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CV 381.jpg T.C.V. SchoolT.C.V. School TCV 069.jpg 

西藏兒童村學校

西藏兒童村學校,其英文的全稱為Tibetan Children's Village School,簡稱為T.C.V. School

西藏兒童村學校系統,是三大教育系統之一,其前身是於1960年成立的西藏難民兒童育幼院。學校撫養及教育西藏難民兒童,直到學生能自食其力為止。學生們在此學習西藏宗教、傳統文化及現代科技知識,目前學生從學齡前兒童的幼兒班到十二年級。達蘭薩拉西藏兒童村佔據了整座山,約四十七公頃土地,是達賴喇嘛尊者早年買下來,現在用於兒童的教育。六十年代初期,達蘭薩拉有數以千計因戰爭逃難失去家人的難民孩子,由於西藏的未來有賴下一代,達賴喇嘛尊者為孩子成立撫養中心,由達賴喇嘛尊者的姐姐達拉慈仁卓瑪負責,1964年病逝之後由妹妹杰尊貝瑪女士接管,向印度政府註冊立案為「西藏兒童村」,致力於照顧在印度流亡的西藏孤兒、新難民和貧困的孩童。

爾後延伸到印度的其他區域,持續增加成為五個兒童村,七個寄宿學校,九個日間托兒所,四個技職學校及五個青年接待所,依據西藏兒童村總部資料統計,至2009331西藏兒童村正在照料的難民兒童達117114名。寄養在兒童村中的孩子都被分成不同的家庭宿舍,一個家庭宿舍原計畫不超過二十個孩子,但現下都有三十多個。每個家庭宿舍都安排家庭媽媽,和孩子們一起吃住。家庭媽媽照料孩子們,分成男女兩大房睡覺,家庭宿舍還有一個大廳供孩子們吃飯及做作業。

六、七十年代,印度政府在安置流亡藏人時,根據土地將流亡藏人分散安置在印度全國七十多個地區。因此形成流亡藏人的定居點,在印度「大分散、小聚居」的格局,所以,西藏流亡社會的學校,也分佈在印度南北不同的地方。大部分學校都採用集中寄宿,統一管理的模式,也有少數日間部走讀學校。

 

西藏兒童村學校總部 

西藏兒童村學校系統,一切聽命於位於達蘭薩拉總部(TCV Head Office)的指揮。西藏兒童村學校系統內各校,包括課程規劃、經費、教師聘任、教科書選用、佛教教學的宗教教育課程實施方案、志工參訪等等,都是總部對各分校一條鞭式的指揮系統。

甫到達蘭薩拉,我先拜會西藏兒童村學校總部,以了解西藏兒童村學校系統運作情形,總部校長慈旺益西(Tsewang Yeshi)提及學校急缺長期授課的中文老師。因為西藏老師教中文,容易說成藏文,因為西藏人之間說話會以藏語溝通。我們需要的是漢人教中文,以塑造說中文的環境。

我曾研究過流亡藏人學校的中文教育,不是每個會說中文的漢人都適合到流亡藏人學校教中文。我建議總部校長,不是每個會說中文的漢人都可以教中文,這個來學校教中文的漢人,必須了解流亡教育的目的,依此擬定教學目標與內容,授課內容可不能隨意教。而且還需要了解流亡社會生活條件不是太好,要能吃苦才能長期任教。最好先培訓才易長期勝任。

校長表示他倒沒想過中文老師培訓一事。我們相談甚歡,校長問起我在蘇佳西藏兒童村學校住宿一事,我表達論文觀察需要和學生一起住,但規定外國人不可在學生宿舍住宿。校長立即給了我特許,要求蘇佳西藏兒童村學校准我住進學生宿舍。回臺灣後我撮合一所大學的海外志工團負責主管與總部校長商討合作事宜,正在研議中,若成,我願協助培訓及協助。

總部教務主任丹津桑波(Tenzing Sangpo)則為我解西藏兒童村學校各個分校及架構,以及各校在宗教文化傳承的努力以及學校教育的目標總部自2007年起每年邀請達賴喇嘛尊者於總部說法,各分校派代表學生們參加。今年剛辦完,是在6月24-25日兩天全校停課聽法,也錄成光碟給各校播放。我們教育的目標是給兒童傳統與現代教育、培養學生獨立思考能力、成為服務西藏和人類社會有用的人。

