的教育,無法達到流亡教育的第一個目的。

 

我和龍日部長交換意見,我說我在寫此論文期間,讀到這一段歷史時,想了很久此一問題,我在蹲點時也和蘇佳學生說過。如果我們西藏流亡的小孩,當時念印度學校,當他讀小學中學大學,讀的都是印度的宗教文化,大學畢業時,一張張西藏的臉孔,腦子裡都是印度的地理歷史宗教文化。這樣子培養的西藏學生,到底算是西藏人還是印度人?

幸好當時西藏孩子沒去念印度學校,不然都變印度人。不然,表相是藏人,實為印度人。流亡西藏一定要有能傳承西藏宗教文化自己的學校。達賴喇嘛尊者以智慧立即做出正確決策,當時立即抉擇不要去念印度學校,要成立西藏自己獨立的學校。睿智的教育決策,使得西藏流亡學校由無中生有擴充至今已有77所。

 

西藏流亡教育的歷史背景

1959年流亡後,西藏想要有自己獨立的學校,但是當時西藏從來都沒有自己的普及教育體系,必須無中生有,只能參考印度的教育體系。龍日部長提到印度的教育體系有其問題,它是英國殖民的教育體系,其目的是統治印度人:

 

但英國殖民者有其爭議,有的提出該給印度人教育,有的認為應該採取愚民政策,反對給印度人教育。支持殖民教育者指出,我們無法把印度人的外皮換掉,但是可以藉教育改變印度人的腦子。英國目的已達到。你看現在各階層印度人都會說英語。雖然印度1947年獨立,但印度語言文化至今尚未獨立。認為說英語是上流社會,說印度語不高尚。所以英國殖民印度的目的已達到。

 

當時八萬餘藏人流亡出來到印度,以仿自印度的教育體系實施一段時間,成效不錯。龍日部長還提到幸而當時有第一代流亡的學者高僧,才使西藏傳統宗教文化在流亡社會中得以延續:

 

雖然在印度教育體系下,幸而有許多由西藏過來,對流亡社會影響很大的學者高僧,才使西藏傳統宗教文化在流亡社會得以延續。那一代人培養了我這一代人,我們這一代就是在這樣的風氣下成長學習。

 

龍日部長又說,時間一長,那一代老人第一代流亡藏人凋零之後,現在西藏流亡學生學習英語受西方影響很大,因此經過一段時間後,不得不改革,考慮新的教育政策:

 

所以,幾十年後我們發現,剛建立自己獨立學校的第一個目的:維持傳統宗教文化並沒有達到,並未落實,而且流亡西藏小孩對傳統宗教文化的認識愈來愈弱。因此流亡政府不得不在嚴峻情勢下確立新的教育政策。雖然學校課本裡有宗教文化的教材,但是很明顯對傳統文化的學習並不積極。所以不得不考慮新的教育政策。

 

主管教育部傳統教育部門的教育督察長札西東珠,是長期執行教育政策的教育部資深公務員,了解實務的變遷,在第五次教育大會前告訴我:

 

遵循達賴喇嘛尊者開示,於1972198419862003年分別召開四次教育大會,積極推行藏語文教育。流亡教育,傳統與現代並重,有如小鳥的雙翅,缺一不可。但是因應時代變化社會變遷而有不同。流亡初期教育,以當代知識為重,傳統為輔,六十與七十年代,因為當時剛逃亡的流亡藏人有的是西藏的宗教文化與傳統,需要的是向西方等外面世界學習。現今,八十與九十年代以後,西藏的宗教文化與傳統正在消失,就必須以西藏的宗教文化與傳統為重。所以1991年制訂《流亡藏人憲章》基本教育法。2004年制定《流亡藏人基本教育政策》,在下達蘭薩拉成立教育部實驗小學,課程規劃完全依據基礎教育政策1990年起我就負責教材編輯委員會,也負責藏語文教育。本月14日才剛召開數學科學教師藏語教學研討會。

 

札西東珠督察長還應我請託安排參訪教育部實驗示範學校,並陪同翻譯。

 

面臨困境的教育再改革

我參訪了依據《流亡藏人基本教育政策》而設的教育部實驗示範學校,的確一至三年級只能學藏語,四五年級開始學英文,六年級開始學中文,六年級的課除藏文外全用英文上。我和龍日部長交換上述參訪心得,部長提及新的教育政策的核心重點是一至三年級只能學藏語,不學其他語言,四年級開始學第二個語言,以後條件若具足才學其他語言。但是流亡社會部分藏人擔心下一代將來英文會不夠好,在印度很難生存:

 

確立新的教育政策後,由於流亡社會中已習慣印度的教育體系,有許多人擔心一至三年級只能學藏語,不學其他語言,將來英文會不夠好,在印度很難生存,而不去考慮傳統宗教文化的問題。這是流亡教育目前要面對的困境。

