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兒童村學校學生早晚課誦        TCV 311.jpg

 

   TCV 298.jpg       TCV 5020.jpg

    

宗教文化正式課程在西藏流亡學校

 

現今西藏流亡教育的政策依據是流亡藏人基本教育政策》,其中明訂第八章學習科目為:藏文、因明(邏輯)、外國語言、工學(藝術與工藝技術)、科學與技術、數學、非暴力與民主的觀念、品德、運動與體育。其中科學與技術指的是一般科學、社會科學、歷史、心智科學。而品德是所有課程與教學的核心,不獨立設置學科。在藏文與外國語言中提到以藏語為主的語言政策:

 

要提供學習三種語言的教育政策,十年級後不僅精熟藏語,還要精熟第二種語言,印度語、中文、英語、西班牙語中任一種外國語言。並提供會讀寫當地語言做為第三種語言。但目前提供第二種學習語言是英語。小學三年級前,只能學一種語言:藏語,其他語言連名詞歌謠也避免使用。四年級起學習第二種語言,六年級起可以學習第三種語言。

 

流亡藏人基本教育政策》的第四章指出學習教材來源有現代化教育和傳統西藏教育。現代化教育主要包括:科學與技術、數學、社會科學、經濟、經營與設計、科學等。因此,學校依據教育政策將傳統西藏教育規劃成:宗教課、藏文歷史課、藏文語法課等,列入學校授課的正式課程,並且將社會、科學、數學課本以藏文編寫,以保有西藏傳統宗教文化。

以蘇佳西藏兒童村學校七年級六至八月的班級課表為例,學校授課的正式課程包括:藏文7節、藏文歷史2節、英文7節、數學7節、科學7節、社會3節、印度語2節、圖書館、體育、電腦、宗教課各1節,共39節。

 

七年級宗教文化課程架構比例表

類別

科目

各科節數

合計

占總節數之比例

宗教文化課程

藏文

7

10

 

藏文歷史

2

宗教課

1

藏文版教科書

數學

7

17

44

科學

7

社會

3

宗教文化相關節數                          27

班級一週總節數                            39

 

其中西藏宗教文化正式課程共10節:藏文7節、藏文歷史2節、宗教課1節,約占所有正式課程的四分之一。目前正進行數學、科學、社會的藏文版教科書的編輯,班級課表內數學7節、科學7節、社會3節,共17節,約占所有正式課程的44%。

而班級課表中語文類課程共有16節:藏文7節、英文7節、印度語2節,藏文與英文幾乎各占語文類課程的一半。由此可知,藏文與英文是西藏流亡學校最主要的學習語言。就課程架構比例而言,西藏宗教文化課程在學校整體課程架構中占重要的比例。

 

宗教課的課程實施方案

西藏兒童村總部為貫徹傳承西藏傳統宗教文化的政策,明定「西藏兒童村各校包括佛教教學的宗教教育課程實施方案,由八所學校的宗教課任課的宗教師參與規劃修訂,宗教師是由寺院培養的僧侶擔任,都是由具有佛學博士學位的格西或學養兼備的優秀僧侶任職。

該方案要求各校的宗教課需按教育部規定授課,依時執行,一週至少一節。明文規定校內各班級若無法由一個宗教師教導,可外聘授課教師,務期佛行事業日益增長。

方案對象是學前班幼稚園到十二年級的宗教課,內容詳述各校誦經次第程序及制訂佛教課程的標準、平日行止應遵守事宜、禪修及賢善行為方面。

 

各校誦經次第程序及制訂佛教課程的標準

此方案內容包括早晚誦經經文、宗教課學習目標、理路。

早晚誦經經文,幼稚園要教釋迦佛讚、皈依發心、文殊讚,一至六年級小學生要學達賴喇嘛心咒、六字真言及釋迦心咒、達賴喇嘛長壽祈請文、真心祈願文、三皈依、二十一度母、七支供養。七至十二年級中學生要學等同虛空、三根本誦、心經、教法興盛、十七班智達及得道者祈願文、佛法興盛祈願文。