總部會聯合各分校於五年級、八年級舉辦英語、數學、藏文等三科目的統一考試,以了解各校學生的學習成效。總部也會邀請達賴喇嘛尊者於總部說法,各校派學生參加。總部為培養學生成為服務西藏社會有用的人,也會在流亡政府需要時全力協助,例如於200810月舉辦的西藏特別大會,總部即派遣遠在德拉東職訓中心餐飲科的學生,到達蘭薩拉為來自世界各地流亡藏人提供餐飲。

 

 

 

蘇佳西藏兒童村學校

蘇佳西藏兒童村學校分中學部大校、小學部小校兩部分。小校小學生一至六年級,年齡是六至十三歲。在大校中學生七至十年級,年齡是十四至十七歲。中學部是西藏流亡政府於1986214為因應源源不斷的流亡難民青少年求學而建立,小學部於1993712也是為從西藏境內逃來求學的兒童而建立,都直屬西藏兒童村總部所管轄。

我主要研究對象是中學部的學生,200912蘇佳西藏兒童村學校中學生總數為1395名,小學生總數則是430人。因為中學生大都是從西藏逃亡而來的,由於入校時年齡達十四歲,已屆青春期,因此不適合和小學生採用相同的家庭寄宿制,改採男女分開寄宿,三餐由學校食堂統一提供。男女宿舍各有一個學生宿舍長負責,若有事則向教師宿舍中的行政人員報告處理。

而且,中學生升級也是跳躍式的,可以跳級,頭兩年,每年幾乎要完成一般學校兩年的課程。先就讀新難民特別班:機會班(Opportunity Class,簡稱OC班),是為剛從難民接待站出來,分配到學校就讀的新難民而設立的特殊班級。機會班兩年讀畢,通過測驗可選擇升至七年級或語言班專攻英語語言,測驗不通過可選擇語言班學習。實在不適合讀書則安排到唐卡班、裁縫班學習技藝。

 小學生畢業後,可直接送郭巴布西藏兒童村學校TCV,Gopalpur就讀七至十二年級,也可直升到中學部讀到十年級。蘇佳學校中學生與其他學校一樣,讀完十年級後,參加全印度統一考試,近來蘇佳學校學生成績優異,頗受好評。十年級畢業後可依志願,若選擇歷史文學等文科,就到郭巴布西藏兒童村學校;若是選自然、科學等理科,可到總部上達蘭薩拉西藏兒童村學校;如果選擇學習財經貿易等課程,可到南印度貝拉庫佩西藏兒童村學校。新難民青少年語言班畢業可以選擇到西藏職訓中心,可短期學習半年,也可完整學習兩年。

蘇佳學校中學部創校初期,在難民定居點內借讀借住紡織廠的舊廠房和倉庫,當時的學習環境和設備都很克難,但師生努力克服,邊學習邊參與建校勞動,19901123由西藏兒童村接管。在國際援藏組織的資助下,近年已有設備齊全的教學樓和大禮堂、大食堂以及運動場,目前中小學部已有男女生宿舍18棟及教職員宿舍等。

蘇佳學校中學部課程規劃,主要為西藏的歷史和傳統文化、英語、數學、及現代科學和社會。曾有專為年齡稍大的流亡青年而辦的速成技藝特殊班,學生年齡是十七至二十五歲,以學習藏語、英語和西藏歷史文化及現代社會常識等基礎教育為主。兩年畢業後,可找工作,自食其力,目前這個特殊班已經搬遷

 

希拉辜現代學校

德拉東現代學校的校長珠次仁(Duke Tsering),告訴我學校正名是希拉辜西藏兒童村學校(TCV, Selaqui),由來自各分校成績優秀名列前茅學生組成,目前有611年級。校長希望學校不是僅止於現代學校(Modern School)的虛名,而是能提高學生的質。

校長說十年前阿瑪杰尊貝瑪為了培養專業一流人才,便想設立學校,當時有許多人反對,擔心其他學校會沒有一流學生。目前成立不到五年,以後會怎樣不知道。在西藏兒童村學校總部框架下,為培養一流學生所做的特別努力是,讓學生發揮特長並有獨立思考判斷力,讓學生參與學生事務,自己做決策。

還提到:有的父母要求孩子拿不到第一名別回家。學校立場是讓學生在沒有功課壓力下,努力學習活的知識,非讀死書。本校學生成績優秀足以申請國外獎學金,全印度統一考試,本校在TCV各分校中是佼佼者,本校科學成績比一般學校好。學校有一個利他社團,服務社區醫院孤兒院等。2009年寒假過年放長假有七位學生留校,老師們帶到殘疾療養院、松贊(Songtsen)圖書館服務,到薩迦佛學院(Sakya college)、尼院聽法學習一週。