 

我的確也聽過第二代流人藏人朋友主張第三代流亡藏人取得印度護照的期望。龍日部長面臨西藏流亡教育改革的困境,對他這位主導流亡教育的菁英而言,自承既是責任也有壓力:

 

身為流亡政府教育部長,我要為西藏國家民族負責。所以,雖然流亡社會面臨此困境,但是教育部仍堅持要培訓相關校長老師等,努力推廣新政策。

 

我肯定並欣賞教育部的教育新政策,一至三年級,守住西藏自己的母語,捍衛母語的新政策是正確的決策。部長告訴我,新基本教育政策《流亡藏人基本教育政策》由下而上形成共識的制定流程:

 

每一個國家在政府制定政策後,一般會強制執行。但是西藏流亡政府新的教育政策並非如此,而是先邀請各方專家學者討論,包括有印度傳統文化學者、西方藏學家、對西藏文化了解的學者、以及西藏老師學者專家。討論共識形成教育新政策草案,把草案分發至各定居點,眾人討論提建議修正,新的教育政策才定案。 這樣的教育政策制定過程,罕見。藏人有一說:「自己身邊大海裡撈出的寶貝,覺得沒價值,但是拿到別的地方,才知道珍貴。」這個教育新政策獲得許多西方國家專家學者的支持,有一國家認為這非常重要,還願意承擔所有改革的費用。可惜流亡藏人自己看不出其價值。

 

原來教育新政制定流程,像金字塔一樣,一層層討論,而得到共識。後生晚輩的我鼓起勇氣鼓勵部長:每一件事總有反對者,大多數的人支持有共識就可以了。盼望部長要很有肩膀承擔,盼能堅持,因為部長是從第一線老師校長做起的教育部長,更了解第一線的教育工作。部長也不吝惜給我回饋:

 

你說得很對,沒有很硬的肩膀,很容易就要辭職,很難成事。很謝謝鼓勵。在現在關鍵時期,加上流亡社會人才短缺,能有機會做事,很榮幸。這是我應該做的。當然每一個社會都有反對者,針對理論觀點批評,是應該的,而且才能發展進步。但是,不就事論事,依個人情感情緒發表發洩,那比較痛苦。

 

值此流亡教育重要時刻,流亡人才短缺之際,一流的教育菁英,能有機會做事,主導流亡教育,很值得慶幸。我為同行前輩加油打氣。做一件事,要考慮一百個重點細節,也許有18點沒做好,但是批評很容易,只要從18點中要挑兩點來罵就夠了,批評比做事容易多了,批評容易做事難。部長和我分享以修行觀來面對工作:

 

當然批評是應該的,對民主有幫助。但是現在狀況緊迫,需要更多的團結。現在非常關鍵的時刻,流亡政府需要人,聖尊達賴喇嘛需要人,幫助政府幫助聖尊達賴喇嘛。現在聖尊達賴喇嘛已經74歲,仍非常忙碌為西藏國家民族做事。在此情形下,其實我們好好工作就是在積德,積功德。因為聖尊達賴喇嘛說過,西藏問題解決是世界和平的一部份。而且這才是真正的修行。

 

西藏流亡教育改革新政,需要更多流亡藏人的共識與團結支持。堅持教育立場的龍日部長,教育理念是培養流亡學生成為有用的人,在流亡社會起標竿示範作用。流亡第二代藏人的部長,是流亡教育領導者,捍衛傳統,護衛根本。以很厚肩膀因應大家的疑慮與建議,也在因應流亡的困境中領導教育改革。

 

流亡教育需培養專業研究人才

我向教育部長請教2008年十月西藏特別大會,達賴喇嘛尊者對流亡教育所說重話是怎麼說的,當時也在場的龍日部長說:

 

特別大會後,嘉瓦仁波切(藏人對達賴喇嘛的尊稱)在大昭寺接見與會者時嚴厲地說,流亡教育沒有培養出專業人才,30年過去了,雖然小孩受到教育,但是只有受教育不夠,要培養出專業人才。為何說30年?因為1960建立學校,1970年代才有學生畢業。2008年往前推30年,是流亡教育穩定階段。專業研究人才的定義,所謂研究指的是英文的Research。各領域的專業研究(research)人才,例如,醫學院畢業當醫生,有專業,但不是專業研究人才。當醫生後,研究東方醫學、西方醫學、西藏醫學,能高一層研究。又例如,藏醫研究西藏醫學的歷史,受到哪些國家醫學的影響,藏醫與中醫的比較異同,藏藥與中藥的比較。專業研究人才要能結合傳統,予以創新,有自己的創見。

 