不同年級有不同的課程內容學習目標。幼稚園要教供水、頂禮,老師要指導相關儀軌。一至五年級小學生要學如何皈依、十善與十不善、十六人法,另外指定課外讀物:掌中解脫、普賢上師教言、開啟慧根之眼格言。六年級要教六字真言解釋、十二因緣圖解、四聖諦的本質與數目。七年級要教十二緣起、圖表介紹解釋、業果,另外還有掌中解脫、普賢上師教言。八年級要教四聖諦的本質次第、四聖諦的數目決定、心類七法,另還要教忍達瓦著親友書釋集、佛教漸行、內心安樂。九年級是開啟慧根之眼、學佛的理由、戒學品十二支、善惡力大小。十至十二年級要教親友書、開啟慧根之眼、佛教四宗、深入的十二緣起。

理路方面則有小學生的十善與十不善解釋、紅白色內容、成事的內容、遮法,中學生七年級則是遮立、小因果、總別、質與體、相屬與相違,八年級是大因果、六因四緣、心類學,九年級是廣理路、七類心法、定義與例子、攝於量與非量、攝於根識與意識,十年級教心與心所的作用。

 

平日行止應遵守事宜

方案包括平日如何遵守佛的四個節日儀軌、佛像與供品的擺設、依據節日的時間教相關內容、甘珠爾(大藏經)十萬般若經的唸誦及介紹其利益、協助老弱者、師生發起由校外請師長教導演講、同學要承擔介紹佛法活動籌備工作、傳八關齋戒。八關齋戒是佛陀為了在家信眾特別開設的方便法門,讓在家信徒學習出家生活的戒律,不非時食並持守八戒: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妄語、不飲酒、不著華鬘香油塗身、不歌舞觀聽、不坐臥高廣大床。

相關禪修要注意對學生講禪修要注意勿放逸,不要想其他的念頭,勿多言,勿貪多冒進,介紹身體的惡作,與上師和佛菩薩相應,要注意呼吸。不要掉舉,也不要昏沉睡覺。晝夜都要注意。由先賢的風範中獲取的行為準則來教導賢善行為,亦可寫在紙上張貼公佈。以上並非一人之責,而是師生眾人共同之責任。

依佛制辦煙供等例行活動,藏曆10日和25日要舉辦上師薈供,有特殊佛法修行活動,額外增加舉行。六至九年級要依課程規定教授理路課程(因明學)(邏輯)。於課誦或課後任何時間,一週要有二小時學習辯經。

 

協助翻譯本方案譯者僧人二易(化名)是學養兼備的格西,二易譯完此方案後,指出學校的宗教課內容和寺院宗教教育的異同:

 

方案中幼稚園到十年級課程,寺院裡中小學也教授幼僧此課程內容。十一至十二年級課程,寺院裡要到讀辯經學院時教授此課程內容。寺院裡正式課程不教開啟慧根之眼。寺院裡中小學學僧會教背誦皈依發心,但皈依發心的精隨內容要到就讀寺院裡的辯經學院四五年級時才教授。在傳統藏傳佛教教育中,尤其是格魯派,辯論佛法是很重要的學習方式。僧人自年幼起就要開始學習辯經,透過辯論經典來學習佛法。

 

此「西藏兒童村各校包括佛教教學的宗教教育課程實施方案」,將昔日西藏境內西藏傳統宗教文化轉化成宗教教育課程,教導給流亡難民兒童,其中早晚誦經經文及課程內容,源自於寺院的基礎教育。而其中規範的平日行止應遵守事宜及賢善行為方面,則是以宗教師的教導來取代家鄉父親耳提面命的庭訓。

 

真心祈願文

我特別喜歡真心祈願文。真心祈願文是由第十四世達賴喇嘛尊者於1960929 日寫於達蘭薩拉的經文,幾乎所有在印度的流亡藏人從小會開始學習念誦。又稱諦語祈願文,色拉傑寺能以中文說法的藏僧見悲青增格西中譯編整如下:

 

具有無量功德吉祥海,且視無助眾生若獨子,

三時諸佛佛子眾弟子,傾聽吾吟真實悲愴言。

除有寂苦圓滿能仁教,為滿瞻洲利樂而興盛,

願持此教智者成就者,十法行持事業得增長。

溺於無盡猛烈惡業故,恆遭苦難逼迫弱勢眾,

難忍兵疫饑饉諸恐懼,悉令止息安於喜樂海。

尤憫雪嶺虔誠眾生群,恆遭邪惡野蠻無情軍,

萬惡摧殘長流血淚續,懇請大悲威力速斷除。

煩惱魔使行為皆顛狂,摧毀自他二方可悲者,

愚頑群體皆得取捨目,令其生起慈悲友好行。

內心常持夙願之事業,雪域全藏皆獲真自由,

懇祈速賜政教能任運,結合安享喜筵之善緣。

為法護法與我民族等,捨生拋業受盡百般苦,

祈求彼等士夫皆得到,慈航怙主悲憫之護佑。

總之大悲觀音自在尊,曾於佛及佛子聖座前,

發廣大願圓滿護雪域,祈求此果速疾得實現。

空有法性甚深之緣起,三寶慈悲法力諦語力,

業果真實不虛真諦力,祈願我等諦願速成就。

 

