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CV 274.jpg 

流亡中的藏傳佛教學校

西藏流亡學校教育為了重塑西藏傳統宗教文化的生活環境,會規劃邀請高僧來學校說法,為師生開示,舉行法會為大家祈福。並依循佛制,在各個紀念日遵行儀軌舉行活動。在印度異鄉的難民學校裡,再現西藏傳統的家庭生活。從教室辦公室到宿舍,形塑西藏傳統宗教文化的生活環境。

 

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

蘇佳西藏兒童村學校,每年都會邀請西藏各教派高僧蒞校,為師生祈福加持。曾邀過鄰近的大司徒仁波切Tai Situ Rinpoche ,今年七月1719日邀請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來校,我正好躬逢盛會,並得以親睹高僧慈悲為流亡教育的關懷。我從第一天迎接噶瑪巴開始進行觀察:

 

秋美(化名)一路帶我,牽著我去迎瑪巴,從校門口到Guest house,兩旁學生有的手持小花或是藏香,有的雙手合十,在香煙裊裊中我們一起恭迎瑪巴。夾道都是學生,其間穿插幾個身穿藍色制服的工作人員,是噶瑪巴的護衛保鑣,二十歲左右,很年輕。

 

我以為噶瑪巴的工作人員都是從達蘭薩拉帶來的,直到穿著藍制服的美真來到14號家庭,解釋護衛的選拔,我才知道原來藍制服的年輕護衛都是蘇佳西藏兒童村學校的中學生:

 

老師,我是學校八年級的學生。因白內障開刀和14號家庭的女孩一起住院,受14號家庭仁增媽媽照料結緣,喜歡仁增媽媽,常常來14號家庭。去年學校遴選120位同學到菩提迦耶擔任噶瑪巴說法時的護衛工作,此次噶瑪巴來訪,動員60位。藍制服是噶瑪巴給的,昨天噶瑪巴接見我們,要我們用功讀書。

 

噶瑪巴為學校師生舉行白度母法會,全校當然全天停課,附近學校的學生也停課,由老師帶隊來參加,而比熱定居點的居民,也扶老攜幼參加。當天法會盛況,眾人盡是虔誠歡喜:

 

晨四時,一陣清涼。

低沉渾厚的雷聲轟隆轟隆,我持咒傾聽,窗外一陣陣白光從天空的灰暗裡劈開,我靜心解讀光中的清明。今天,噶瑪巴要給大家白度母長壽法會。

秋美費心帶我,在雨中一路牽著我來到會場。我們在等噶瑪巴。長壽法會持續近兩個小時。然後,噶瑪巴開示43分鐘。法會儀軌唱誦,我很熟悉,但是開示沒有譯者,當場聽不懂。會場有不少附近藏人穿著秋巴參加,學校老師送來酥油茶和卡滋(西藏食物油炸的麵食),大家歡喜享用。還有小嬰孩偶爾傳來的哭聲,也有幼童在外圍奔跑說話,學生們倒是規矩全程行禮如儀。

 

1959年達賴喇嘛尊者流亡印度後,和印度政府討論流亡藏人的安置問題時,達賴喇嘛堅持要求將流亡藏人集中安置,以避免四散飄零。但印度政府沒有足夠的土地供所有藏人共同居住,只能在印度提供大小不等的空閒土地,因此流亡藏人只好根據土地安置藏人。尼泊爾和不丹的流亡藏人也是據此安置。這些定居點的人口規模從幾百人到幾萬人都有,主要是從事農業,也有一些從事商業或手工業的。定居點的特點是土地為印度政府所有,租借給藏人的期限大多是九十九年,定居的藏人不視為當地的居民,沒有公民權和土地所有權,其居留每年都要經過審批,定居點的藏人內部施行自治,並直接受西藏流亡政府的領導。經過五十年的努力,目前西藏政府在幾乎所有的定居點都建有寺院、學校和醫院。

第二天上午法會圓滿,下午學生在大禮堂以傳統西藏歌舞迎噶瑪巴,校長叫學生來帶我參加。傍晚我找了幾個學生以了解噶瑪巴開示內容。右加坐在法會前面,聽得清楚,還仔細在筆記上為我把重點翻成中文,然後把噶瑪巴的藏文開示,轉譯成中文給我:

 