原來達賴喇嘛尊者對流亡教育有更高的期許,期望流亡教育要能為西藏培養出一流的專業研究人才,要能結合傳統,予以創新,有自己的創見。我追問部長教育部如何因應?他說:

 

達賴喇嘛辦公室原來就撥款做為教育部專業研究(research)人才專款專用。達賴喇嘛說重話後,辦公室特別撥款二千萬盧比(印度幣),做為基金,其孳息做為教育部專業研究人才專款專用。但是已經四屆,報名投件並不踴躍。藏人不想當專業研究人才,多想當專業賺錢生活。

 

達賴喇嘛尊者關注教育,教育部在四年多前就有「菁英研究計畫」專案,此番經達賴喇嘛尊者公開呼籲,教育部加強學校宣導,期盼各界人才能踴躍投件,提振流亡社會專業研究風氣,培養更多各行各業一流菁英。

 

教育部菁英研究計畫章程

教育部菁英研究計畫自2003年起實施。每年名額十名,一般大學院校碩博士類五名,非大學院校自由研究類五名。修業年限是碩士兩年,博士四年,自由研究三年。

給予研究獎助學金。補助碩博士每人每月4000印度盧比,自由研究每人每月3500盧比,每三個月發放一次,每年設備費6000盧比。經費發放申請程序:碩博士類需依本章程及各大學院校規定,自由研究類不需文憑,但需有研究能力和藏文能力。全時研究,而非兼職。

合格的申請者需筆試與口試。計分標準如下:藏語50%。口語25%。第二語言加分10%。(口試:英、印、梵、中、德、法、拉丁等語言)若有第三語言,再加15%。若有研究出版論文,再加10%。

錄取後規範:一般大學院校碩博士類需有學籍,自由研究類每三個月報告成果,由審核小組審核。自由研究類由審核小組擔任研究成果口試委員會成員。合格者頒給證書,擇優出版研究成果,版權屬教育部。大學院校碩博士類研究成果正本送學校,副本送教育部。

自由研究類共有十四項:

西藏歷史、西藏傳統教學方式西藏方言統一創制藏語的歷史西藏精神與物質環境各地文化傳統西藏民歌詞源傳統教學研究達賴喇嘛的立場觀點想法宗教與科學之異同點西藏傳統體育項目格薩爾王Gaysar gyalpo King)史實戰爭場面之研究有關漾自間布歷史研究。

達賴喇嘛尊者呼籲流亡教育需要培養專業研究人才,以期為流亡社會培養各行各業一流菁英。教育部因應是「菁英研究計畫章程」。目前宣傳方式是在學校加強宣傳、由大學研究所學校出版碩博士論文,而流亡藏人研究成果,由瓦楞那西專家修正後,值得的研究由教育部出版。

我建議部長可以考慮將研究結果出版小冊子並作成果發表。在定居點和學校演講發表研究結果,形成風氣,以期利益流亡社會,並作為學生模範,也許以後投件會更踴躍。還可拍攝製作演講光碟,分送各校及定居點,演講者不必一一到77學校及各定居點,以免舟車勞頓。

和部長道別後,整理訪談資料的我推測,投件不踴躍另一可能原因是:流亡藏人專業研究能力不足,沒法申請。根本之道,不在宣傳,宣傳只為治標。根本之道,應是流亡教育的教學方式要從根本教起專業研究能力。

總理顙東仁波切在《流亡藏人基本教育政策》中,指出流亡教育為西藏事業培養人才的不足處,點出流亡教育延宕改革的困境:

 

西藏民族在流亡社會還產生了前所未有的失業青年的困境,新的教育制度並未為此找到解決途徑。所以目前雖有上萬畢業生,但在其中仍難找到現代或傳統中某一領域傑出的專家學者。而且可看出現有教育體系制度所教育出的內容心態結果,對西藏最終願望、事業、對西藏問題解決、傳統民族特性保存等方面,無法滿足。不少和西藏民族與教育有關之士,都見到此點,1991年第11屆西藏議會於制定《流亡藏人憲章》時,提到所制定的西藏教育政策,要切實符合西藏基本需求與學生未來前途。雖有此規定,但是由於我們不知道何謂符合此規定的教育制度,而且很多人讓學生接受教育的目的只是為了生存或為財閥工作。當我們提出教育制度需要改革時,都有會影響孩子未來謀生工作的反對聲浪。以此觀點,教育難以改革,故延宕至今。直到1997年,設立教育政策起草小組,20038月制定草案,但僅止於現有教育制度框架做出一些改革外,其餘未見革命性改變。

 

即使目前西藏流亡教育在改革的困境中,仍必須設法突破困境實踐教育改革。流亡教育需要流亡藏人拿出當年初流亡奮鬥的精神,在教育第一線實際進行革命性教育再改革。

 

創作者介紹

阿瑪給給

yeh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