我也很喜歡達賴喇嘛長壽祈請文:

 

於此雪嶺所繞國土中

一切利益安樂之生處

滇津嘉措觀自在菩薩

願其常住直至生死盡。

 

僧人入校上宗教課

蘇佳西藏兒童村學校的宗教課,自1996年起由哲蚌寺僧人才顛旺秋法師擔任宗教師,已有十三年。才顛旺秋法師秉持師訓,守戒嚴謹清淨修行,堅持崗位傳授宗教知識給學生,教學相長,樂在其中。才顛旺秋法師依據西藏兒童村各校包括佛教教學的宗教教育課程實施方案」教學,他告訴我教學內容的設計和寺院的僧伽教育不同:

 

宗教課教的學生,不是寺院的僧侶,是世俗之人,不能教過多寺院所著重的五部大論,而是抓住佛教的主要重點關鍵,教給學生。讓學生提問,然後討論。尤其是著重做人做事的道理和基本佛法等。學生提問,我有疑義時,就去圖書館查資料。畢業生常寫信給我說這些教導很有用。

 

我想雖然西藏僧與俗的教育二者表述方式大不同,但是教育學習的對象都是活生生的西藏人,不論教育的內容是五部大論或是做人做事的道理和基本佛法,一樣是佛法。僧與俗不一樣的教導,其實只是針對教導的對象,根器的不同,而將佛法精隨,轉換成不同的陳述,因材施教。

才顛旺秋法師以僧侶的角度來看學校的宗教課的課程規劃,清楚認知到僧與俗教育之不同,他認為目前學校宗教課的安排和寺院僧伽教育不同,較適合學生,而一週一節課的教學時數,對學生而言,也恰當沒問題:

 

學校宗教課的安排和寺院不同較適合學生,一週一節課對學生也恰當沒問題。學生知道宗教文化的重要,但面對現代文化衝擊與誘惑,用在生活不容易,要常耳提面命提醒學生。不論學生知識學得如何,主要是做人要做好人有榮譽心有道德心,要做符合西藏宗教文化的人。

 

木蘇里西藏之家學校新到任的宗教師,彭措日嘉格西,自南印度的甘丹寺Gandain Monastery,來到海拔六千呎的清新富靈氣的木蘇里西藏之家學校,告訴我一個月前才開始他的教育之旅:

 

本校缺宗教師,我因為聖尊達賴喇嘛曾經說過,向一般居家眾介紹佛法是僧人的責任,加上僧友鼓勵,便匆忙應徵任教。我主要是教學生辯經理論與演練,還負責學校師生的佛教課程。辯經課第一節教理論方式,第二節學生實際操作,使學生得到辯經的薰習。

 

在木蘇里學校校園空地,彭措日嘉格西教導學生辯經,學生們分組學習模仿僧侶辯經,那認真辯經擊掌的架勢,與寺院裡小沙彌無異。而希拉辜西藏兒童村學校的宗教師,來自哲蚌寺的根敦尊智法師,則將宗教課改良為人性教育課,在我觀察他的辯經課教學時,他告訴我以分組討論的教學方式及授課內容:

 

我是響應聖尊達賴喇嘛教導為人性教育改良,小孩是對人最重要的時期,學校是培養一個人最好的起始點。我從做人教起,讓學生分組討論慈悲心、人身難得、利他等主題。也教學生辯經,讓9-11年級學生混齡一起辯。

 

每所流亡學校裡,安於平淡的宗教師,由出世到入世,選擇離開寺院走向俗人的學校,不求名聞利達,明白佛法知易行難。我看著這些入世僧侶,於流亡教育為俗人規劃宗教課,轉僧侶寺院教育為普及宗教教育,孜孜矻矻堅持不懈地教導學生將佛法應用於生活,享受教育孩子的快樂,那是心靈的幸福。

 