我在希拉辜西藏兒童村學校住宿兩夜,學校佔地68公畝,校園花木扶疏,比起蘇佳學校資源較好,校舍建築更美麗,各教室設備規劃更完善。學生清晨五點就起來運動比賽,有28位老師297位學生十幾位志工,常有機會在學生親戚或外國認養人中找資源,邀作家專家等,辦研習營。學生質好人少,所以可以有更精緻的教學。校長指出目前學校困境是菁英老師難找。

校長是第二代接受流亡教育的藏人,陪我參訪介紹時,我見他真情流露和每一位老師招呼,為我們彼此介紹,也見他真心關懷每一個擦身而過的學生,停下來說話,問孩子們今天統一考試考得如何。放學時他騎自行車在校園運動,2008年3月事件後,他率學生騎單車為西藏境內同胞聲援抗議。珠次仁是全心全力為西藏流亡教育付出,是好校長。

我也發現原來希拉辜西藏兒童村學校,類似臺灣的資優班。設立目的為培養一流專業人才,有一流的教學資源,複製西方的教學方式,生動活潑,多元學習。重視學生發揮特長獨立思考,在學生事務中培養判斷力。希拉辜西藏兒童村學校,是一所資優績優的學校,是學生資質好而且學習成績也好的好學校,而非臺灣昔日拼聯考升學班的再版。

和流亡藏人提到菁英教育,眾所一志指稱只收績優生的希拉辜西藏兒童村學校,但是,流亡的一流菁英人才,都會是來自讀書考試成績一級棒的資優生嗎?有一部分菁英的特質是會讀書,讀活書,成績好;另一部分菁英未必具有會讀書成績好的特質。成績好未必和各行各業菁英畫上等號!也許有一部分具菁英潛力的學生,成績不足以進入菁英學校,但是,這一部分學生也需要培養,才有機會成為菁英。這個培養,也許來自家庭,也許來自社會,也許來自外在環境,也許際遇可以磨鍊培養。如果流亡學校做得到,也許可以來自學校教育。

 

西藏職訓中心

囊巴拉蔣揚等語言班學生想讀的職訓中心,位於德拉東,和希拉辜西藏兒童村學校比鄰而居,都屬於西藏兒童村學校系統,兩所學校建築風格一致,因贊助者要求建築材料規格,而有一流的建築設備。

西藏職訓中心校長蔣巴拉旺(Jampa Lhawang)給我各科系詳盡學生名單性別等資料並告訴我:學校有廚師班28人、管家班14人、餐飲班20人、秘書班17人、烘焙班22人、美容20人、電腦班26人、木工班5人、機車修理班 12人、美容美髮班15人、電焊班10人,全校共189人。學校美髮班有國際義工認證,已合作八年,管家班餐飲班烘焙班和印度大飯店合作,學生出路都不錯。希望能有臺灣義工電腦老師,目前電腦科是高薪聘請印度老師。

校長帶我和譯者一一參觀學校各職業科系上課的教室以及實習的工廠。烘焙餐飲等實習廚房,與我在臺灣參觀的高職設備相差無幾。尤其美容班有印度式等指壓油壓按摩,實習的房舍雅致溫馨看了令人放鬆,若非時間緊湊,我真想留下一試。配備空調冷氣的實習旅館,精緻潔淨的被褥,麻雀雖小,五臟俱全,收費低廉,看似舒適,令人動心。還有一間健身房。校園還有佛塔,連接走道長廊很美,有精緻小巧的實習旅館,四間客房對外營業,也有餐廳麵包店,男女學生在旅館與餐廳實習,有模有樣,好得很。

美髮班有一位美國贊助者建教合作,八年來定期飛來此中心義務教學並舉辦認證考試,她的證書一般人可得花十萬元盧比經過學習才又機會得到認證。有此證書及技藝,在印度找工作不成問題。餐飲科也和印度大飯店建教合作,學生畢業後很好找工作。校長說學校原則上鼓勵學生培訓兩年,但也提供半年短期培訓。也有幾個血氣方剛的青少年只想參加半年短期培訓,然後匆匆打包想偷渡西藏境內家鄉去,後來回不去家鄉在附近定居點擺攤勉強營生。