學生們幾乎都來自西藏境內,我知道你們的感受,因為我也是來自西藏境內。你們這些西藏的孩子,負有很大的責任,要好好學習,不要辜負大家的期待。

學習的過程會遇到困難,要去克服。要了解老師對自己的重要,我小時候,24小時都有老師陪伴,當時不知道學習是為了自己,一心想著是老師要我學習。現在想起這些,終於明白一切都是為了自己。希望你們不會像我小時候那樣想。學習是為自己,不是為了他人,所以要全力刻苦學習。

至於流亡藏人,不要忘了要為西藏事而奮鬥,不要只想為自己做什麼,要想自己能為他人做什麼。

 

原來如此,噶瑪巴對學生的說法和對大眾不同,那是因材施教。所教導內容,都不忘失西藏。高僧師長的耳提面命,學生的努力學習,我在札記寫下蘇佳西藏兒童村學校新難民學生帶給我的感動:

 

這幾天我和蘇佳西藏兒童村學校新難民一起生活,我看到西藏民族的希望,我看到宗教文化點點滴滴,在各個面向,在學校裡得到傳承,那是帶著感動的眼淚,那是帶著欣喜的微笑,因為西藏民族有希望。

 

向學校主任辭行時,他要我在留言簿上簽名留言。因此我得以看到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於學校貴賓簽名簿的簽名留言:

 

蘇佳西藏兒童村學校全體教職員工及學生,把西藏政教事業記在心中,直到今日都無以倫比地盡心盡力;我本人對此表示無限的尊敬和感謝。未來不要辜負了聖尊達賴喇嘛和廣大西藏人民的期待;像上弦月一般(會越趨向滿月)。願你們於真誠的效忠方面,無瑕無偽地竭盡所能地去做。西藏能否長久生存下去,全賴於教育,讓傳統教育和現代教育的各項事業,全面提高發展;要發願為西藏的未來培養眾多傑出的人才。

 

我應主任之邀,在噶瑪巴留言之後也誠心寫下:

 

我來蘇佳學校,看到流亡教育在宗教文化傳承上的努力,很感動。

因為我們西藏民族有希望。

 

大寶法王噶瑪巴第三天要巡視校園,要進教室看學生上課,還要分別到十八棟學生宿舍一一灑淨。

 

晨起,家庭媽媽督促孩子們奮力刷洗,把清潔工作再做仔細一些,然後將茶點仔細備妥擺好,等待十七世大寶法王。昨天就聽媽媽說噶瑪巴將巡視校園,並將一一至所有十八個家庭宿舍灑淨。昨天放學後一整個下午大家刷刷洗洗大掃除,椅墊被單制服窗簾門簾都被孩子們取下洗淨曬乾,四周桌底角落灰塵都被翻出來,好像過年喔。我照家庭宿舍規矩折疊被褥,已經比臺灣我家整齊很多,但負責媽媽房間清潔的女孩德美(化名)不滿意,她重做一次疊成四角豆腐般完全符合標準才安心。七點到了家庭裡多數孩子誦經去,留下六個孩子完成未完工的清潔工作。八點所有孩子上學後,家裡剩我和媽媽。媽媽把家庭四周以除瘴草薰過,點起藏香迎大寶法王來家裡灑淨。

 

靜肅中噶瑪巴來到14號家庭,我給噶瑪巴獻完哈達。學校主任以藏文對噶瑪巴介紹我來自臺灣,我想起噶瑪巴懂得中文,就以恭敬心用中文溝通交談:

 

我:我來是寫學校教育在西藏宗教文化傳承的努力。

大寶法王:很好,你住這裡?

我:是。我跟媽媽和孩子一起住。

大寶法王:很好。

大寶法王走向家庭經堂灑淨,見我手中有相機,

法王:要拍照嗎?

我:可以嗎?