學生的早晚誦經課

不論是哪一所西藏流亡學校,每天都有早晚誦經課,定時定課。蘇佳西藏兒童村學校的難民學生,清晨五時即起,灑掃盥洗,三餐都做飯前祈禱,唸誦第一到第十四達賴喇嘛尊者的名號。早餐畢,晨六點起做三十分鐘的早課。晚上七時進教室自習,自律自動,沒有老師在場監督、輔導或巡視。晚自習結束後,晚上八點半到九點,晚課誦經。

早晚誦經課,在大禮堂舉行,由宗教師教導誦持經文,安排學生擔任翁接(藏音,中譯是維拿,負責帶領唱誦)的職務。早課時間,學期初原有七十個學生選擇另在操場參加大禮拜,現仍有四十多人繼續,大禮拜時也有體育老師教導瑜珈。

蘇佳西藏兒童村學校的中學部學生自治會會長索多,引導我進入莊嚴的經堂,一一導覽四周巨幅的達賴喇嘛尊者法相和牆上的唐卡壁畫,並進一步告訴我學生早晚誦經課的實際細節實施情形:

 

平日持誦祈請達賴喇嘛長壽文、度母經,週三早課另持誦吉祥天母、捏沖等護法祈請文;另外因應難民學生家人需求,提供點燈祈福迴向,供養的錢作為學生自辦活動經費。當學校所安排的活動不多時,學生自發組織、不定期舉辦英藏中文三種語文的不同活動,有寫作比賽、知識競賽、演講比賽、書法小組。備有筆記本、筆等文具為獎品。經費來自誦經。因週日無晚自習,這些活動為不影響正式上課,多於週日舉辦。學生會由老師提供十男十女為候選人,學生投票選出四男四女擔任學生會幹部,男女會長由最高票當選。八人輪流負責晚課進行,由宗教師督導。

 

為獎勵學生,晚課和上師薈供時,在臺灣當老師的我開了祈福名單,贊助供養。蘇佳西藏兒童村學校的難民學生,中學生的早課,在大校的大禮堂分兩場舉行,第一場是語言班及七至十年級新難民,因部分擔任宿舍清潔工作學生未克參加,約六百人參加早課,誦經三十分鐘;第二場是小學直升上來的中學生,約三百人參加早課,誦經15分鐘。中學生的晚課,則是新難民與直升生,全體學生1286人一起參加。不論大校中學生的新難民或直升生的早晚課,我有機會就和學生一起參加:

 

早晚課誦經集合時,凡遲到者,自動罰小禮拜三磕頭。學生依序排列席地盤腿入座,一排三十名學生,自左而右一排排自動就定位。學生自治會幹部,仿寺院裡的糾察師,立於兩側,並發放課誦本。

 

大校中學生的新難民與直升生,我發現二者在早課散場有所不同:

 

今天兩場早課,不一樣。新難民第一場,學生依次肅靜離開,有如僧侶離開大殿,井然有序。直升生第二場,學生則是拔腿而起,夾著人字拖鞋,伴隨著匹帕匹帕的腳步聲,說說聊聊,三三兩兩地走了。

 

大校中學生的新難民與直升生,我聽出二者唱誦的聲音也不同:

 

新難民與直升生,二者唱誦的聲音不同。前者聲音沉穩平和,清澈渾厚有感情有力量,使我恍惚似回到寺院;後者誦經調子較急較快,像背誦英文,聲音像初學者在練習,是叛逆青春少年的聲音。新難民的誦經結束後,在靜肅氛圍中再靜坐五分鐘,似在定中,時間彈指即逝。

 

新難民與直升生,二者早課散場表現與唱誦的聲音的不同,深究其因有二個可能的因素,一個可能的因素是在家人親戚的溫暖,第二個可能的因素是懂得珍惜。直升生在小學時期流亡,多有家人親戚在印度照應,以我所住宿的14號家庭為例,32個小孩中只有6人沒有家人親戚在印度,其他小孩都有印度的家人親戚,放假時能得到家人親戚團聚的溫暖滋潤。但新難民多隻身流亡在印度,每遇放假無處可去,得不到家人親戚團聚的溫暖,只能留在學校宿舍讀書度日。西藏有句俗諺:「沒有母親的孩子壞不了。」是指沒有母親的孩子沒有靠山行事必須戒慎恐懼,有母親的孩子容易有靠山後盾行事恣意妄為。直升生有家人親戚為後盾,新難民卻沒有家人親戚為靠山,直升生和家人親戚在假日相處時,有機會可以撒嬌放肆一享溫情,新難民卻一直處在學校集體住宿的環境,守好規矩難以鬆懈。新難民與直升生二者生活經驗不同,因此推論二者早晚課表現出的行為與聲音也不同。