參觀時我居然碰上蘇佳學校14號家庭的女孩,起先我以為遇到雙胞胎姊妹花,原來是同一人,我離開蘇佳學校後她選擇學習技藝,所以來此中心學習。女孩見我認出她,有點激動眼角泛著淚光。參觀後我終於鬆了一口氣,囊巴拉蔣揚等新難民學生若能來此校就讀,可以學習良好的技職教育,對日後在印度生存就業很有幫助。蔣巴校長提到他很缺電腦資訊老師,我也在想國際援助若能多一些像美髮班的美國贊助者,長期提供技藝建教合作,該有多好!像臺灣有許多大學提供大學生到國際志願服務的機會,主其事者若願意與此校長期合作,每年暑假帶義工團隊來教技藝,對這些流亡難民青少年日後生存大有助益。若有臺灣高職或技術學院的退休老師,願意來此職訓中心長期義務教學,可以開創有意義的教育生涯第二春。

不過此校盛夏白天很熱,義工老師們得吃得了苦才撐得下去。另有語言的障礙,需要以英文溝通教學。還有文化的差異,最好先瞭解流亡西藏,深入認識西藏流亡教育,配合教學,才不會橫生枝節不能合作共事。要成就一件好事,除了發心真誠外,還需要許多配套因緣,才得以成事。願有心付出的義工努力加油!有意者請找西藏兒童村總部接洽。

 

還蘇佳西藏兒童村學校清白

在蒐集論文資料時,我曾讀過一篇指稱新難民的蘇佳學校在九十年代是出了名常鬥毆的場所。但是我在蹲點期間看不到聽不到鬥毆,只見過兩個小學男生吵架。這之間差別很大,我找學生會會長了解過去學校歷史。他說:

 

我只聽說十幾年前九十年代安多康巴曾打過群架。而從那時起,學校的所有分類都不像寺院般以同鄉區分,像學生分派宿舍或比賽分隊都是以綠紅白黃藍五色分類。平常我們不會特意問同學是衛藏、安多、康巴,從沒人問,因為那不是重點,所以第一天訪談我也驚訝我們三個正好都是康巴。

 

我在學校找不到答案,卻在達蘭薩拉新朋友流亡藏人董易(化名)的戀愛史裡找到真相。

 

19916月,學校因打架停課一週左右。起因是和白瑪慈仁有關,青海人,是藏文版校刊《小牦牛的吼聲》編輯。曾帶人到議會抗議和嘉樂東珠有關一事,此事造成旁人不滿,慢慢造成安多康巴同學間嫌隙。他向同鄉安多同學訴苦,說他被幾個康巴同學欺負,幾個安多同學就揍了康巴同學一頓替他出氣。

那天教室門口突然有吵架聲,有五個安多人打倒三個康巴。其中一個阿壩老大被打翻倒地,另一個拿安多牧民的「錦巴」(綁鐵棒的長繩)一甩,打到一人。老師想拉開學生,很多同學衝出教室,一場混戰,老師還被打昏了。後來所有同學被老師們帶到操場,所有老師職工站中間,安多和康巴分列兩岸,兩側學生叫囂好一陣子:「你有種給我出來。」。接著人少的安多被老師帶離學校,住宿附近印度村莊。晚上,康巴不服氣,認為不公平,就砸辦公室。翌日總部派人火速處理,挑起戰事的安多康巴全被開除。康巴受傷不服,不願放安多走,追離校的安多,老師也追上前去把康巴擋下。追人的康巴對老師哭:「這口氣嚥不下。」幸好安多搭車走了。其餘沒參與的安多被康巴趕出宿舍,跑到附近印度村莊,由老師送飯。後來校長把安多送招待所安置,一段時間平息後就回校。

 

流亡藏人對外團結一致為西藏,對內有衛藏、康巴、安多的分類,有其異質性,實非同質。這起學校鬥毆單一的不幸事件,有其歷史背景,打鬥的形式上是安多人與康巴人的衝突,但背後有其政治背景。也許該歸因於當時政治上的組織架構,造成安多人和康巴人不同鄉的區分,而非歸因於安多和康巴的嫌隙不和。稱蘇佳學校是新難民常鬥毆的場所,這個指控太沉重,應該還原歷史真相,人云亦云,未經查證,對擁有努力的教職員工生的蘇佳西藏兒童村學校的校譽而言,有失公允。

創作者介紹

阿瑪給給

yeh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