大寶法王便大步走到廳堂中央站定,馬上有侍者僧人幫忙拍照。

 

噶瑪巴灑淨加持後的14號家庭,溫暖洋溢熱鬧滾滾:

 

大寶法王加持灑淨後轉至其他家庭,仁增媽媽興奮的通完電話,13號家庭媽媽速速趕14號家庭和仁增媽媽來相聚,兩人笑啊,臉上散發興奮緊張的光彩,急著說剛剛的經歷,既害怕又歡喜又緊張。13號家庭媽媽剛走,7號媽媽隨即進門,也是如出一轍。住在此一週,第一次見媽媽們串門子,說的都是剛剛噶瑪巴到家庭裡灑淨的情形。而我,立即開工書寫,書寫時頸背清涼舒暢,似在閉關中。似在環境中又和環境有距離,好像脫離環境又明明在此中。秋美放學後也是興奮的不已,吱吱喳喳說著噶瑪巴到教室看她們上課的情形。

 

莊嚴的第十七大寶法王噶瑪巴的中文很好,有一股強大沈穩的力量,如法會當天清晨四點轟轟低沈的雷聲,似寺院萬僧渾厚深遠的誦經聲,穿透的力量穩住人心。使人沈浸在平和安定中。我和師生都得到加持,而且法喜充滿。

西藏流亡學生擁有豐富的教育資源,常有機會得到西藏高僧大修行者到學校的開示說法祈福灑淨,並得到高僧生活化的教導與鼓勵。藏傳佛教各大教派的高僧重視流亡教育,所以才會特意到學校教導流亡學生,從法會祈福、宿舍灑淨到進教室看上課,鉅細靡遺關懷學生所受的流亡教育與所過的流亡生活。大修行者流亡高僧,瞭解流亡教育的重要,才會寄望老師與學生為西藏政教事業盡心盡力。流亡高僧明白西藏能否長久生存下去,全賴於教育,所以鼓勵流亡師生要為西藏的未來培養人才。

 

 

法會誦經

西藏兒童村學校,每逢西藏傳統佛教節日,必須依循佛制遵行儀軌,舉辦法會等宗教活動。蘇佳西藏兒童村學校,會由宗教師主導法會等,在禮堂舉行。這些宗教活動有例行性也有特別性。例如今年三月,特別為流亡五十年及祈請達賴喇嘛長壽,舉辦24小時白度母共修法會。中文說得很好的中學生單美(化名)告訴我例行法會情況:

 

一般的西藏傳統佛教節日,都會照規定在晚上舉行誦經,有些特別重要的佛教節日,還會停課,大家誦經。學校會提供餅乾巴等供品,圓滿後會發給學生。

 

單美擔任譯者陪我向主任辭行時,主任提及藏曆10日和25日及特別紀念日要舉辦例行的上師薈供法會,共修憶念上師,全校教職員工師生包括家庭媽媽都會參加。他邀請我參加翌日的上師薈供,我很樂意與日夜相處十三天的孩子們一起共修上師薈供:

 

原本預計今天要離開蘇佳學校,昨天向大主任辭行時,他說起今晚有上師薈供,我決定留下參加。今晚七時,老師和媽媽坐台上,學僧尼師亦然。台上有佛像點燈及供品,一如平素寺院或佛學會各道場,持誦喇嘛確巴(上師薈供)經文、迴向,使我很想師父。

 

傳統佛教節日,在家庭宿舍裡也要舉行,由家庭媽媽主導,帶領孩子們依循佛制遵行儀軌。上師薈供當天上午,我先參加14號家庭宿舍的煙供誦經活動,在家庭宿舍門前庭院,仁增媽媽帶著孩子們圍成一圈做煙供。誦完經文,每人手上抓一把米放在額前唸誦,然後灑向四方。單美告訴我,有幾次遇到學校教職員工去世,我們會在大禮堂辦度亡法會,為他唸誦八大祈願文誦經度亡3-7天,根據學校經濟條件給學生供酥油茶及供品粘巴餅乾。14號家庭宿舍裡小五的女孩秋美也記得度亡法會,還為我宣說其中利益:學校有人去世,我們會為他誦經度亡,這樣念經對他好,對我們學生自己也很好。

希拉辜西藏兒童村學校,也是一樣,每逢西藏傳統佛教節日,必須依循佛制遵行儀軌。我在希拉辜西藏兒童村學校發現,此校依西藏兒童村總部來文指示的誦經共修公告:

 

致校內各教職員工及所有學生:

此次依西藏流亡政府及西藏兒童村學校總部規定,唸誦的經文、持咒次數,本校需逐日回報西藏兒童村學校總部。故校內各教職員工及所有學生須依下列規定按時參加誦經共修:

一、八月十二至十四日三天,在學校經堂舉行。

二、時間:下午430530

三、八年級學生因參加統一考試,不必參加。

四、翌日統考考試科目的任教老師可免參加。

五、除向教務主任申請請假者外,全校各教職員工及所有學生都必須到場

    參加。

2009/08/11傳統文化小組 札西彭措

校長 珠次仁

 

我參加了希拉辜西藏兒童村學校第一天的誦經,由宗教師帶領唱誦,全校師生參加。學生男左女右盤坐,誦經後靜坐五分鐘。誦經共修的確如公告要求來執行。

學生雖寄宿在學校,和傳統家庭生活不同,但是西藏流亡學生不會忘失西藏傳統宗教文化。因為不論是西藏兒童村哪一所分校,都一定會在宗教師教導下,依據西藏兒童村各校包括佛教教學的宗教教育課程實施方案確實執行,每逢西藏傳統佛教節日,必須依循佛制遵行儀軌,舉辦法會等宗教活動,過西藏人傳統的宗教生活方式,當然不會忘失西藏傳統的宗教文化。

再現西藏傳統文化

蘇佳西藏兒童村學校的新難民學生,許多是在學校長住有父母的孤兒,因為父母在西藏境內,無法與父母團聚同享天倫。學校為彌補學生無法和父母同住的遺憾,特意規劃小學生的家庭宿舍,設置家庭媽媽,除照顧孩子們外,也須扮演傳統西藏家庭裡主母的角色,在家庭宿舍裡主導,重現西藏家庭傳統文化生活。

家庭媽媽教導孩子分工合作,每天清晨四點半有四個女孩先起床做大家的早餐。早晚餐都是饅頭餅子和咖哩,午餐改為飯和咖哩。家庭宿舍擺設,從門帘到國旗,從佛像到供杯,都是西藏式。家庭宿舍和學校校園教室都是以藏文交談。家庭媽媽要主導學生飯前祈禱供養、紀念日煙供等,教導孩子在家庭宿舍中如何遵守佛的紀念日儀軌,也要教導學生平日行止應遵守事宜、家庭小經堂佛像與供品的擺設、如何供水等。

除家庭宿舍外,校內各處可見西藏傳統擺設。例如大禮堂、宗教師上課的經堂、家庭宿舍小經堂、教室、校長室、辦公室,都有佛龕佛像唐卡,都在佛前供水。蘇佳西藏兒童村學校的行政辦公室前還有一個直徑達兩公尺超大的六字大明咒家庭宿舍及校園裡的生活裡,一點一滴再現西藏傳統的家轉經輪,供師生轉經。校園一角有摩尼堆,都是西藏人自古以來的傳統。流亡學校為形塑西藏傳統宗教文化生活的環境,在家庭宿舍及校園裡的生活裡,一點一滴再現西藏傳統的家庭生活。

平日在洗衣洗碗的日常生活裡,我在14號家庭常聽孩子們唱歌,唱西藏傳統歌謠,唱西藏流行歌曲,唱西藏愛國歌曲,使我也見到什麼叫做西藏是歌舞的民族。噶瑪巴來學校的前夕,學生排練歌舞,西藏歌舞在校園處處可見,宿舍前、小學部禮堂,學生練習西藏傳統各地方歌舞,練到晚上九點半還沒結束。我和14號家庭的小孩都跑去觀賞排演,也有許多學生觀賞。西藏是歌舞的民族,原來如此。演出者與觀眾,都不會忘了西藏傳統服飾歌舞,不會忘了西藏傳統文化。

噶瑪巴離校的下午,學校放假休息,14號家庭閒聚唱歌唱得興起,閒著也是閒著,大家決定索性辦場家庭歌舞表演會,也讓我見識了隨興而起的西藏歌舞。孩子們紛紛穿上秋巴傳統服飾,連唱帶跳27首歌舞。大家立正排好隊伍,以西藏國歌開幕迎賓歡迎我,從西藏流行歌唱到傳統歌謠,從愛國歌曲唱到校歌,從西藏童謠舞蹈跳到印度尼泊爾舞蹈。大家高興極了。末了,全體家庭成員大合唱茶仁媽媽,來謝謝家庭媽媽的照顧。