第二個可能的因素是懂得珍惜與否。因為新難民在中國教育體制下失去學習傳統宗教早晚課誦的機會,流亡到印度就讀西藏流亡學校可以得到學習傳統的機會,所以珍惜早晚課誦的學習,虔誠參與早晚課。但直升生從小學開始早晚課,已習以為常,又因新難民中學生的年紀比直升生大,較懂得珍惜。因此推論二者相較之下,表現的行為與聲音就有所不同。

我也參加小學生的早晚課,小學生另在小學的禮堂做早晚課,那場景聲音與新難民直升生又有所不同,那是純真天籟之音。

 

四百多名童稚孩童,一個捱著一個盤坐地上,大眼睛骨睩睩好奇微笑觀望我,一個個小孩扯直喉嚨以稚嫩童聲大聲流利唱誦經文。

 

不論是小學生、新難民或直升生的早晚課,我都喜歡參加。記得初次參加大校中學生新難民早課,宗教師才顛旺秋法師給我獻哈達,謝謝我為西藏的支持與付出。我對才顛旺秋法師和學生說,沉浸在大家虔誠祈禱的誦經聲中的我,洗滌俗世紛擾,是多麼欣喜地享受著心靈的饗宴,其實該說感謝的是我。

藏文語法課與宗教歷史課

蘇佳西藏兒童村學校的藏文課講述教導語法和宗教歷史,從瓦楞納西的西藏研究中央大學畢業的才顛札西老師,既教藏文語法,也教宗教歷史,當然是以藏文授課。他為我解釋宗教師和宗教老師的異同

 

藏文語法,從讀寫教起,零文盲。所教的宗教歷史,和宗教師之差別,是僧俗不同,以不同的教學方式,對西藏宗教做不同的詮釋。宗教師在經堂上課,我在教室上課。宗教師教的內容是辯經、轉經、三皈依等基本佛法,我教宗教歷史課本裡的佛法。常常舉例說故事,教導慈悲、利他、眾生如母,如《本生故事》、《佛子37頌》,教做好人,要有信仰,不是為出家,而是為身口意淨除惡業,學佛可以開啟智慧之眼。

 

眾生如母,是說在過去世無數次的輪迴中,世界上任何有生命的動物都有可能曾經成為你的母親,因此,應將一切生命都視若母親,以感恩心和愛心慈悲對待。我也進教室觀察才顛札西老師的教學,班上學生專注又熱烈上課,學生右加為我解說課程與教學的內容,並表示喜歡上藏文歷史宗教課:

 

我喜歡上藏文歷史宗教課。這一課說的是對眾生憐憫,不論別人對我如何粗暴,要以和平之心憐憫他。

 

由政府養大的才顛札西,以教育作為智慧的佈施來回饋西藏民族。在課堂教室裡,取代家鄉父親說佛法故事的角色,教導流亡異鄉的寄宿學生,把佛學基本教義用在生活。流亡,使西藏父親無法盡到為孩子說故事的責任;流亡,使宗教文化傳承在家庭教育的這一個環節被迫中斷。流亡學校的宗教歷史老師,努力彌補並取代此一環節。

歷史老師仁增卻殿,西藏兒童村學校畢業的他,回來任教。他說他以比較歷史的觀點來教育學生:

 

我從信史教起,教到1959年的西藏歷史,教1950年迄今的西藏近代簡史。上課時以比較歷史的觀點呈現,來培養學生思辨能力。

 

蘇佳西藏兒童村學校的學生喜歡上藏文課,學生蔣揚告訴我將來他想為宗教奉獻。

 

我愛上宗教師和宗教老師的課,愛在上課問所教內容。我對宗教有興趣,例如六字大明咒雖占宗教一小部分,已有廣大意義,更何況佛教所有教義。這種感動使我願意為宗教奉獻。

 

學生右加告訴我,他的藏文突飛猛進,已經可以大量閱讀:

 

以前在境內我藏文不好,只能看簡單的藏文書,現在可以看艱深的書。我喜歡看各式各樣的書,看很多書。常看達賴喇嘛的書,影響我最大。我學會不論別人怎麼說怎麼做,自己有和平的思想,要忍辱並利益他人。能做到就幫忙,做不到時也要憐憫他人。

 

學生美真(化名)主動找我,哽咽訴說她力爭上游學習藏文脫盲的故事

 