我在蘇佳西藏兒童村學校生活時,不像是居住在印度,反而像是居住在西藏,因為大家過的是西藏的日子,不是印度的日子。當我離開蘇佳西藏兒童村學校時,索多會長、右加、美真、單美、中文社等幾個大孩子來14號家庭送行。14號家庭的孩子們列隊唱西藏國歌送我,末了大家大喊:「FREE TIBET!」這些孩子是西藏人,在印度過起西藏生活,看的是西藏的佛龕佛像、唐卡、轉經輪、摩尼堆,說的是西藏話,唱的是西藏歌,生活環境所見盡是西藏,都是西藏傳統宗教文化。

 

中國同化印度涵化的影響

在訪談新朋友流亡藏人董易(化名)時,我發現中國以省份區分藏地的教育策略的確成功,至今董易在搜尋過去記憶時,在不知不覺中仍會以中國教育用省界區分西藏的方式說是青海人,而非以傳統西藏三區說法說是安多人。可見境內藏人被中國同化的影響,難以抹滅。後來參訪教育部實驗示範學校時,六年級學生正在上中文課,居然以中文問候我,然後合唱兒歌「世上只有媽媽好」來歡迎我,字正腔圓唱得很好。從「你說過兩天來看我」唱到「高山青」,我和督察長也禁不住一起唱和,歡唱滿教室。

週日中午在蘇佳西藏兒童村學校的食堂裡,我和中學生大女孩一起觀看中國青海電視台西藏年輕歌手大唱流行歌曲。升旗集會時小學生演戲時也把中文當語言來玩鬧,其中一齣戲是自行以境內昔日生活改編,編劇還加上幾句中文罵人的話,惹得大家大笑。

蘇佳西藏兒童村學校的歷史老師仁增卻殿,告訴我想要轉變學生受中國同化的影響,需要時間慢慢來:

 

百分之百新難民學生受中國同化影響,已經知道中國觀點,卻未必知道西藏觀點。例如,中國把西藏以自治區省界分界,和傳統藏人以衛藏、安多、康區三區做區分是不同的。想要轉變這些被同化的影響需要慢慢來。

 

西藏學生受中國漢化的影響的確存在,但是,正如同江達(化名)等難民青少年所說的:

 

老師,其實我們忌諱說中文,只有那些剛逃出來OC班的學生才會使用中文。我們來得久的,因為中國的關係,不願意說中文。

 

流亡西藏的難民學生,不會把中文當作母語,使用中文時抱持這不是我的母語的心態,所受文化影響其實是淺層的,並未深植人心。

而流亡暫居印度,住宿的新難民學生每月只有一天外出的機會,和印度社區接觸其實很有限,即使外出也是在藏人定居點活動。我見過教印度文的老師,必須利用晚間到14號家庭宿舍,為三個六年級女學生個別指導,加強印度文以應付考試。雖然部分在印度成長的第三代學生,愛看印度電視節目,也會說印度話,在新難民居多的蘇佳西藏兒童村學校校園中,其實印度涵化並不明顯。

藉助譯者的協助翻譯西藏職訓中心校刊《雪山的使者》,我讀到一篇學生以藏文寫的《藏語文的價值》,其論述很精采:

 

語言是民族的靈魂,是國家靈魂的寄託。但21世紀西藏年輕人混著說英語和藏語,在此呼籲西藏年輕人要完整學習自己的語言。因為一個人若不能說純正語言,別人看來,不算一個純正的人。別和他國語言混用,否則藏語文會消失。藏語文可使人心靈安寧,可以利益其他國家的人。西藏值得驕傲的是藏語文,藉由保存西藏語言文字,我們可以驕傲的說:西藏是個獨立的國家。因此,為了西藏未來,所有藏人應認清自己的價值,重視藏語文。一個國家,若無完整純正的語言文字,就如同雄鷹失去雙翅。盼西藏人能把達賴喇嘛尊者的教導以及現況,謹記在心,好好學習自己國家的語言文字,以維護自己民族的尊嚴。

 

西藏流亡學校在中國漢化與印度化的夾殺中,新難民受印度涵化影響不多,受中國同化影響較大。但是不論是印度涵化或是中國同化,都不會影響新難民是西藏人的根本。流亡教育重視西藏的根本傳統宗教文化,費心設計與宗教文化傳承相關的正式課程與非正式課程,盡力點醒西藏學子的西藏心,努力使西藏傳統宗教文化得以在流亡中存活下來。

創作者介紹

阿瑪給給

yeh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過路的
  • 有信仰的民族,很難被征服...
    以信仰看問題,很難不真實.....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