我在境內農村沒讀過書, 15歲在拉薩人民醫院辦公室做燒水的工作,17歲時,我聽人說去印度,達賴喇嘛會給我們讀書。冬天走了十二天,臉上的斑就是當時凍的。下雪腳凍傷腫很大,走不了,剛到接待站,只剩一身破爛衣服,在尼泊爾醫院住院兩個月。我經過囊巴拉隘口時,看到前面的難民中,有一個21歲女孩掉下懸崖,大家沒有繩子救不了她,我看到她背上背著背包,也看到她滿臉的眼淚,我永遠忘不了。我來學校念了六年。幸好有出來,現在能看藏文書,我喜歡看書。

 

希拉辜西藏兒童村學校的藏文老師恭布,邀我和譯者到他家共進晚餐後,手持念珠告訴我藏文教學研究會的實施情形,並拿出他的筆記型電腦,和我分享他的教學計劃、教案、評量試卷、學生個人檔案、班級測驗成果紀錄:

 

我們有三位藏文語法與歷史老師,加上宗教師,每三個月在定期考試後,舉行藏文教學研究會。討論試卷及評量結果,分享教學經驗,研究學生個案如何進步,製作學生與班級檔案。學期初,會先召開領域教學研究會,擬定本學期教學計畫,交給教務主任。授課以及測驗時也會把時事加入教材與評量,例如,20083月抗暴事件就在這張試卷裡。

 

曾在山區學校教八年藏文的恭布老師,在學校把時事教進藏文課教材裡,善巧設計教學活動。但他並不以此為滿,進而帶兩個學生走入社區,到鄰近的兩個西藏難民定居點,每週日教24個西藏文盲,師生一起掃盲。

在西藏流亡學校裡,不論是藏文語法課、宗教或歷史課,都有一心想為傳承傳統宗教文化奉獻的流亡老師,也有專心致志想學習西藏宗教文化語言文字的流亡學生,使流亡藏人基本教育政策在學校現場落實執行,學生們有興趣學習而且學習成效良好。流亡藏人師生秉持藏傳佛教利他精神,進而推己及人,與不識字的定居點藏人,分享認識西藏文字的喜悅。

 

普及西藏文字語言:社會、科學、數學藏文課本

為普及西藏文字語言,社會、科學、數學課本,是以藏文編寫的教科書。參與西藏兒童村學校一至五年級的數學課本編寫修正的貝茉老師,告訴我數學和西藏宗教文化的關聯:

 

教材內容舉例是以西藏文化為例,問的是藏人生活所見傳統事物。編輯的是流亡西藏的數學自編課本,而非自歐美、印度版數學課本翻譯。在符合印度與教育部數學課程綱要的前提下,度量單位及專有名詞是世界統一,但都是以西藏生活描述舉例,讓西藏進入數學課本。數學教材編纂小組還加入藏文老師為成員,有助諮詢藏文。小學數學課本以藏文編寫,題目例子都是西藏的生活實例。我的自編講義試卷,也是藏文。

 

貝茉老師和我是數學同行,很可以舉實例交流,不流於空談。我們是同行可以交流。我建議貝茉老師:「把歷史編入數學教材,例如十萬中國兵力比八千西藏兵的比值是多少?」她想了想:「目前沒有做到,以後修正教科書時可以考慮。」訪談教育部龍日部長時,他指出新的教育基本政策《流亡藏人基本教育政策》,也關注西藏傳統宗教文化傳承的教材。

 

依教育基本政策《流亡藏人基本教育政策》,一至五年級以藏文上課,已在執行中。計畫繼續編寫數學科學等藏文教材,直至高中都以藏文上課。希望流亡教育三大系統都能落實並貫徹執行。

 

總理顙東仁波切在《流亡藏人基本教育政策》前言中也談到學校的藏語文教材與教學:

 

因達賴喇嘛尊者的指示,西藏兒童村編寫和實施了五年級以下全部用藏語文教學等了不起的措施。

 

新的教育基本政策《流亡藏人基本教育政策》,關注西藏傳統宗教文化教材的議題,學校老師或組教材編輯小組,或自行研發教材,以落實藏語文及傳統宗教文化的教學。從宗教課、早晚誦經課、藏文語法與宗教歷史課以及以藏文編寫的社會、科學、數學課本裡,可以窺見流亡教育西藏傳統宗教文化傳承之重視。

創作者介紹

阿瑪給給

yeh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